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镰仓幕府》(六)  

2013-05-14 19:12:47|  分类: 幕府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弘安之役

弘安四年(1281)五月二十一日,从高丽合浦出发的元军在时隔六年以后,再一次出现在对马岛。对上一次“元寇”心有余悸的对马守兵和岛上居民立刻作鸟兽散。由忻都、洪茶丘、金方庆等人率领的东路军顺利占领对马,进而抵达壹岐。东路军一方面等待南路军前来会合,另一方面派先锋军队前往博多寻找登陆点。

不过寻找的结果令人失望,镰仓幕府沿着博多湾建成了一条长长的石垒,使元军登陆的困难度大大增加,平均高度两米的石垒成为海上元军和九州岛之间的最大障碍。经过几番查考,元军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登陆点——志贺岛。

博多湾的形状像一个“心”字,而位于湾口东侧的志贺岛正是心字的中间一点。志贺岛是一个很特殊的岛屿,它的东南侧通过浅沙滩与九州本土连接。在岛上,日本人没有构筑石垒。如果元军占领志贺岛,就可以在日军的防线上打开一个突破口。

所以,东路军就倾全力来争志贺岛,高丽人准备在南路大军抵达之前,先把头功抢到。元军向志贺岛发起了猛烈攻击,但由于经过文永之役,日本人已经对元军的战术有充分的了解,并演练出了一整套的应对方式,所以,元军在登陆时遭遇了激烈抵抗,把东路军牢牢地钉死在志贺岛的滩头阵地上。日本人还在夜间发动突然袭击,利用轻便灵活的小船,偷袭停泊在志贺岛南侧能古岛附近的元军船队。特别是出身伊予河野氏的“御家人”河野通有作战尤其勇猛,他亲率小船逼近元军舰队,其伯父河野通时被元军射杀,他本人也被元军的投石器击伤,但仍然跳上敌船,斩杀高丽将领一名,凯旋而还。元军进退维谷,又加上时近盛夏,天气炎热,日军又以坚壁清野待之,粮草不继,疾病流行。东路军在博多湾陷入了困境,只能眼巴巴地等待着久久不至的南路军前来打开局面。

那么,南路军究竟因为什么事拖延了行程呢?原来南路军在出发时,临阵更换了主帅,行省右丞相阿剌罕突然病重,元朝政府派阿塔海代理,这一换将耽误了南路军的出师日期,一直到六月十八日,南路军才从庆元(今宁波)出发始渡海,他们的目的地却不是原定的会合地点壹岐岛,而是位于九州岛西北角的平户。

南路军更改会合目的地是经过忽必烈同意的。元军原本只知博多,因为博多古来就是日本对外贸易的进出口港,也是对外贸易机构大宰府的所在地。而在南路军出发前,元朝政府意外地于当年三月捕获一艘日本漂流船只,根据船上的日本水手所画的地图,元朝政府知道九州岛西北角上还有一个叫平户的良港,而且此处日本人的防御十分薄弱。因此,南路军直接把会合点定在了平户,并派人通知东路军自壹岐前来会合。

到六月底,姗姗来迟的南路军终于抵达了平户,七月,东、南两路大军在平户会合,总兵力达到14万人之多,元军驻扎在今长崎县松浦市的鹰岛,筹备下一步进攻。

然而,正当14万元军摩拳擦掌之时,七月三十日晚,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摧毁了元军征服日本的梦想。

日本九州一带在七月本就多台风。出身于草原的蒙古人对海洋气候状况一无所知。不识地理的元军根本没有对这种极端天气有任何的物质和心理上的准备。加上元朝政府强征江南人夫建造的船只本身是“豆腐渣”工程,遇见大风浪就如梳打饼干一样碎裂。这场暴风雨从七月三十日晚上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二天闰七月一日,停泊在鹰岛的元军船只遭到了灾难性的打击,数千只船被狂风巨浪打成了碎片,海上到处都是溺亡的元军尸体。

领教了大自然的威力以后,元军已经失去了再战的意志力。特别是畏敌如虎的范文虎,他经过一夜惊恐以后,认为此行败局已定。竟然偷偷与亲信登上完好的船只逃跑,把南路军十万将士丢弃在异国的岛屿上。在失去主帅以后,元军群龙无首,陷入了一片混乱。《元史》记载他们“众议推张百户者为主帅,号之曰张总管,听其约束。方伐木作舟欲还”,但这个时候,日本人开始动手收割台风为他们留下的胜利果实了。

闰七月七日,日本人发动了大扫荡,众多杀气腾腾的“御家人”如砍瓜切菜一样收拾了已成惊弓之鸟的元军。元军被日本人俘虏的约有二三万人。日本人对这些俘虏加以甄别,蒙古人、高丽人、女真人和北方汉人被一律斩首,而对南路军中的汉人给予了区别对待,一律没为奴隶。

对于本次“弘安之役”的损失,《元史》中夸张地记载为“十万之众,得还者三人耳”。,事实上,元军全军退还的大约还有二三万人。饶是如此,元军的损失数目也是十分惊人的。

在战前,日本朝廷、幕府就四处求神告佛,祈祷“异国降伏”,而这一场暴风雨被日本人看作是神灵显灵的结果,因此被称为“神风”。“弘安之役”的胜利助长了日本人的“神国”思维和“神风”情结。他们认为日本是一片“没有污染的净土”,是外敌势力无法入侵的“神国”,如果外敌入侵,就会遭到“神风”的惩罚。这种思维一直延续到近代。二战末期,屡战屡败的日本军队还将一些飞行员集中起来,组成“神风特攻队”,希望用自杀性攻击来阻止美军前进的步伐。由此可见当时日本人对“神风”的迷恋程度。

当然,忽必烈对这次因“神风”而导致的失败极其不满,他仍然没有放弃征服日本的野心。忽必烈在至元二十年(1283)准备三征日本,但有大臣上书称“民劳”,要求罢兵,此时元朝内部政局不稳,忽必烈本人是成吉思汗四子拖雷的儿子,而窝阔台的后人海都一直想和忽必烈争夺蒙古汗位,从至元初年开始就不断骚扰西北。至元二十四年(1287),海都又联合了蒙古最东部的乃颜,声势更大,为了防备蒙古内乱,忽必烈只能暂时放弃了日本征服计划,全力应付海都乃颜之叛。另一方面,元朝与越南一带的陈朝大越国关系恶化,忽必烈的注意力由日本转向了南方,江南又发生了大规模起义,所以征日之议被暂时搁置。此后,忽必烈又有征日意向,但他于至元三十一年(1294)去世,元朝征日之事遂告寝。

元朝大德三年(1299),元成宗铁木耳为了促使日本朝贡,特别派了庆元普陀寺的高僧一山一宁东渡,送去国书。一山一宁由于其学问精深,受到了日本僧俗两界人士的热烈欢迎,甚至在他圆寂后被册为国师,受到顶礼膜拜。即便如此,日本人对元朝仍然没有片纸回复。一山一宁机缘巧合,成为日本佛教史和文化史上的卓越名家,他在文学、书法、绘画等方面都产生了巨大影响。

日本镰仓幕府也时刻提防着“元寇”再来,在“弘安之役”以后,幕府仍然继续维持着“异国警固番役”和防备石垒的维护工程。同时,幕府还在弘安四年(1281)八月元军新败后不久就炮制出了第二次“异国征伐”计划,以九州“御家人”少弍经资和大友赖泰为主将,征发九州的“御家人”筹备参战,当然,其后仍不了了之。这三座大山继续压在西国“御家人”们的头上,成为他们难以摆脱的“紧箍咒”。日本朝廷也在四处求神拜佛,祈祷“异国调伏”已经成为朝廷的一项常务工作。繁重的军役负担、对两次大战中的有功“御家人”的“恩赏”问题等一系列“元寇”后遗症激化了镰仓幕府中早已存在的种种矛盾,最终葬送了镰仓政权。

  评论这张
 
阅读(34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