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镰仓幕府(二)  

2013-04-14 18:36:02|  分类: 幕府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厄运降临

那么,文永五年(1268)的那份国书究竟包含了什么内容呢?这必须从当时东亚的国际局势开始说起。

公元1206年,成吉思汗统一了蒙古各部,被推举为全蒙古的大汗。至此,在中国大陆北方崛起了一个有史以来最恐怖的游牧征服民族,在成吉思汗的率领下,蒙古自建国开始就对西夏和金发起了进攻,同时挥师西征,短短半个世纪时间,蒙古军的铁蹄已经踏到了多瑙河、巴格达等偏远之地,1234年,蒙古灭掉女真族建立的金朝,继而向南宋发起进攻,至元元年(1264),蒙古大汗忽必烈正式定都燕京,到至元八年(1271),取《易经》“大哉乾元”之句,定国号“元”,正式建立元朝。

而蒙古的统治者开始对日本产生兴趣是在至元二年(1265),这一年,有一个高丽人赵彝向忽必烈介绍了日本的具体情况,当时的日本是一个砂金出口国,特别是平清盛开辟日宋贸易以来,日本以砂金换取中国铜钱,当时日本的陆奥等地盛产黄金,因此在中国素来有日本是“黄金之国”的传言。想必是因为这一点,让忽必烈对日本产生了征服欲望,他想利用蒙古人“扫清六合,席卷八荒”的威名,不战而屈人之兵,在至元三年(1266)八月,他派兵部侍郎黑的为正使,礼部侍郎殷弘为副使,携带国书前往日本。

这封国书充满了威胁性的语气:

大蒙古国皇帝奉书日本国王:朕惟自古小国之君,境土相接,尚务讲信修睦。况我祖宗,受天明命,奄有区夏,遐方异域,畏威怀德者,不可悉数。朕即位之初,以高丽无辜之民久瘁锋镝,即令罢兵还其疆域,反其旄倪。高丽君臣感戴来朝,义虽君臣,欢若父子。计王之君臣亦已知之。高丽,朕之东籓也。日本密迩高丽,开国以来,亦时通中国,至于朕躬,而无一乘之使以通和好。尚恐王国知之未审,故特遣使持书,布告朕志,冀自今以往,通问结好,以相亲睦。且圣人以四海为家,不相通好,岂一家之理哉。以至用兵,夫孰所好,王其图之。

显然,忽必烈先拿高丽的“前车之鉴”作为引子,对日本进行恐吓,进而再用“通好”这样的冠冕堂皇的字句隐藏其野心,但最后一句话暴露了他的真实意图“以至用兵,夫孰所好,王其图之”。意思是让日本人自己选择,究竟是要“通好”,还是要“用兵”。这显然不是一封通好国书,而是一封通牒。

黑的和殷弘两人到了高丽,准备过海,高丽派枢密院副使宋君斐、侍御史金赞为向导陪同前往,但到了巨济岛的时候,因黑的两人“畏惧风涛之险”,不渡而还。高丽元宗上书忽必烈,力陈过海的困难,指出“安可奉上国使臣冒险轻进”,并说日本小国,素来“不识礼仪”,万一有损“上国威仪”就不太妥当云云。事实上,高丽人很怕元朝一旦和日本挑起战端,身处两国之间的高丽就会成为蒙古军的基地,供应、后勤、兵员民夫征召等一系列麻烦事就会落到他们头上,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高丽人极力推脱。但忽必烈仍然命黑的两人谕知高丽,必要遣使。因此,在至元四年(1267)九月,高丽派起居舍人潘阜为使,将忽必烈的国书代为转交给日本,潘阜在第二年正月抵达了大宰府,将蒙古国书和高丽的附书一并交给了担任大宰少弍的“有力御家人”武藤资能,潘阜逗留了半年,到七月返回高丽,日本方面没有给他任何的回信。

事实上,这份蒙古国书如投入池塘的一颗石子,在日本国内引发了阵阵波澜。朝廷接到国书以后,上到后嵯峨上皇、后深草上皇、龟山天皇,下到公卿大臣都乱成一团,他们讨论良久,终于决定让前权中纳言菅原长成起草了一份回书,这份回书草稿被送到镰仓交给北条时宗过目,但年轻气盛的北条时宗却通过“关东申次”西园寺实氏回复朝廷:“蒙古国无礼,没有回书的必要!”这就是潘阜为什么空手而归的原因了。

事实上,日本人不可能不知道蒙古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自平清盛以来,宋日贸易频繁,从宋朝而来的商人多少会把蒙古军攻城略地的消息透露一些给日本。所以幕府在此前也有过一些准备,首先要处理的是幕府内部的一些问题。

早在蒙古国书抵达日本的前一年,幕府突然以“追加法”的方式发布了三条有关土地买卖和转让的重要法令:1、禁止“御家人”之间一切土地买卖,已卖土地只要支付卖方本钱就可回收,“御家人”卖给非“御家人”的土地一律没收;2、禁止土地无偿转让,已转让土地一律没收;3、没收已离婚改嫁的女子从其“御家人”前夫处所获得的土地,没收诸如白拍子等游女以及非“御家人”从其“御家人”丈夫中所获得的土地。

关于土地买卖问题,我们可以参考《贞永式目》的第四十八条:

“御家人”从先代所获得的“私领”,允许在必要时出售转让,但如果是奉公而获得幕府所赏赐的“恩领”,禁止买卖,如有违反,严加处罚。

由此可见,《贞永式目》将“御家人”的土地买卖给予了部分许可,其区分合法与非法的标准是看交易标的是“恩领”还是“私领”。但上述《追加法》的第一条却将“恩领”与“私领”的交易一概予以禁止,显然是和《贞永式目》的规定冲突的。同时,上述的第三条其实也是和《贞永式目》的第二十一条根本冲突。

那么,幕府为什么要颁布这样的追加法?原来和当时的经济情况有关。由于铜钱的大量输入,日本的商品经济发展很快,加上土地私有化,土地之间的买卖也十分频繁,许多“御家人”为生计所迫,将父祖血战而得的土地一转手就卖给他人,出现了“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现象,不论是“御家人”之中还是“御家人”与非“御家人”之间都出现了两极分化。幕府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基础,就要最大限度保证“御家人”的利益,不得不通过这样的法律限制土地所有权流动,进而限制货币经济的继续膨胀。

从另一方面而言,“御家人”也是幕府抵御外患的中坚力量,值此外患将即之时,安定“御家人”的心,稳固他们的经济实力无疑也是必须的。

到蒙古国书到达后,为安抚“御家人”,幕府再度恢复引付众,同时放松土地买卖限制。幕府高层也开始加快建立“一元政治”体制的步伐,在蒙古国书到来以后两个月,即文永五年(1268)三月五日,北条政村将幕府“执权”之位让给了北条时宗,转而出任“连署”,这标志着北条时宗成为名实俱符的幕府核心。

蒙古人此时也加紧了步伐。根据郑麟趾《高丽史》的记载,潘阜刚回国,忽必烈就以“征宋与日本”为名命令高丽人征集兵员一万,造船一千只,高丽国上下乱成一团。

至元五年(日本文永五年,1268)十一月,蒙古人又把黑的和殷弘两人派到了朝鲜,同时带来了忽必烈的诏书,先将高丽人大加斥责了一通:“既然你们宣称日本‘风浪险阻不可轻涉’,潘阜又是如何去的?”然后又逼迫高丽再度引导使节往日。这一年十二月,高丽人郑重其事地派了门下省事申思佺、侍郞陈子厚、起居舍人潘阜三人为向导,带着蒙古使节黑的和殷弘到了朝鲜半岛与日本九州之间的对马岛。这一次的使节团也一无所获,他们在对马抓了两个原住民弥二郎和塔二郎扬长而去。

忽必烈并不死心,当时高丽正发生一场图谋废黜元宗的内乱,在忽必烈的逼迫下,高丽再一次派了两名使节于文永六年(1269)九月抵达对马,除了送还弥二郎两人以外,还希望代蒙古索得日本的回书,北条时宗态度极其强硬,他再度拒绝了朝廷回书的提议,忽必烈仍然没有得到日本的“通好”。

在风声鹤唳之中,幕府又开始厉行禁止土地买卖,同时将大批关东“御家人”指派往防御蒙古军入侵的第一线阵地——九州。文永九年(1272)二月,镰仓突然又发生了大动乱,二月十一日,从属于得宗家的“御内人”在北条时宗的默许下,集体出动将北条家名越流的北条时章和北条教时两兄弟诛杀,四天以后,京都的六波罗北方探题北条义宗(前任“执权”北条长时的嫡子)出兵,攻杀北条时宗之庶兄、六波罗南方探题北条时辅。这一连串的事件史称“二月骚动”。

整个事件是在北条时宗的默许甚至幕后操纵下发生的。名越流的两兄弟无疑是得宗家最大的政敌。而北条时宗的庶兄北条时辅也被他的弟弟看作是眼中钉。仅仅因为母亲身份不同,导致时辅和时宗两兄弟的政治命运也天差地别,这让北条时辅常怀不满。所以早在文永元年(1264),为了防备这位庶兄与自己争夺得宗家的主导权,北条时宗把他打发到京都去担任六波罗南方探题,同时让支持己方的六波罗北方探题北条时茂(北条重时三子)严加监视。在北条时茂死后,担心失去对之控制的北条时宗决定一不做二不休,索性除掉“定时炸弹”,这就有了“二月骚动”这一幕。

北条时宗选择这个时候动手的目的耐人寻味,一方面,他是本着“攘外必先安内”的思维,先铲除自己的政敌,实现幕府政令的高度集权,另一方面,他可以借此机会把北条时章在九州筑后、大隅、肥后三国的领地收回,他可以安插自己所信任的“御家人”安达泰盛等人前往接收并筹备防务。

当然,“二月骚动”采取的手段并不圆融,北条时宗匆忙行动,没有在“道义”上做好充分准备,也没有获得安达泰盛、北条实时等“有力御家人”的认可。事后,由于许多人认为名越流两兄弟的“谋反”证据不够确凿,北条时宗不得不假惺惺地为他们平反,并杀死几个起事的“御内人”当替罪羊。这也埋下了从属北条家的“御内人”与“御家人”未来火并的伏笔。

  评论这张
 
阅读(30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