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走向幕府时代(暂定名)(二十九)  

2011-05-12 11:27:20|  分类: 走向幕府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前九年之役

源赖信平定平忠常之乱只是踩出了源氏进军关东的第一步,而源氏真正在关东奠定地位则有赖于11世纪中期的另一场发生在日本北方的大战乱,这场大战乱的缘起则要从源赖信的嫡子源赖义出任陆奥守开始说起。

源赖义作为河内源氏的后人,他和朝廷皇族、摄关家有着密切的关系。他曾经侍从三条天皇之子敦明亲王,以骑射见长。史载他“好用弱弓射猛兽”,每发必中。他的出色武艺得到了京都公卿的肯定。因此被打发到关东这个是非之地来安抚局势,先是担任相模守,并娶了平直方的女儿。平直方非常欣赏这个女婿,因此他把自己经营多时的据点——镰仓作为嫁妆送给源赖义。当时的平直方和源赖义可能都没有想到镰仓这个地方未来将对源氏的命运、对整个日本历史都产生深远的影响。

永承六年(1051),源赖义接到了一个新的任命:去本州岛的极北之地奥州(陆奥国又叫奥州,日本古代的令制国都有个“州”的别名,如出羽国又名羽州,长门国又名长州等)担任陆奥守,后来又兼任镇守府将军。前面已经提到过:朝廷在平将门之乱以后,在关东采取的是“以武士制武士”的套路。这一次的任命自然也不例外。朝廷把这样一个“蛮荒之地”交到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源赖义手里,意图是显而易见的。

陆奥国究竟当时处于什么状态?原来陆奥国有一个极其棘手的人物——安倍赖良。陆奥安倍氏也自封名门之后,他们把家谱追溯到神话中的神武天皇时代,自称是被神武天皇杀死的长髓彦之兄安日彦的后人,事实上,陆奥的安倍氏最有可能是陆奥的土著豪族,也就是通说的“虾夷人”。在宽平年间朝廷下令遣返虾夷“俘囚”以后,他们就以“俘囚长”的身份回到故乡,定居下来,接着就走上了向军事贵族转化的道路,逐渐吸收地方上的土著,结为郎党关系,同时给自己假托一个名门之后的头衔传宗接代,整合势力。到了安倍赖良这一代,陆奥安倍氏俨然已是地方上一霸,控制有陆奥六郡之地,又在衣川上设置关隘,据险而守,历代国司对其毫无办法,默认其不纳租税,不服杂役。到了永承六年(1051),偏偏有一个国司不信邪,前一年到任的陆奥守藤原登任出身藤原南家,一向在京都厮混的他对陆奥一地的情况两眼一抹黑,一到任,听说陆奥有这样一位“爷”,立刻带上国衙的军队就去讨伐。国衙军从平将门之乱以后就已经证明了不是武士集团的对手,这一次,藤原登任在玉造郡鬼切部一地被安倍氏杀得大败。朝廷只好派了源赖义这样的“专业人士”前来收拾局面。

然而,源赖义第二年到任时,陆奥的局势却发生了变化,因为朝廷在他到任的同时下了一道大赦令,安倍赖良利用这次大赦逃脱了处分。他对威名赫赫的源氏武士也避忌三分,因此主动投诚,侍侯于源赖义的鞍前马后,甚至因为自己的名字“赖良”(よりよし)和源赖义的“赖义”音同,而特别改名为“赖时”。从表面上看,源赖义的这次“北狩”很可能就在一片和谐中落幕。

局势在天喜四年(1056)急转直下,这一年,陆奥发生了一件扑朔迷离的事件——阿久利川事件。

这一年正好是源赖义国司任期届满的一年,一天,他从镇守府回归国衙,天色已晚,就宿营在阿久利川河边。入夜以后,其部下藤原光贞突然报告,有不明身份的人士前来袭击,他同时报告给源赖义一个信息:安倍赖时的长子安倍贞任曾经要求娶其妹妹,他嫌弃安倍家是虾夷俘囚,所以没有同意,这一次袭击嫌疑最大的就是安倍家。源赖义一听就勃然大怒:“这不仅仅是针对藤原光贞的,分明是冲着我来的!”

事实上,这一事件疑点重重,首先,所谓的袭击都是源赖义和藤原光贞两人的单方面控诉,并无实据。其次,安倍赖时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去得罪源赖义,源赖义出身比他好,是有据可查的皇室后裔,而安倍氏是“山寨版”的名门之后,号召力、影响力都不可相提并论,如果这样一个“瘟神”要离任,安倍赖时自然是巴之不得,他宁可朝廷另派一个像前任藤原登任这样的国司大人来,他可以活得更逍遥自在。显然,这一事件极有可能是源赖义为了寻找留在陆奥不走的借口而蓄意制造的,安倍赖时不幸成了源赖义的栽赃对象。

源赖义在事件之后就立刻找上了安倍氏,要求交出“肇事者”安倍贞任,但被安倍赖时一口拒绝:“人之在世,谁有不念妻子。贞任虽不才,我何忍坐视其死乎?我众固足拒战,不如闭关俟其来攻也。战若不利,阖族同死,亦无所憾。”源赖义立刻召集关东武士集团讨伐安倍氏。陆奥的战争再次爆发。

当时,安倍赖时有两个女婿,一个是平永衡、一个是藤原经清,两人都在源赖义手下做事。当时平永衡身穿银色甲胄,与众人不一样,引起了源赖义的怀疑,又有人向源赖义进了谗言,指控平永衡是“潜伏”者,他穿着银色盔甲,就是要让敌人阵营中的人都认出他来,从而在战场上不受伤害,有严重的吃里扒外的嫌疑。源赖义立刻将平永衡逮捕处死。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平永衡的死引起了藤原经清的猜忌。同为安倍家的女婿,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平永衡第二。于是,他立刻在源氏军中散播谣言,谎称安倍氏要袭击陆奥国衙,在吸引住源赖义的注意力后,率军逃奔多贺城,投奔了安倍赖时。源赖义发现中计,追之不及,只能切齿作罢。

有了这一段因果,源赖义和安倍赖时之间的仇恨更深了。源赖义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从朝廷取得了讨伐安倍氏的诏书,取得了“名分”。接着,他就利用这一优势,命令气仙郡的郡司金为时前往以朝廷的名义招募当地的“俘囚”,立刻争取到了位于北方津轻一地的俘囚安倍富忠等人的归顺。有了这一股新势力的加入,源赖义立刻派兵直扑安倍赖时的据点衣川。安倍赖时不敌败走,向北退却,在路上遭遇安倍富忠的埋伏,激战整整两天,安倍赖时中了流矢,回到鸟海据点后死去。

安倍赖时之子安倍贞任继承了乃父的基业,势力之争加上杀父之仇,使他与源赖义两人更为不共戴天。而源赖义也无法容忍安倍贞任的存在。天喜五年(1057)十一月,他亲自率领军队1800多人出击,前往剿灭仍然盘踞在鸟海的安倍贞任。是时,安倍贞任的手下已经聚集起了四千多人,且源赖义手下有相当一部分是战斗力低下的国衙兵,真正的武士只占不到三分之一,而安倍贞任手下都是悍勇的“郎党”、土豪部曲、俘囚等,再加上时为冬季,陆奥一地白雪皑皑,路远难行,源赖义孤军深入,补给不继,朝廷根本不愿意提供给他必需的粮草,等走到鸟海时,全军都已经疲敝不堪。源赖义触犯“劳师远征”的兵家大忌,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一场混战以后,他身边就只剩下六个人:源赖义的长子源义家和手下武士藤原景通、六宅光任、清原贞广、藤原季范、藤原则明五人,他们还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包围中,一时间矢集如雨,在乱军中,源赖义的马被射杀,藤原景通将自己的马让给主人乘坐。六人为求活命,拼死战斗,才杀出了一条血路,逃回国衙。藤原景通的儿子藤原景季、相模武士佐伯经范等人都死于乱军之中。这一次,源赖义轻率出击,损失惨重。

经过这场失败,源赖义更加认识到国衙兵不可用,他卧薪尝胆,招集自己在关东培植的武士前来陆奥助阵。而安倍贞任的势力也在逐渐发展壮大。源赖义认识到自己孤掌难鸣,于是他一咬牙,用重金贿赂请来了邻近的出羽国豪族清原光赖作为自己的援军。

出羽国清原氏和陆奥国安倍氏一样,都是俘囚出身,他们也同样把自己的家谱打扮成为名门之后,一直可以追溯到大化改新时代的天武天皇,而且和《枕草子》的作者清少纳言也扯上了亲戚关系。实际上,他们也是出羽地方的土著豪族,通过联合地方的其他豪族结成武士集团。源赖义找上这一支如狼似虎的援军,不啻是引狼入室,不过他为了对付安倍氏,根本没有考虑将来的问题。

清原光赖接到了源赖义的贿赂,立刻下令其弟清原武则率领一万大军前往奥州,源赖义率领三千人与之会合,分兵为七队,浩浩荡荡杀向安倍氏。首先倒霉的是安倍贞任的叔父僧良照把守的小松栅,源赖义大军到达时,正是一个“凶日”,不宜用兵,但清原武则的儿子清原武贞却没有那么多忌讳,他查看了一下敌人的守势,就纵兵放火,将栅营附近的所有建筑付之一炬,清原氏的“嚣张”作风刺激了源赖义,他抛弃了“凶日”的迷信发起攻击,斫栅而入,大获全胜。九月,安倍贞任侦知源赖义后勤不继,又率军来战,被源赖义击退。清原武则配合源赖义趁胜追击,连克衣川、鸟海等栅。安倍贞任退到最后的据点厨川妪户栅,这个据点易守难攻,安倍氏居高临下,击退了源赖义的几次攻击。源赖义一怒之下,下令军队拆毁附近所有民居,在栅前堆草,纵火攻之,风助火势,顿时栅营翻作一片修罗场,源氏和清原氏的军队杀进了栅营,大肆抢掠杀戮,安倍贞任等人被杀,当初背叛源赖义的藤原经清被源赖义下令用钝刀慢慢锯死。营中还有美女数名,被源赖义赏赐给了有功的属下。

经过这一场血腥的屠杀后,奥州一地的战争算是暂时谢幕。这场战争自永承七年(1052)源赖义到任开始,到康平五年(1062)安倍贞任死亡结束,已经有九年的时间,所以被称为“前九年之役”。而源赖义处心积虑,甚至不惜“逼良为娼”挑起这场血腥大战的目的就是在奥州长期盘踞下去,他以讨伐安倍氏“叛乱”为由,两度拒绝了朝廷的调任令。但在大战结束以后,朝廷却仍然没有认可源赖义的功劳,一纸诏书将他从遥远的陆奥调到濑户内海的伊予作国司,源赖义经营奥州的野心彻底落空。

更让他痛心疾首的是,他在这场大战中因为骑虎难下,不得己而招来了出羽清原氏。在战后,率领清原大军的清原武则被任命为奥州镇守府将军,同时被畀以原安倍氏所辖的奥州四郡之地,一跃而成为奥羽两地之霸。源赖义前门驱虎,却后门进狼。
  评论这张
 
阅读(26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