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走向幕府时代(暂定名)(二十六)  

2011-04-06 14:35:05|  分类: 走向幕府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藤原纯友之乱

和关东一地一样,在日本西部的濑户内海和九州,武士集团也逐渐找到了生存的土壤。除了那个时代横行濑户内海的水贼集团以外,从8世纪开始,日本西部就频遭大规模的外敌入侵,使当地的武士集团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机会。

“新罗人入寇”是日本人头疼的第一个问题,从8世纪开始,新罗海盗就频繁地骚扰日本的对马岛和九州。事实上,这一现象的产生与朝鲜半岛当时的局势不无关系。朝鲜半岛上的新罗王朝从8世纪开始处于风雨飘摇中,政局动荡不安,张保皋等地方势力也纷纷自树一帜。到8世纪后期,甄萱起兵,自称百济后裔,建立了后百济国,弓裔建立起了“后高句丽”,与新罗分庭抗礼,朝鲜半岛进入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后三国”分裂时代。与此同时,在中国大陆上,由于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局面的影响,河北、山东等地军阀混战,流民四起。因此,这一时期不论是朝鲜半岛还是中国北方沿海,有许多人因为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开始抛弃故土,沦为海盗,做起了海上的“无本生意”。日本无疑是首当其冲的海盗受害地。

另一方面,在8-10世纪,正处于一个小冰河期前夕,气候相对温暖,洋流活动活跃,极大便利了海盗的活动。加上当时造船技术有了一定的进步,在西欧就出现大规模的“维京人入侵”,凶悍的维京人自斯堪的纳维亚的寒冷之地而来,乘坐小舟席卷了欧洲大陆,在欧洲史上造就了一个维京时代。而亚洲同一时期活动的海盗集团也和欧洲的维京人颇为类似。

新罗人的入侵从8世纪开始,最早骚扰的是位于朝鲜半岛与九州之间的对马岛及其附近岛屿,掠夺人口,抢劫财物。到了9世纪中叶的贞观年间,由于朝鲜半岛局势更不稳定,新罗海盗的数量也急剧增加,开始劫掠日本九州,日本的对外贸易机构大宰府所在的博多就在贞观十一年(869)遭遇劫掠,海盗抢夺丰前国送往京都的年贡,被地方政府捕获。除了海盗以外,连在日本内陆的一些新罗“归化人”也开始发动叛乱。由于海盗的猖獗,日本地方政府采取多种形式应对,包括设置赏格以奖励百姓自卫,严格检查入境的新罗人和漂流民,恢复律令制下的“弩师”、“防人”等武备制度。同时,日本朝廷中还一度出现了要求禁止新罗人入境的声音。

在新罗海盗仍此起彼伏时,从11世纪开始,又一股更为凶悍的海盗出现了。11世纪初,在辽国统治下的女真族开始加入到了骚扰日本沿海的行列中。日本人称呼女真等朝鲜半岛以北的民族为“刀伊”,因此就把这股海盗入侵称为“刀伊入寇”。“刀伊入寇”最为严重的一次是在宽仁三年(1019),是年,有3000多名“刀伊”海盗乘船侵犯对马岛,对马国司无力抵抗,逃回大宰府。海盗继而侵犯壹岐,壹岐守藤原理忠率领手中仅有的百余人兵力进行抵抗,不支败走。海盗在对马、壹岐大肆烧杀抢掠,将居民的耕牛、羊、狗抢食一空,接着就侵犯九州,一直打到大宰府所在的博多附近。大宰权帅藤原隆家慌忙调集当地的军队和武士集团镇压,这才将这股海盗击退。“刀伊入寇”带给了日本人极大的震撼。

当然,在抵抗海盗入侵和维护地方治安的过程中,也培养出了一大批军事贵族,自中央而来的在厅官人在抵御海盗的过程中与九州当地的军事武装氏族结合起来,形成了一些武士集团。而这些武士集团也很快成为一股不容忽视的政治力量,朝廷对武士集团的发展并没有充分的认识,因此在平将门席卷关东的同时,西国也爆发了一场武士集团的叛乱。这场叛乱的主角是藤原纯友。

藤原纯友是否是“根正苗红”的藤原氏目前尚有争议,有人认为他其实是濑户内海伊予国的豪族出身,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藤原这个姓氏至少给他带来了丰厚的政治资本。其父藤原良范曾为大宰少弍。他本人也在承平年间,出任伊予掾。从这两点可以看出,藤原纯友家族走的也是“武士式”的道路。他们通过自己的家世(如果他真正出身藤原氏)或者通过依附豪门(如果他是藤原氏的养子或部曲)的方式获得在厅官人资格,进而在伊予一地多方经营,与当地的土著豪族逐渐结合形成军事集团。

朝廷任命的伊予守是出身贵族的纪淑人,当时濑户内海一地水贼横行,抢劫官物,伊予一地是重灾区,所以纪淑人是负有使命而来,在藤原纯友的帮助下,伊予一地的治安大有改观。实际上,所谓的“水贼”,很多都是当地的有武装的豪族,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对朝廷的征税政策不满,所以才会利用手里的武装去劫夺国衙上缴的税收。而藤原纯友采取的办法也是“剿抚结合”,相当一部分“水贼”被他收编为自己的势力。在取得成效以后,国司纪淑人任满调离,但作为副职的藤原纯友仍然在伊予赖着不走,伊予的国司流水一样换,但藤原纯友作为“地头蛇”岿然不动,他以日振岛为据点,手握重兵,引起了朝廷的警觉。

而藤原纯友的部下很多仍然是桀骜难驯的水贼海盗,他们作为地方豪族,与朝廷的国衙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天庆二年(939),藤原纯友的部下藤原文元袭击了摄津国,将正在此地的备前介藤原子高和播磨介岛田惟幹两人生擒杀死。袭击国领、擒杀朝廷命官自然是不可饶恕的大罪,但是朝廷当时正为平将门谋反之事闹得焦头烂额,所以决定对近在咫尺的藤原纯友采取安抚政策,天庆三年(940)一月,朝廷任命小野好古为山阳道追捕使,以源经基为副官,前往濑户内海安定局势,并授予藤原纯友从五位下以示怀柔。

藤原纯友收下了朝廷的官位,但却并没有因此收敛。他手下的海贼仍然在骚扰濑户内海。讚岐介藤原国风前来征伐,被藤原纯友所败,藤原纯友为求报复,火烧讚岐国,接着侵犯山阳道的长门等地,掠夺官物,烧杀抢掠。大宰府追捕使派军队镇压,为之所败,藤原纯友进而侵入周防,放火烧毁了周防的铸钱司,又侵入土佐国,朝野震惊,而当时京畿一带治安不稳定,京城内外为盗贼所侵,一夜数惊。朝廷认为这是藤原纯友的势力向京畿渗透的结果,正好此时,平将门之变平定,朝廷决定用武力拔除藤原纯友势力。

天庆四年(941)二月,讚岐介藤原国风领战舰二百余艘,前往征讨藤原纯友,官军刚到,藤原纯友的一名部下藤原恒利出降,藤原国风立刻以之为向导,杀进了日振岛,由于官军掌握了日振岛的军事部署情况,藤原纯友大败,逃往九州,他收罗军队,袭击了官军防备空虚的大宰府,反客为主,击败了大宰权帅的军队,对外贸易机构大宰府中藏有大批的财物,尽为其所有。惊慌的朝廷决定任命参议右卫门督藤原忠文为征西大将军,统兵征伐。

藤原忠文的军队还未出发,山阳道追捕使小野好古的军队已经在五月到达了九州,他决定兵分两路,命令大藏春实统帅水路大军,自己亲统陆路大军,杀向大宰府。擅长水战的藤原纯友决定发挥自身特长,全力迎击水路大军,他烧毁大宰府,孤注一掷,与官军在海上展开厮杀,被官军打得大败,被虏船只八百余艘,眼见大势已去,藤原纯友孤身一人逃回起家之地伊予,被当地的警固使橘远保擒获。藤原纯友之乱被平定。

藤原纯友之乱和关东的平将门之乱一起构成了日本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武士集团叛乱——承平·天庆之乱。这一次叛乱中暴露出了相当多的问题。首先,人们看到了朝廷军事实力的虚弱,不论是关东和西国,在发生叛乱时,朝廷应变缓慢,组织军队的能力极其低下,反倒是当地的武士集团能迅速地采取行动,在朝廷派遣的军事主官到达之前就能把叛乱迅速地镇压下去。镇压平将门之乱的是关东武士集团藤原秀乡和平贞盛等人;而镇压藤原纯友之乱的小野好古出身于九州大宰府一地经营多年的小野氏,其家族世代为大宰大弍,在九州一地势力盘根错节,而其祖先小野妹子、小野篁也都是京城贵族,可以说,他也是典型的贵族土着演化而成的早期武士集团首领,因此他才会被朝廷选中成为当地的“追捕使”,而他的副官源经基更是清和源氏之祖,是近畿源氏武士集团未来的头目。从这两点来看,虽然发动承平·天庆之乱的主角是武士集团,但平定叛乱的主角也是武士集团,武士在这两场叛乱中势力不但没有削弱,反而在客观上进行了一场优胜劣汰的筛选,像源经基、平贞盛这样和朝廷势力结合稳固的“根正苗红”的武士集团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广阔发展空间。

其次,这两场叛乱的发生折射出了地方权力结构的变化。国衙的施政权力逐渐地被地方武士集团所蚕食,许多地方的国司要进行领地管制,都不得不依赖于当地势力庞大的武士集团。而武士依靠手里的军事实力,在地方治安等事务上取得了很大的发言权,他们也可以利用手里的军事实力,对抗国衙的施政,捍卫自己的经济或政治利益。而朝廷对此变迁的反应是十分迟钝的。无论是平将门之乱还是藤原纯友之乱很大程度上是朝廷与地方武士集团之间的互相猜疑和不了解所导致的,朝廷不能适应这种新情况的出现,适当调整政策,这就决定了未来还会有更多这样的“悲剧”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12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