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走向幕府时代(暂定名)(二十五)  

2011-03-02 10:18:12|  分类: 走向幕府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平将门之乱<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平将门之乱是朱雀天皇承平(936-938)末年到天庆(938-947)初年的承平·天庆之乱中的一起重要的关东大变乱。在这次变乱中,平氏武士集团的代表平将门率先向世人展示了武士集团的恐怖实力,震惊了整个日本。

平将门是平氏始祖平高望之孙,平良将之子。平良将早年在关东的下总国佐仓一地培植势力,与当地的豪族相连结,形成武士集团。为巩固地位,他将儿子平将门送往京都,服侍当时的摄政藤原忠平。藤原忠平对平将门并不看重,平将门一度希望能出任检非违使,但藤原忠平对他的请求置之不理。平将门在京都混迹了十二年,一事无成,他满腹怨气地回到父亲经营多时的关东下总。

然而,回到下总的平将门却发现自己的境遇好不了多少,其父平良将刚刚去世,当时的日本还没有嫡长子继承制,所以平良将经营多年的土地被他的两个兄弟平国香、平良兼两人私自瓜分了。平将门好不容易回到下总,却发现原本应该归到自己名下的不动产统统不翼而飞,他首先就把在京都所受的怨气发泄到了夺其地产的两名伯父身上。

怒气冲冲的平将门到了下总国丰田,在那里卧薪尝胆,准备夺回失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平将门的岳父平真树和一个在常陆国筑波山有广大私田的武士源护因为争夺土地而产生争执。而源护曾经是常陆国的大掾,可能是出身嵯峨源氏,他将三个女儿分别嫁给了平高望的三个儿子平国香、平良兼和平良正。他们三人代表平氏作为这次争执的调停人,自然会明显偏向源护。根据《将门记》的记载,平将门和伯父平良兼之间似乎还有一场为女人而起的争夺,但《将门记》对此记载模糊不清,据说平良兼之女为平将门所看上,同时也为源护的三个儿子源扶、源隆、源繁所暗恋,双方为争夺一个女子而火上浇油,另一说法是平将门和其伯父、叔父争夺源护之女。这只是一种传言,双方冲突的真正根源恐怕还是因为土地的问题。

承平五年(935)二月,源护家族首先发难,源护的三个儿子源扶、源隆、源繁率领军队在常陆国真壁郡野本一地埋伏,等待着路过的平将门。当时平将门仅仅携带了不多的兵马,遇见袭击时奋起抵抗,自信满满的源氏三兄弟反而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败在了以武勇闻名的平将门手中,三人都被平将门取了首级。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平将门索性趁胜袭击了源护的老巢常陆国真壁郡,一路杀人放火,眼看大势已去,源护丢弃领地仓皇出逃。平将门没有抓住源护,一怒之下就烧毁了源护的家,将他的伯父平国香活活烧死在屋子里。

恐怖的平将门引起了关东一地其他武士集团的恐慌,源护逃到了另一个女婿平良正处,哭诉了平将门杀子烧屋的“恶行”,平良正为岳父报仇,率军出阵。十月,平良正的军队抵达鬼怒川,沿着河边布下阵势,这一战,平良正还是被平将门打得丢盔弃甲,抱头鼠窜。他不得已,逃到兄长平良兼处请求援助。

老奸巨滑的平良兼一直按兵不动,在平国香死后,他成为平氏中最年长者,在平将门连战连捷,锐气正旺的时候,他如果轻举妄动只会让他唾手可得的利益毁于一旦。因此,他一直在观察局势,权衡轻重。此时,平良正被击败,前来投靠他,极力劝说兄长起兵讨伐平将门,而平国香之子平贞盛听说父丧后也从京都匆匆赶回,被平良兼说服加入。平良兼一方声势大振,平良兼认为捉拿平将门已经是手到擒来的易事,承平六年(936)六月,他动员大军起兵杀向常陆。

平将门听说平良兼大军杀到,只率领百余人前往下野国其驻军处,窥视其动向,他见平良兼的大军守备松懈,显然是一群匆匆组织起来未经大战的乌合之众。平将门果断决定就以侦察队发起袭击。他身先士卒,杀入敌营射杀十余人,遭遇袭击的平良兼完全不知敌军虚实,数千大军自乱阵角,一触即溃。平将门趁胜包围了下野国府,看在亲戚面上,他网开一面,放平良兼逃走。

关东一地平家内乱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京都,朝廷震惊于关东一地武士私斗导致民不聊生的惨状,于是下令相关人等源护、平将门、平真树等人一律到检非违使厅说明情况,平将门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护,他的旧主摄政藤原忠平也对此睁一眼闭一眼,承平七年(937),朝廷决定采取息事宁人的处置方式,借朱雀天皇成年礼大赦天下的机会,赦免平将门的一应“罪行”。

朝廷的姑息反而加剧了关东一地战乱局势。平良兼在一次失败以后决心找回面子,他于承平七年(937)八月再度起兵,讨伐平将门。是时,距离朝廷赦免平将门不过只有几个月时间,平良兼此举可说是完全不把朝廷放在眼里。平将门认为对手来势汹汹,决定暂避锋芒,平良兼侵入下总国和常陆国交界,一路大肆烧掠,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这正好给了平将门一个口实,他向自己在京都的旧主摄政藤原忠平告发了平良兼的“恶行”,讨来了对平良兼的讨伐状。已经处在舆论劣势平良兼决定速战速决,他探听到平将门的屯兵之处,发起了夜袭,但这一次袭击却是弄巧成拙,平将门一声大喝,率领十多人在平良兼军中横冲直撞,再一次打得平良兼狼狈而逃。平良兼两次遭遇羞辱,又气又急,在天庆二年(939)一命归阴。而对平将门怀着杀父之仇的平贞盛失去依托,再度流亡京都。

经过这几场大战,平将门已经是关东人人敬畏的武士,他手下那群身经百战的骑马控弦之士令关东人人色变,这使他也成为关东一地举足轻重的人物,无论是朝廷的国司还是地方上的土豪,都要给他面子。

天庆二年(939),平将门所在的关东一地来了两位新“客人”,一位是朝廷任命的新任武藏国的权守兴世王,另一位是新任武藏介源经基(也就是清和源氏的始祖)。兴世王和源经基都是皇族成员,他们被打发到这个穷乡僻壤之地当国守、国介,本就一肚子怨言,偏偏又遇上一位难缠的地头蛇,当地的武藏国足立郡郡司武藏武芝是一个桀骜难驯的人物,他竟然和自己的两位顶头上司发生了争吵。当时的郡司都是地方上的大土豪兼任,朝廷派下的国司往往对其顾忌三分,平将门就出面为他们两方面调停,兴世王与武藏武芝达成了共识,但源经基却拒绝和解,武藏武芝突然决定诉诸武力,派兵包围了源经基的驻地。源经基惊慌地跑回京都,添油加醋地汇报了事实经过,并指责平将门谋反,摄政藤原忠平大惊,立刻下令彻查此事。

本是好心调停争端,反而被人诬告谋反,平将门憋了一肚子气,他立刻上书自辩,同时,关东五国集体上书,为平将门申诉。此事也足见平将门在关东势力之大。朝廷决定采信平将门的申诉,转而认定源经基犯有诬告罪。

经此一事,平将门更是气焰凌人,不可一世。同年,不安定的关东一地又发生了一起重大事件,常陆国有个叫藤原玄明的人,因不堪忍受国司“苛政”,拒纳租税,同时侵夺“官物”。这一事件其实就是新兴的土豪阶层与国司之间深刻对立的一个典型。藤原玄明逃到平将门处请求庇护,出于侠义心肠,平将门慨然答应了他,并拒绝了常陆国司的搜捕令。常陆介藤原维几大怒,起兵前来索人,平将门于同年11月出兵,很轻松就把常陆国的讨伐军击败,同时占领了常陆国府,藤原维几被迫投降。

之前平将门的军事行动都只是地方武士集团之间的私斗,而这次公开对抗官府,侵占国衙的行为显然性质完全不同了,恰巧此时,正式受领武藏国的武藏守百济贞连到任,而之前暂摄武藏国事务的权守兴世王失势,投靠了平将门。他劝说平将门:“占领国衙,罪不容赦,既然占一个国衙也是大罪,占几个国衙也是大罪,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取下关东之地,再等待时机。”平将门于十二月再度出兵,强占上野、下野国府,关东一地闻风而溃,他自称“新皇”,开府设官,公然占领关东,与朝廷分庭抗礼。

平将门谋反了,这原本是源经基的诬告,没想到仅仅半年以后,竟然就一语成谶。朝廷上下乱成一团,加上当时濑户内海一地藤原纯友率领水贼叛乱,与平将门东西遥相呼应。朝廷立刻下令为源经基“平反”,授予从五位下,天庆三年(940)一月,朝廷任命藤原忠文为征东大将军,以平贞盛、源经基等人从征,起兵讨伐平将门。同时,下令关东一地立刻组织平乱。

朝廷军队未到,平将门已经先行从常陆国出动,搜寻平贞盛和藤原为宪(藤原惟几之子)的踪迹,却无功而返。平将门认为朝廷的讨伐军暂时不会构成威胁,因此下令士兵暂时解甲归田,松懈了防御。

不过平将门过于轻敌了,在他卧榻之侧,关东的部分豪强武士早已蠢蠢欲动。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平将门虽然是关东人人谈之色变的人物,但也会有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敢来捋虎须,藤原秀乡就是其中之一。

藤原秀乡为下野国的押领使,他自称藤原北家的后裔,其母亲却出身下野国土著鹿岛氏,所谓藤原北家之后多半是冒称,他是地方土豪转向武士阶层的一个代表人物。藤原秀乡人称“俵藤太”,素来以武勇闻名,在日本还流传着一个“百足退治”的传说:近江国有座桥,桥上有条大蛇,因此人人不敢通过,只有藤原秀乡不以为意,坦然而过。夜间,大蛇化为美少女前来寻找秀乡,自称是龙神,请藤原秀乡前往帮助杀死一条为害其族人的百足蜈蚣,藤原秀乡慨然允诺,携带弓矢上山,连发数箭,最后一箭,他祈求神灵庇佑,一箭射杀蜈蚣,因此他获得了龙神的酬报。这一传说显然是藤原秀乡成名以后才流传开来的,就历史而言,能击败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平将门,确实是件不易之事。

<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二月一日,听说藤原秀乡率军四千来袭的消息,平将门仓促之间只能组织起一千人抵抗。这一次,他没有了以前那些以寡敌众的战役中一直拥有的幸运。藤原秀乡和平贞盛联合起来,将他击败,他带着剩余的军队逃回了据点,藤原秀乡、平贞盛的军队与藤原为宪会合,包围了平将门的盘踞之处。

平将门已经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他身边只有四百多人,面对数目庞大的敌人,他决定赌上他最后的一点运气。二月十四日,他率军突围,是时北风劲吹,平将门的军队正好在上风处,他下令顺着风势,向平贞盛的阵地上发射弓箭,大破敌军。正当平将门得意之时,神机莫测的天公突然改变了主意,北风一转而变南风,平将门的军队瞬间处于下风,藤原秀乡与平贞盛岂可放过这一良机,立刻挥军掩杀,平将门在混战之中被流矢射中额头,落马阵亡。这才结束了这场恐怖的混战。藤原秀乡割下了平将门的脑袋,传首京师。

就这样,在朝廷的“征东大将军”尚未抵达之前,平将门之乱已经被关东的武士集团联手扼杀。

在此以后,有关平将门的传说却是层出不穷。日本民间对平将门怀着十分复杂的感情,一方面,人们将平将门视为一个修罗恶煞,一闻其名,小儿不敢夜啼,另一方面,他又因为反抗朝廷的“壮举”倍受尊敬,后世的武士甚至将他视为自己的武运庇护神而顶礼膜拜。

传说在平将门死后,英魂不灭。他的首级被朝廷下令放在狱门示众,他两眼怒睁,十分骇人,三天以后,他的首级突然凌空飞起,向东飞去寻找自己的躯体,因为法力不足,在飞到武藏国芝崎村时坠落在地,这里就成为后世传闻中的“平将门的首冢”。

“平将门的首冢”所在的地方据说就在今天的东京都千代田区,自此以后,这个地方就被平将门的“怨灵”所诅咒,他的首冢所在地也终年雾气缭绕,阴森恐怖。后来,平将门的首级被供奉在当地的一座明田神社之中,但这并不能减轻平将门的“愤怒”,凡是触及到他的“首冢”的人,都厄运频频。

1923年,日本发生了“关东大地震”,地震将平将门的首冢震塌。在灾后,日本的大藏省(相当于财政部)看中的此地,要在此建起政府大楼。在完工后,建筑的设计人员、施工人员以及大藏省的职员都遭遇了种种不测,最后,连大藏大臣早速整尔都染上了怪病去世,人们立刻想起了平将门的传说。顿时不寒而栗,最终大藏省决定放弃这座新大楼,重新为平将门设立起一座镇魂碑。

无独有偶,在二战结束后,美军进驻东京。驻日美军也看上了这块大空地,想要好好整顿规划一番,修成停车场。推土机刚开到首冢前,操作员就出了事故,紧接着,规划者、负责人纷纷离奇死亡。美国人一打听,原来这地方住着一个极其厉害的“怨灵”,立刻下令放弃这一工程。看来不论信耶稣还是信佛祖,只要惹到平将门一律倒霉。

平将门的叛乱是日本平安朝廷的一场噩梦,在京都过着奢靡华贵生活的公卿们却并没有被这场叛乱的马蹄声所惊醒,他们不会料到:这只是灾难的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0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