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走向幕府时代(暂定名)之五  

2010-08-07 15:43:00|  分类: 走向幕府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节:桓武新政

一、复兴律令

早良亲王一案只是桓武天皇长达25年的统治期中的一段小插曲。事实上,桓武天皇在日本历史上的评价还是很高的。甚至在后人的一些政治文献中,言必称“遵桓武天皇之命行之”。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桓武天皇重新确立了律令制的国家体系。

从大化改新开始到奈良时代的末期,模仿中国隋唐制度所建立的律令制体系已经在日本执行了整整一个世纪,在这一个世纪中,随着日本社会的发展,原本的律令已经越来越不适合时代进步的需要。特别是孝谦女皇统治时期,由于女皇崇佛,佛教僧侣干涉政务,这导致了对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律令制的破坏。桓武天皇之所以提出迁都,目的就在于远离奈良的佛教势力,重新确立起律令制的权威。

在迁都以后,桓武天皇立刻采取一系列的措施压制佛教势力的影响。在佛教传入日本以后,由于官方的扶持,佛寺势力发展很快,特别是奈良时代传入日本的“南都六宗”(律宗、华严宗、成实宗、法相宗、三论宗、俱舍宗),它们所在的唐昭提寺、东大寺、元兴寺等寺院势力庞大,僧侣众多,田宅广阔。而各地也有为逃避税收而遁入空门者,也有向寺院寄进田地者,也有寺院发放高利贷者。针对这些流弊,桓武天皇发布命令,禁止私自新建寺院,禁止随意度人为僧,禁止私人向寺院贡献宅地田园,更禁止寺院向贫穷百姓发放高利贷。这些措施从根本上遏制了佛教中一些人依仗权势胡作非为的现象,也扭转了奈良时代后期佛教势力干预政治的局面。

同时,为了对抗“南都六宗”,桓武天皇还决定利用新传入的佛教宗派。他重用跟随延历二十三年(804)第十七次遣唐使出发前往中国“入唐求法”的留学僧侣最澄和空海,两人在归国以后分别创立了天台宗和真言宗,合称为“平安二宗”,成为与“南都六宗”分庭抗礼的佛门势力。

桓武天皇所做的第二项改革,就是针对律令制下的班田收授法所做的。

班田收授法参考了中国隋唐时期推行的均田制,其开始执行的时间大约在701年《大宝律令》制订后。班田收授法的执行有两项前提,第一是大化改新所规定的一切土地皆为公有,第二则是大化改新后推行的户籍制度。班田收授就是国家将手中的土地以户籍为基准分配给农民耕种,并以所分田地多寡为收取税收的标准的制度。

班田收授每六年进行一次,在进行之前首先进行户籍调查,并由各地的国司做成帐簿,标记出本地的户籍变动情况。然后中央下达班田的命令,由各地方推行。分给百姓的称为“口分田”,一般满6岁的男子为2段(田长30步,宽12步为一段),女子为男子的2/3,即1120步,官户和官奴婢与自由民相同,至于私人奴婢则为自由民的1/3。官员可以根据官位高低获得位田和职田,另外还有赏赐所用的功田和赐田等。受田者对田有终生使用权,死后田归还公家。

和中国隋唐的均田制一样,班田收授制的大前提是国家掌握有一定数量的土地,也就是日本所说的“公地公民制”。但是事实上,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新田被开垦出来,那么新开垦的新田又属于谁呢?是属于开垦者,还是应上缴国家重新分配?显然,从个人利益的角度出发,绝大多数的开垦者都会选择前者,于是,未被查出的隐田越来越多,由于耕种国家未知的隐田不用交纳税收,所以众多的公田被抛荒,种隐田的收入更多,隐田的所有者越来越富,就开始利用公田所有者破产的情况侵占其财产和人身自由权,甚至侵占公田。

在奈良时代,这种情况已经出现,甚至许多掌握户籍和班田权力的国司自己就握有大量的庄园田地。朝廷也想出一些办法来解决这一矛盾。在奈良时代前期,朝廷为了鼓励粮食生产,于是在养老七年(723)发布了一个“三世一身法”,规定如果新建灌溉设施并开垦出的田地,允许开垦者三世(祖、父、子三代)持有,三代以后,返归国有;如果是利用现有灌溉设施开垦的田地,允许开垦者本人持有一代,死后归公。这一法案开了挑战“公地公民制”的先河,部分地承认了土地私有。

而到了圣武天皇天平十五年(743)时,朝廷再一次下达了一道《垦田永年私财法》,规定开垦土地永为私有财产,但开垦占地必须先向国司申请,不得妨害百姓利益。申请后三年未开则申请作废。这一法令更进一步开了土地私有的闸门。因为许多手握“开垦审批权”的国司本身就是大地主。国司和一些大富豪、大官僚、大寺院的势力因此大为膨胀。

到了平安早期,政府手中可以分配的土地已经越来越少,加上各地国司的舞弊,户籍上的伪帐也日益增加。桓武天皇不得不将班田收授制从6年一班修改为12年一班。但同时,他又为了维持这个制度,采取了各种办法,他禁止国司侵占百姓的土地,禁止国司在土地和税收上徇私舞弊。同时,他还降低官方贷款的利率,屡次减免税收,来防止百姓因为负担过重而抛荒公田。

桓武天皇的这一项措施已经是班田收授法最后的挣扎。事实上,在生产力发展以后,班田收授法由于其本身的缺陷,早已不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平安时代前期实际上也基本上未实施过定期的班田。这项实行了一个世纪的土地制度已经名存而实亡了。

桓武天皇改革的第三部分,是针对律令制下的一些已经不合时宜的或者缺乏操作可行性的条目进行修正,同时赋予旧律令新的意义。从这一点上来说,桓武天皇主要完成了三件事情。

其一就是对原本兵役制度进行改革。日本律令制下的兵役制度是受中国隋唐时期的府兵制影响而来。它规定每三名“正丁”(21-60岁的男子)抽选一人承担兵役,一应武器装备与从军粮食自备。当然,在实际的征兵中,三丁抽一实际上很难实现,而且随着私地的不断开发,自耕农民不断破产,越来越多的人负担不起兵役所要求的装备和粮食。兵役制不但使国家征不到兵,而且对于穷苦百姓来说也是一道紧箍咒。不过在奈良时代,早有一种名为“健儿”的选拔军人的办法,就是国家从郡司的子弟或百姓中挑选弓马熟练的人,免除其部分田租徭役,将他们招收为“健儿”,以补充兵力之不足。桓武天皇索性将这一项制度推广到全国。除了少数接近边境的国以外,其他诸国一律推广健儿制,一方面确保国家能够招募到适合上战场的士兵,另一方面也减轻了老百姓的负担。

其二是对地方官员的交接制度做出整顿。在奈良时代,地方的国司在进行交接的时候,按法律规定必须由前任向后任提供一份名为“解由状”的证明文件,文件是用以交割前任的一应公务,并证明前任在任职期间未有非法行为。但到了奈良时代后期,由于管理的混乱和事务的繁杂,官员交接往往造成许多的纠纷。桓武天皇决定改变这一情况,他在中央设置了一个名为“勘解由使”的机构,专门审查地方国司的交接事务,同时严格规定:如果在后任到任120天内,前任不提出相应的“解由状”,就要进行严厉处分。另外,桓武天皇还下令将律令中有关交接的法律规定整理成书,由菅野真道编撰成一卷共41条的《延历交替式》,并规定考核国司的种种标准。勘解由使的出现大大降低了地方官员交接时发生纠纷的概率,也极大地规范了地方官员的施政。

其三则是革除一些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律令,桓武天皇首先废除了国内的关卡,方便百姓的迁移和物资的流通。另外,他还废除了原本禁止良民和贱民通婚的规定,并将良贱通婚所生子女定性为良民。这些措施应该说都是有益人民的善政。

当然,这些都是桓武天皇在“文治”上的功绩,桓武天皇的谥号“桓武”二字在谥法上有解释:辟土服远曰桓,克定祸乱曰武。也就是说,桓武天皇是因为他在位期间能有“武治”上的辉煌成就,才能得到这个谥号。事实上,桓武天皇在位期间的确有一件影响深远的“武治”功绩,这也足以令他成为日本史上值得一记的创业者。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