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二十年(23)  

2009-04-30 10:04:00|  分类: 明治维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经营海防

经营海防之事,在江户时代中后期一直是幕府反复争论的内容。类似松平定信、水野忠邦等有识之士也曾经做过加强海防的努力,但涉及到各方面的利益甚广,尤其是海防措施干预到了幕府旗本与谱代大名的利益,导致不了了之。松平定信和水野忠邦都是在海防政策上失足而导致下台,这对幕府的执政者来说是一个前车之鉴。幕府不得不采取消极的防御政策,先以“异国船打拂令”野蛮排外,后转向“薪水给与令”为缓兵之计。这种消极防御的办法遭到了许多人的诟病,无论是出岛荷兰人的警告还是日本内部一些有见地的外样大名的劝说都没有引起幕府的充分重视,直到佩里舰队打开国门以后,幕府才开始做出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

幕府在兰学发展方面本以落后于西南强藩。在佩里来航前,萨摩等强藩已经热火朝天地做起了殖产兴业的工作。但幕府仍然停留在洋书翻译和天文学研究的水平上。在水野忠邦执政时期,已经有一名日本人在长崎习学了西洋的炮术,他就是高岛秋帆,作为长崎当地的官员之子,他自幼就耳濡目染,深知荷兰人的火炮较之日本先进数倍。因此他发愤图强,自学荷兰语并向荷兰人虚心求教,天保五年(1834年)创立了“高岛流炮术”。他向幕府提出了经营海防的重要性,引起了幕府的重视,经过一番实地的炮术比试,高岛秋帆用事实向幕府证明了西洋军事学的先进性,遂得到幕府的重用,被聘为炮术教师。

高岛秋帆的炮术因此而成名,引起了日本兰学界有名的“尚齿会”的关注,“尚齿会”的江川英龙经由渡边华山得知高岛秋帆的出色成就,萌发了向高岛求学的愿望。不幸的是,在天保十年(1839年),尚齿会卷入了“蛮社之狱”,高岛秋帆也遭到牵连入狱。江川英龙因为他的出众才华而得到老中水野忠邦的赏识,幸免于难,在此后,他就在水野忠邦的主持下,正式以高岛为师。这是水野忠邦为实践自己的海防政策而刻意培养人才的一步。

高岛秋帆和江川英龙成为日本最早接触西方先进军事科学的人才。在水野忠邦黯然下台后,幕府的海防政策又归于消极,但西南强藩对海防事业的认识却远超幕府,他们纷纷派遣学生前往向高岛和江川两人学习,造就了一批近代军事人才。

佩里来航以后,幕府在老中阿部正弘的主持,真正走上了大规模经营海防的道路。阿部正弘并非是一个因循守旧的官僚,他在弘化二年(1845年)就设立了“海岸防御御用挂”的役职,并提拔幕府的旗本川路圣谟、水野忠德等以及江川英龙、中滨万次郎等一大批熟悉西方科学文化的专业技术人才。他还积极支持江川英龙建设韮山反射炉工程,作为备后福山藩主的阿部正弘还将藩校诚之馆改为教授西学的学校,以为幕府培养西学人才

阿部正弘做的另一件具有深刻影响的大事就是他打破了传统的幕府政治格局,在佩里舰队出现后,他发起了大讨论,广征意见。因此,一些兰癖大名如黑田长溥、锅岛直政、岛津齐彬等人趁机再一次向幕府提出了整顿海防的重要性。黑田长溥在他的意见书中谆谆告诫幕府要建设一支以蒸汽船为主力的海军以与西方抗衡,而岛津齐彬则将这种建议化为实践,他领导的萨摩藩在安政元年(1854年)幕府开禁诸藩造船以后,立刻试制成功了西洋式帆船伊吕波丸,又建造了一艘名为“昇平丸”的西洋帆船并进献给幕府。一部分对洋人深恶痛绝的大名也极力主张加强海防,其中最为坚决的就是深受“水户学”影响水户藩主德川齐昭。不论其初衷如何,他们的意见影响了幕府的决策,幕府终于决定“师夷长技以制夷”。

下定决心的幕府却在技术上遭遇了无法突破的瓶颈,经过百年的锁国,幕府对西洋的造船科技几乎是一无所知。不过在和佩里舰队交涉的时候,幕府方面的交涉者中岛三郎助与香山荣左卫门做了“有心人”,他们在美舰上眼看心记,暗暗将西洋船只的船体结构、蒸汽机、火炮设置等细节调查清楚,根据他们有限的知识,幕府在浦贺奉行所建造了第一艘西洋帆船“凤凰丸”,并在安政元年(1854年)七月完工下水。幕府对此并不满足,巧的是,俄国人普提雅廷来日,俄国人的船只在下田冲停泊的时候遭遇海底地震损坏,随即遭遇海啸侵袭而沉没,普提雅廷向日本幕府提出由日本方面提供人手,俄国人提供技术为俄国人在户田村重建船只,这正中日本人下怀。幕府方面将之看作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立刻派出了技工和江川英龙等专业技术人才前往观摩学习。这一次俄国人手把手地将西洋造船技术传授给了日本人,实践活动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在此基础上,幕府开始自行建造西洋帆船。

帆船的建设是第一步,幕府的下一步梦想就是拥有佩里舰队那样的蒸汽船只。这个梦想在日本人的“老朋友”荷兰人的帮助下得以实现。安政元年(1854年),幕府的“海岸防御御用挂”大久保忠宽接受了幕府旗本胜海舟的建议,向幕府上书提出要求购买军舰加强海防,因为以日本现有的技术,建造蒸汽船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次年,荷兰人为了在开国后的日本维系自己的传统利益,慷慨地将一艘蒸汽船作为国王的礼物赠送给日本幕府,这便是日本第一艘蒸汽船“观光丸”。幕府又耗巨资向荷兰购买了“咸临丸”和“朝阳丸”两艘蒸汽船。荷兰海军还派出了22名教官帮助幕府开设海军学校。在荷兰人的协助下,安政二年(1855年),日本在长崎开设“长崎海军传习所”,第一期招收江户的幕臣与强藩的学生共165人,其中包括胜海舟、中岛三郎助等幕末名士。

长崎海军传习所是日本近现代海军的源流地,文久二年(1862年),在海军传习所第一期毕业生小野友五郎、春田弁藏、肥田浜五郎等人的主持下,幕府建造了第一艘国产蒸汽船“千代田形丸”并在四年后成功下水。同年,幕府提出了一个建造370艘船只的大计划,这个计划由于幕府走向穷途末路而宣告夭折。

在经营海防的同时,幕府在江户设立讲武所,操演近代化武器,聘请西学学者和胜海舟等人训练专业的军事人才。同时,又在安政四年(1857年)将原本天文方的洋书翻译机构“蛮书和解御用”发展成为“藩书调所”,后进一步发展为“开成所”,招收学员培养西学人才,“开成所”以及其后的“开成学校”就是今天东京大学的源流。

幕府的经营海防之策可以说是由佩里舰队的刺激而来,在西方殖民者纷至沓来的情况下,幕府不得不采取一定的措施来保证海防安全,这是幕府在世界殖民大潮中的一种本能的自救行为。但同时也要看到的是,在佩里来航以后,幕府发现自身的控制力和影响力日益减弱,这种筹备海防,加强军备的行为,既是做给国内持“攘夷论”的强藩的一种姿态,也是一种未雨绸缪的防备措施。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