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二十年(22)  

2009-04-30 10:01:00|  分类: 明治维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节:洋学兴盛

一、兰癖大名

兰学在日本流传的一世纪,其影响深远,但其传播的范围阶层并没有想象中的大,一般而言,能够接受兰学教育和兰学知识的仅限于一些学者、医生、幕府旗本与大名、藩士等等,一般的广大民众还是以传统教育为主。正是这一部分接受过兰学知识的人成为当时人眼中的异类,他们被称为有“兰癖”的人。

兰癖大名在这一时代尤为显眼,早在战国时代,已经有一部分大名接受西方文化的熏陶,甚至皈依天主教,出现了“切支丹大名”,诸如高山近友、有马晴信、大友宗麟等人。而“兰癖”大名则是江户时代中后期学术自由风气下出现的另一道风景线,他们在自己的藩中推行西方科学文化成果,在满足自己的“兰癖”的同时,也在改变藩的面貌。

有趣的是,最早实施藩政改革的大名当中有许多恰恰就是最早的“兰癖”大名。典型的人物就是熊本藩的细川重贤和久保田藩的藩主佐竹义敦,佐竹义敦是一位有名的兰癖大名,他的“兰癖”体现在对西洋画的嗜好上,他的绘画传自久保田藩士、画家小田野直武。他和小田野直武互相切磋画法时,对西洋画的理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在画作中大量融入西洋画风,并撰写了《画法纲领》、《画图理解》等介绍西洋画法的著作。他的长子义和就是领导久保田藩改革的藩主。

对后世影响最为深刻的兰癖大名就是萨摩藩的岛津重豪,这位大名是萨摩藩的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自宝历五年(1755年)继承藩主开始,到天保四年(1833年)以89岁高寿去世,主导萨摩藩政长达70余年,在萨摩藩打下了自己深刻的烙印,近代的萨摩藩的基础就是在他这个时代奠定的。岛津重豪在“兰癖”方面比上述的两位大名走得更远,他在青年时代就和出岛的荷兰商人有着往来,乘坐过荷兰船,会说荷兰话。可以说是一位满身洋气的人物。在萨摩,他除了设立藩校以外,还在安永三年(1774年)设立医学馆,安永八年(1779年)设立天文馆(明时馆),以藩财政支持兰学事业的发展。

岛津重豪的“兰癖”使后人对这位“品味独特”的大名褒贬不一,一种意见认为他是萨摩藩走入财政困境的元凶,他的“兰癖”造就了一种崇尚奢靡的风气。另一种意见认为他是近代化的先驱人物,在他的影响下,他的子孙也纷纷成为“兰癖”者。

中津藩主奥平昌高是岛津重豪的次子,在他生父的影响下,奥平昌高有生之年与长崎的荷兰商人相交菲浅,他花重金从长崎购买大量的外国商品,同时大力支持荷兰语翻译著作在中津藩的出版,成为兰学发展的有力支持者。

当然,在兰癖方面走得更远的,是福冈藩的黑田长溥和萨摩藩的岛津齐彬。

福冈藩主黑田长溥亦为岛津重豪之子,他于天保五年(1834年)接任藩主后,就极力推行近代化,引进西方的先进科技。福冈藩位于九州筑后,这里在古代就是外贸港口,发展对外交流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黑田长溥派遣大批人才前往出岛学习荷兰的科技文化,并在博多建设精炼所,建造西式的反射炉试图炼铁。同时开设医馆种牛痘,开发矿山等等。除了在本藩开设这些实业以外,黑田长溥还是一个有着远见卓识的政治家,他在鸦片战争爆发后,以敏锐的政治眼光意识到幕府的消极海防政策的危险性。嘉永五年(1852年)十二月,他主动向幕府提出要加强海防,并推荐中滨万次郎(ジョン万次郎)作为经营海防事业的主持者。中滨万次郎是土佐人,他在天保十二年(1841年)出海时遭遇海难,为美国捕鲸船所救助,遂到了美国。出国以后的中滨万次郎在美国接受了西方科技文化教育,也接受了众多的西方先进理念,并在嘉永五年(1852年)结束十年的漂泊生涯回到日本,他因此而受到长崎奉行所的严密诘问,最终被萨摩藩雇为藩校的英语教师。黑田长溥主动推荐这样一位喝过洋墨水的人主持海防,的确是深谋远虑,可惜幕府最终没能重视他的主张。仅仅半年后,佩里舰队就让幕府就尝到了苦果。

在“由罗骚动”以后上台执政的萨摩藩主岛津齐彬在日本近代史上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受到他的曾祖父岛津重豪的深刻影响,因此被父亲岛津齐兴看做是一位即将因大兴洋务而使藩财政再度崩溃的人物。在就任藩主以后,岛津齐彬就提出了一个响亮的口号:“殖产兴业,富国强兵”。萨摩藩从战国时代开始就是一个富有进取心的地区,其领主岛津氏雄心勃勃,在江户时代,萨摩藩还南侵琉球,将之征服,并利用其地理环境优势不断通过琉球与中国贸易。1840年鸦片战争的消息也最早经由琉球传播到了萨摩藩,岛津齐彬深刻认识到了日本即将遭遇西方殖民侵略的危险,因此提出了这样一个深具前瞻性的口号。正是在这样的危机感之下,萨摩藩先行一步,在嘉永四年(1851年)岛津齐彬就任藩主后,着手在今鹿儿岛市规划了一片近代工业试验区——集成馆。在这里,萨摩藩广泛引进西方科技,建设锻冶、造船、纺织等近代工业,试制炼铁用的反射炉、熔矿炉、玻璃、瓦斯灯、水雷等近代工业产品。在兴办实业的同时,岛津齐彬还注重洋学教育,他主动保护自美国归来的中滨万次郎,并将其聘为藩设的洋学校开成馆的英语教师,在开成馆中培养大批的西学人才,甚至派遣人才前往西方留学。

在岛津齐彬的协助下,肥前佐贺藩的锅岛直正也在本藩内推行殖产兴业,建设锻冶、军火等行业,并与萨摩藩一样试制蒸汽机与蒸汽船,也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集成馆事业是日本第一处大规模近代工业基地,其经验为明治维新的殖产兴业提供了范例,“兰癖”大名们在西学上的成就作为藩政改革的重要一部分可以视为明治维新的先声。但必须注意的是:这种藩设的工业基地,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藩体制,也没有触动原有的经济基础。藩政改革和藩办工场的最大贡献,就是大大加强了西南强藩的经济实力,使他们最终在幕末的政治舞台上占据了主导地位。而在这些改革中逐渐崛起的各藩中下层武士,在接受西学以后,为各藩所重用,成为幕末变革的中坚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