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二十年(15)  

2009-04-20 15:37:00|  分类: 明治维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黑船来袭

嘉永六年(1853年)六月,在江户湾的门户浦贺港外的海面上,出现了四艘艨艟巨舰,以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海岸。这对日本来说,无疑是看到了传说中的修罗魔鬼,他们惊恐地称呼这四艘全身涂抹着玄色的船为“黑船”。如果我们看下这四艘船的状况,就不难理解日本人为什么会出现惊恐神色了:

旗舰:萨斯奎那号(USS Susquehanna),外轮式帆船,可以蒸汽机驱动,满载排水量2450吨,长 257英尺,速度10节,装备两门150火炮,129英寸滑膛炮与112炮。

密西西比号(USS Mississippi),外轮式帆船,可以蒸汽机驱动,满载排水量3220吨,长229英尺,速度8节,装备两门10英寸炮与88英寸炮。

萨拉托加号(USS Saratoga),帆船,满载排水量882吨,长146英尺4英寸,装备有48英寸炮与1832

朴利茅斯号(USS Plymouth),帆船,满载排水量189吨,长147英尺,装备48英寸炮与1832炮。

日本在德川家康时代,在三浦按针的主持下,试制过120吨的小帆船,此后,锁国中的日本根本没有建造过如此的庞然大物,特别是两艘上千吨的蒸汽船,在日本人眼里简直就是天狗下凡。上到幕府,下到百姓,其惊讶和恐惧是可想而知的。

这个舰队的指挥官是美国海军少将马休·佩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1794-1858年),马休·佩里出生于美国的一个海军世家,其父克里斯托弗·雷蒙德·佩里(Christopher Raymond Perry1761-1818年)是美国海军的一位军官,他的儿子全部效力于美国海军。其兄奥利弗·佩里(Oliver Hazard Perry1785-1819年)是1812年英美战争中的英雄。马休·佩里是美国海军的一位奠基式人物,他极力推进海军的蒸汽化,主张海军当以蒸汽船只为主力,这个富有前瞻性的建议对美国海军的发展起到了指导性的作用,他因此而被称为“蒸汽船海军之父”。

马休·佩里在1852年就任为美国东印度海军司令,在此前的1846年,美国发动了美墨战争,根据1847年美墨签署的停战协定,美国获得了太平洋沿岸加利福尼亚,并在1850年将之变为美国联邦中的一个州。这件事对于美国而言意义重大,原本美国船只自东海岸出发,绕非洲南端或绕过南美南端前往亚洲,加利福尼亚的取得使美国船只可以从西海岸出发横渡太平洋前往亚洲,这使美国成为前往东亚地区交通最为便利的国家。

因此,在此以后,美国的捕鲸船频繁出现在亚洲北部的捕鲸区鄂霍次克海,捕鲸是近代的一项新兴产业,目的是为了获得鲸油,这种由鲸鱼的皮下组织或内脏熬炼而得到的油脂在近代是照明和工业用油脂的主要来源,在制革、炼钢、化工等产业应用广泛。因此,捕鲸对于正在进行工业化的美国来说,意义重大。如何为活动在东北亚的美国捕鲸船提供一个避风港,以获得食物、水、煤的补给并进行船只修理,这成为美国在太平洋上的战略重点。

当然,美国也有更多的考量,美国希望能够在通向庞大的中国市场的路上寻找一个合适的中转站,在航空业尚未产生的19世纪中叶,在浩瀚的太平洋上拥有一个蒸汽船装煤站以及补给站对于横跨太平洋的美国商船、军舰来说,是悠关生死的大事,而日本恰恰能为美国提供这样一个中转站。

因此,佩里提议:希望由“未与日本发生过可以引起不愉快的联想的接触”的美国来打开这个封闭国家的大门。这个建议被美国官方所接受,美国总统米勒德·费尔莫尔(Millard Fillmore1800-1874年)写了一封亲笔信,国务卿爱德华·埃弗斯特(Edward Everett1794-1865年)就此行的目的做了详细指示,他指令佩里向日本提出三项要求:其一,为在日本列岛周围因海难而而进入日本港口避难的美国船只和船员提供避风港;其二,为美国船只提供粮食、饮水和燃料以及船只修理,日本应开放一个或数个港口,并希望在日本设立装煤站;其三,为美国船只与日本进行贸易交流,日本当开放一个或数个港口。从中可见,佩里此行,就是要让幕府放开原本的锁国政策,将日本的港口和市场开放给美国人。

带着这些要求,佩里于185211月从诺福克出发,越过大西洋,绕过非洲南端的好望角,于次年4月抵达中国香港,在上海短暂停泊后,就于5月下旬到达冲绳,对冲绳岛和小笠原群岛进行了测量与调查。18537月(日本嘉永六年六月),佩里舰队出现在江户湾(今东京湾)的浦贺,并摆出了战斗阵列。

幕府并非无法预见“黑船”的到来,早在弘化三年(1846年),美国人比德尔(James Biddle)曾来到浦贺,要求开港,遭到幕府的拒绝。就在佩里舰队出发的那一年,荷兰人也通过出岛的商馆给幕府发出了警告信,但幕府的掌权者首席老中阿部正弘认为:这不过是一种虚声恫吓。阿部正弘见多识广,看惯了外国人的大小船只如同苍蝇一样在日本周边骚扰,对于这一次的警告,他没有充分的认识。但“黑船”不同于以往那些不带武装的商船,佩里的强硬态度也有别于以往前来日本骚扰的其他外国人。当幕府接到“黑船”到达的时候,竟然乱成一团。其下的武士因承平日久,刀枪入库,甲胄生锈,在危机面前毫无准备。一部分江户的居民风闻危机到来,忙着在藏匿家产,准备迁居,而另一群胆大的人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甚至操着渔船靠近美舰,像看西洋镜一样向里窥探。

首先与美国人接触的浦贺奉行所委派的两名手下,一位是担任浦贺奉行与力(助手)的中岛三郎助,他在美舰莫礼逊号来访的时候,曾经是一位炮手,参与了开炮轰赶美舰的行动,因此还受到褒奖,讽刺的是,这一次他却成了与美国人交涉的代表,而另一位则是浦贺的一名通词(翻译)堀达之助,他是一名荷兰语翻译,日方通过他与美舰上通晓荷兰语的人进行交流。

中岛三郎助靠近美舰的时候,美国人摆出了傲慢的姿态,提出他们只和当地的最高负责人谈话,中岛三郎助急中生智,声称自己是浦贺的副奉行,因此才得以登上美舰。佩里派人与中岛三郎助谈判,美国人首先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要求递交美国总统的国书,并要求就通商开国提出交涉。中岛三郎助依据日本以往的惯例,要求美国人前往长崎交涉,但没想到的是,美国人的脸瞬间阴沉下来,拒绝前往长崎,表示就在江户湾口坐等,如果日本方面不给予满意的答复,美舰就将武力解决。

遭到美国人武力恫吓的中岛三郎助悻悻地离开了美舰,随后他立刻将交涉结果上报给了他的上司浦贺奉行户田氏荣。身为浦贺奉行的户田只是一个小小的从五位下伊豆守,自然做不了任何决定,无奈中,他立刻把事发经过写成报告,上报给幕府。幕府在接到这封报告以后,发生了激烈的争论,顽固派和稳健派之间就开国不开国,接受不接受国书吵得面红耳赤。黑船来航的讯息也随着这封报告不胫而走,加上路人的道听途说和添油加醋,一时间传遍了日本全土。这时,佩里已经失去了耐心,他摆出了动武的架势。幕府终于决定屈服,由于佩里坚持与最高长官交涉,浦贺奉行不得不再次派出中岛三郎助与香山荣左卫门两人与美国人讨价还价,最终日本方面屈服于美国人的压力,嘉永六年六月九日(1853714),佩里带着他手下300多名官兵,趾高气扬地踏上了日本国土,在幕府一方指定的久里浜登陆,把美国总统国书递交给了日方代表浦贺奉行户田氏荣与幕府旗本井户弘道,在国书里,美国人提出开放港口,为美国捕鲸船提供食水和救助等要求。佩里很有“耐心”地表示:他明年将再度前来听取日本方面的答复,同时,他下令手下人着手勘测江户湾的地形,然后起锚向硫球的那霸港驶去。

幕府在一阵忙乱以后,总算将佩里舰队打发走了,幕府上下就如同送走瘟神一样长吁了一口气,然而,下一个问题随之出现了:是否接受佩里提出的开国请求。佩里的“一年之约”恐怕不会是“虚声恫吓”了,不愿承担责任的幕府把这个皮球抛了出去,如同一枚石子投进了平静的水池,泛起了一阵阵涟漪。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