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载]品战国(24)  

2008-07-05 12:30:00|  分类: 品战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西进!西进!

天正四年四月十四日,正当安土城的工地上热火朝天大兴土木的时候,信长又派军西向进攻石山本愿寺。历来,凡是宗教发动起来的群众,都具有非同一般的力量。“宗教是精神的鸦片”,一旦人吸了这种鸦片,就会在精神上得到一种不寻常的激励,从而会出现“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不要命行为。这个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在东方,光是中国,从陈胜、张角发明这一套开始:孙恩、方腊、韩山童、洪秀全,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在西方,且不说十字军时代的疯狂,光捷克出了一个胡司,就足够让一大群武装到牙齿的封建领主头痛上好一阵。而在日本,本愿寺应该是最好的例子了。

荒木村重、细川藤孝、明智光秀和原田直政在天正四年四月的这场攻击以败绩而告终。本愿寺的和尚们用数千门铁炮好好伺候了一下不可一世的信长大军,把四名统帅之一的原田直政直接打死,原田直政是信长的亲信卫队赤母衣众的一员,他的死把信长气得暴跳如雷,他立刻抄起家伙亲自来找本愿寺算帐。

五月五日,信长亲自出马,分兵三段,以老将佐久间盛政,枭雄松永久秀和细川藤孝为先锋,猛将泷川一益、羽柴秀吉、丹羽长秀等作为后继部队,信长亲统亲兵“御马迴”押阵。信长亲自带队果然很能激励士气,一群猛将对着本愿寺的和尚们一阵穷追猛打,突破本愿寺的外围防线,把大阪地区包围得水泄不通,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信长满意地点点头,七月,他闪人去后方,关心安土城的建设情况去了。

中国古代有个很著名的典故,叫“唇亡齿寒”,春秋时的晋国故意向小国虞国借道去打虢国,虞国的大夫宫之奇说:“我们两个小国,就好象嘴唇和牙齿的关系,如果嘴唇没有了,牙齿就寒冷了。现在晋国去侵略虢国,怎么可以借道给他呢?”本愿寺对中国地区(日本把本州岛西部今广岛、冈山、山口、岛根、鸟取数县的地区称为中国地区)的大名们来说,可以认为是“唇”,一但本愿寺消失在地图上,中国地区的大名就将直接面对信长的威胁,这是值得他们慎重考虑的问题。中国地区的毛利家很快就考虑完了,他们决定支持本愿寺,七月十五日,毛利在濑户内海水贼众来岛的支持下,派出大约七八百艘巨型大船从水路支援石山本愿寺,本愿寺发动陆上攻势配合毛利水军的行动。拥有巨型船只和水贼众支持的毛利水军在海上如鱼得水,操着小舟小桨的织田水军只有三百来艘船只应战,在木津川口惨败而归,几乎寸板不回。

木津川口的惨败对信长打击很大,他第一次认识到了水军的重要性。于是他暂时延缓了对本愿寺的侵攻。同时要求臣服于己的九鬼嘉隆秘密研制新型武器,这种武器就是著名的铁甲船。天正五年正月,信长出兵转向对杂贺,杂贺众以使用铁炮出名,他们在以往的战争中,给信长制造了很大的麻烦。干掉杂贺众,本愿寺的实力将大大削弱。在这场战役中,信长用武力做后盾,又打又拉,加上杂贺根来众的秘密投诚,对杂贺众进行了分化瓦解。到三月下旬,杂贺那群黑社会分子的主要领导人:土桥平次、铃木孙一、冈崎三郎大夫、松田源三大夫、冈本兵大夫、岛本左卫门大夫、栗本二郎大夫全送上了誓书,他们按黑社会规矩和信长订下了盟约,宣布效忠信长,立约为信。杂贺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当信长为西方的问题紧密锣鼓地准备的时候,北国又扑来了一阵冷空气。这股冷空气非常诡异,它只会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来制造麻烦,在冬天积雪的时候,他就消声匿迹了。冷空气的名字叫:越后之龙,冬伏夏出,这就是“越后之龙”上杉谦信的活动特点。

信长收到了天正五年(1577年)北方第一号冷空气“越后之龙”的活动报告后,立刻派出豪华阵容“抗寒救灾”:柴田胜家、泷川一益、丹羽长秀、羽柴秀吉。这群如狼似虎的家伙集体出动,可以说是“最高待遇”,表现了信长对上杉的重视。事实上,上杉谦信确实不是好惹的,不过他冬天下雪的时候,出于客观原因(大雪封路),就必须闪人回春日山城过冬,所以,信长只需要把他限制在北路的能登国一带,撑到冬天就万事大吉。

然而,在大敌当前的时候,“猴子”羽柴秀吉竟然和“猪武士”柴田胜家闹了一场“猴猪大战”,两人在战略问题上大吵一架,埋下了未来两人兵戎相见的种子。在吵架过后,猴子一个人脱离大部队,带着手下回到北近江,闹起了别扭。信长大怒,命令猴子停职反省。

如果没有下面的事情,没准日本的历史都会改写。猴子在犯错误的时候,竟然有个人跳出来救了他。要知道,以信长暴躁的脾气,对猴子如何处理还是个未知数,可偏偏这个时候,这位福星给猴子一个机会去证明他还有使用价值,也能立功赎罪。而且这个人跳出来的时机是如此得恰到好处,又是如此得不合时宜。这不能不让许多阴谋论者怀疑猴子和这家伙背地里有一腿。山冈庄八先生在他的名著《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里干脆就直接把猴子和这个人写成了策划这一戏剧性事件的导演和同谋。

这个人就是松永久秀。他偏偏在这个时候又跳出来谋反,说他恰到好处,是因为猴子正好在反省,松永一反,信长立刻就让猴子停止反省,戴罪立功。说他不合时宜,是因为他选择这个时候谋反实在太奇怪,根本看不出谋反的目的何在,成功的希望也是微乎其微。如果说是配合上杉吧,上杉谦信的习惯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配合上杉根本捞不到什么好处,这家伙可是冬天要回家的主,上洛这个野心好象没有。说是要自立一帜吧,撑死了也不过就是个信贵山城城主,和在信长手下有什么区别?!所以那群阴谋论者就认为这是猴子和枭雄演戏,猴子故意吵架,脱离柴田的领导,以成为独挡一面的将领,而松永则用性命赌上,帮助猴子解决和柴田闹翻以后的一系列问题。

如果松永真是拉猴子一把,那他这次的代价可就大了。八月十七日,松永举起反旗,信长立刻把他作为人质的两个孩子押去砍了脑袋。同时,织田信忠带领细川藤孝、明智光秀、筒井顺庆等近畿一带大名火速平叛,不过,十月一日,在细川家的奋战努力下,织田军很快攻克了松永的片冈城,羽柴秀吉也赶到战场,完成了对信贵山城的合围。

十月十日,信贵山城在织田军的攻击下陷落,松永久秀自杀身亡(关于松永的故事,参见第三章:三个恶人)。

松永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织田信长剜去了腹心中的一个烂疮。在松永败亡以后,北国的战事也渐渐平息。九月,救援能登七尾城的柴田胜家在手取川和上杉谦信对阵,展开了织田和上杉之间的第一场大规模的直接交手。上杉谦信取得了能登国的守护畠山家的支持,畠山家在重臣游佐续光的操纵下,完全投靠了越后,柴田胜家被迫退出能登国,并将之挥手让给上杉,织田军的仓皇撤退造成了一定损失,但胜负未分。而恰恰是这个时候,冬天来临了,这位独立特行的“越后之龙”立刻闪人回春日山城过冬。从此再也没有出来——他在次年春天死在了春日山城。北方的隐患消除。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向着有利信长的一面发展。西线本愿寺的战事在沉寂了一年以后,于天正六年又一次爆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