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载]品战国(18)  

2008-04-19 13:54:00|  分类: 品战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佛敌信长

元龟元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一年里,信长面前似乎怒潮汹涌,势单力孤的信长奔前跑后,就像正在修补千疮百孔的堤坝的民工。足利义昭在某种程度上是信长麻烦的最大来源。正是他一手策划了信长包围网,征夷大将军的头衔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用的,但周围的一群野心家更多的不是看中足利义昭的号召力,毕竟这个将军只是一个穷得只剩下名号的光杆将军。他们更多看中的是控制近畿所带来的政治意义。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信长作为现任的近畿控制者,自然就成了周围大批野心家猎取的对象,而足利义昭的号召不过就是正好切合了他们的想法而已。

长岛位于木曾川、揖斐川和长良川三条河流的交汇口。这里是本愿寺势力的核心地带之一。信徒的势力遍布尾张国的西南部、美浓国南部和伊势国北部。长岛一向一揆对信长来说是腹心之患,北方的朝仓和浅井并没有再次决战的能力和决心,何况在上一轮交锋中,信长大占便宜,浅井自顾不暇。武田虽然蠢蠢欲动,但毕竟还有德川作为屏风挡着。三好三人众则并不能成气候。只有一向一揆是最麻烦的,早在永禄六年(1563年),信长的忠实盟友德川家康领地里发生一向一揆,差点把德川打掉了半条命。前车之鉴也使信长对长岛一向一揆格外重视。况且这次的长岛一向一揆杀死了信长一个弟弟,伊势桑名城主泷川一益也战败退走,这使信长更认识到一向一揆威力的强大。

元龟二年(1571年),浅井的佐和山城守将矶野员昌被羽柴秀吉等人寝返,事实上,佐和山城已经成为孤城一座,横山城的陷落和元龟元年浅井朝仓联军的妥协,使佐和山城彻底看不到援军到来的希望。矶野员昌也被迫做出抉择。

佐和山城的陷落使信长暂时不用照顾浅井方面的军队,元龟二年五月,信长发动了征讨长岛一向一揆的战争,气势汹汹的信长可以说是倾巢而出,两万大军分兵三路杀向长岛。信长本阵位于津岛;佐久间信盛、浅井新八、山里三左卫门、长谷川丹波、和田新介、中岛丰后率军从中筋口进攻;柴田胜家、市桥九郎左卫门、氏家卜全、伊贺平左卫门、稻叶一铁、不破光治、丸毛兵库、塚本小大膳、饭沼勘平出太田口进攻;长岛本愿寺派出了最凶悍的雇佣军——杂贺众前往应战。杂贺地区是日本铁炮流传的最早地区之一,杂贺国人众以擅长应用铁炮闻名,同时手里还有一队数目颇大的铁炮军团,关于杂贺铁炮军团,还有诸如“吊瓶击”、“早合”等记录流传。这次信长遇见的就是著名的杂贺众,本愿寺一方面发挥杂贺众游击战的优势,东打一枪西开一炮,一方面控制住了伊势湾的制海权,两面夹击给气势汹汹的信长当头一棒。太田口一方以以柴田胜家为主将的军队受到沉重打击,柴田胜家受重伤,美浓三人众之一的氏家卜全负责殿后,不幸阵亡,另有数名家臣战死。

这一次的失败是对信长的又一次打击,由于长岛一向一揆,信长失去了一员猛将和一个弟弟,同时近畿地区受到了严重威胁。痛定思痛的信长决定改变策略,先平定江南一向一揆。八月,信长再次出阵,从南近江的中岛砦进入佐和山城,九月朔,信长进攻一揆势的志村城,在佐久间信盛、柴田胜家、丹羽长秀和中川八郎右卫门四人的疯狂攻击下,志村城陷落,杀敌670余人。通向比叡山的道路被打开,江南一向一揆基本平定

叡山跟信长是有旧仇的,当初信长和朝仓浅井联军激战的时候,要求延历寺的支援,延历寺一口拒绝。同时,在平定一向一揆的过程中,信长也增加了对佛教徒的厌恶情绪,他认为佛教徒就该好好呆庙里吃斋念佛,有事没事拿刀舞枪地干涉大名的事务,那就是不老实的和尚。本愿寺是如此,延历寺也是如此。

根据太田牛一《信长公记》的记载:信长于 九月十二日下达了攻取比叡山的命令,织田军火烧比叡山根本中堂和三王廿一社。包括灵塔、僧舍、灵社和经卷在内的比叡山佛教圣地一片火海,比叡山的僧侣和附近部分百姓逃到了八王寺山,织田军切断山下全部道路,然后攻打山上,不论僧俗老幼男女一律杀死,遇难人数高达数千人。

信长火烧比叡山一事是否为事实,今天仍然存在着很多的争议,也有人认为比叡山在此前曾经遭到过足利义教的蹂躏,已经是一片狼藉,信长火烧比叡山一事很可能是人们把足利义教的事情也嫁接到了信长身上,无论如何,这样的记载不会是空穴来风,至少信长当时有对比叡山采取敌对军事行动的事实或打算,甚至首都的天主教传教士也记载了相关的内容。信长因为征讨一向宗和比叡山而得到了两个不甚光荣的外号:“第六天魔王”,“佛敌”。这里要解释下所谓的“第六天魔王”。佛教认为世界有色界、欲界和无色界三界,其中的欲界分为六天:四大天王、忉利天、夜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第六天魔王就是他化自在天,又叫摩罗、波甸,梵文为“婆罗维摩婆奢跋提”,也就是采取各种方式诱惑和阻碍佛教徒修行的恶人。信长本人颇以得到此外号为荣。值得一提的是:有人认为信长是天主教徒,他本人对南蛮物的兴趣非常浓厚,甚至当时很多佛教徒也以此为借口攻击信长,认为他是试图以天主教取代佛教的“佛敌”,信长在京都建立南蛮寺的行为更是一时间在佛教徒中引起轩然大波。但事实上,信长类似于“无神论”者,他并不信仰佛教,也不甚信仰天主教,他的性格属于天马行空,我行我素的类型,并不是宗教习惯所能拘束的人物。

元龟二年的形势其实并不比上一年好多少,江南一向一揆的平定虽然使南近江局势暂时好转,但和比叡山的敌对使信长陷入更大的麻烦中。更多的佛教徒站到了信长的对立面。时间进入元龟三年,刚进新年的信长在焦虑中还是等来了一个好消息,村井贞胜和朝山日乘负责的皇宫建设刚刚竣工。京都的整理重建工程取得重大进展。这个好消息却并不能代替其他的坏消息。刚过完新年的信长仍然要应付诸多的问题。

三月五日,信长出兵横山城,这一次对付的敌人仍然是浅井长政,长政于当年元旦就出兵横山城,信长此次出兵的目的只是把浅井长政赶回小谷城去。因为浅井是没有决战能力的,而信长要吞掉浅井也为时尚早。所以双方一接触,浅井就转身闪人。信长留下明智光秀,中川八郎右卫门和丹羽长秀驻守,自己则上洛去处理另一件大事——松永久秀谋反了。

松永久秀是战国出名的三大恶人之一,战国的大名,有人爱好美女,有人爱好茶道,有人爱好南蛮物,有人爱好小姓,而松永久秀的爱好别具一格:他爱好谋反。信长正在到处灭火的时候正好是松永久秀谋反的最好时机,他立刻联合三好义继攻击信长的小舅子畠山昭高,信长这个时候突然又出现在京都,这使松永久秀有点惊讶,他原来以为信长应该和浅井打很久。不过松永久秀的谋反也是过过瘾,信长一到,他立刻投降。熟悉他性格的信长再次一笑了之。

七月十九日,信长再次出兵虎御前山,二十日,信长到达横山城,二十一日布阵虎御前山,绕过小谷城杀向江北。丹羽长秀,羽柴秀吉、柴田胜家、佐久间信盛和蜂屋赖隆等将分兵向城下町集结放火,羽柴秀吉击败山本山城出战的军队,二十三日,木本、地藏坊地区被织田军放火烧毁,当地的佛寺伽蓝、名所旧迹为之一空。在这种情况下,朝仓接到浅井方关于长岛一向一揆泛滥的消息,他们得出了织田军后方起火的错误判断,于是起兵一万五千前来虎御前山,于二十九日布阵完毕。

这一次出阵虽然比姉川规模更大,但已经不能和姉川时同日而语。八月八日,朝仓军前阵的前波吉继宣布投降信长,第二天,户田与次、富田弥六、毛屋猪介也跑向信长一方。朝仓方面决定不与信长进行决战,放弃了原来的战略计划。同时,信长在虎御前山完成防御工事,决定交给羽柴秀吉。

浅井朝仓的懦弱无能使信长能再一次地抽出手来对付别的敌人。在东方,一只猛虎正挟着秋天的寒意,咆哮而来。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