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载]品战国(17)  

2008-04-13 14:26:00|  分类: 品战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节:霸王之章

一、一向一揆

大和尚喝酒吃肉,估计大家都不觉得奇怪,《水浒传》的鲁智深就是这样一个和尚。不过大和尚娶老婆生孩子,生了孩子继承他老爹做和尚,那就是一件非常新鲜的事情了。所谓:“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这个世界,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一向宗是日本佛教的流派之一,在日本历史上影响巨大,甚至到今天仍然有其影响力。一向宗,就是佛教的净土真宗,这是中国佛教的净土宗东传以后在日本发展以后的产物。要谈一向宗,就不得不谈谈日本佛教净土真宗的由来,也就是本愿寺的由来。

本愿寺是日本佛教净土真宗的本山(通俗点说也就是大本营),创立者是亲鸾上人,他生活在镰仓幕府时代,在日本常历、下野、下总三国以“肉食带妻”和“非僧非俗”为理论基础,宣传“本愿念佛”的思想。本愿寺的名称就是由此而来。净土真宗的基本教义就是抛弃佛教中原来的清规戒律,信徒可以娶老婆生孩子,可以喝酒吃肉,不需要出家就可以成佛。这个方式简单易行,所以得到了许多信徒的支持。在亲鸾上人死后,本愿寺由于自身的分裂而趋于衰落,直到应永二十二年(1415年),诞生了一位本愿寺的中兴之主——莲如上人。

长禄元年(1457年),莲如上人继承了本愿寺,在他的努力下,一向宗在北陆地区获得了大发展,应仁之乱爆发后,百姓由于战乱,则更将精神寄托在宗教上,本愿寺和一向宗由于信仰方式简单易行,受到了更多百姓的欢迎。莲如上人虽然发布命令,要求信徒尊重地方领主,不得轻慢国法和佛法,但仍然没能起到约束作用,一向宗成为百姓反抗地方领主的精神武器。

文明六年(1474年)七月,加贺国爆发了一向一揆,所谓“一揆”,就是我们说的造反、骚乱、暴动。加贺国的农民纷纷起来,以为佛法不惜生命为口号发动反抗封建领主的暴动,并建立政权,加贺国从此陷入无主状态。一向一揆很快向京都地区和日本中部发展。一向宗的威力让战国大名感觉恐怖,一向宗在农民心目中很有地位,信徒遍布全国,一旦发生一向一揆,很可能就成为燎原之势。

另一方面,天文十一年(1542年),石山御坊建成,这就是通称的石山本愿寺。石山本愿寺成为全国一向宗的大本营,本愿寺家也开始成为宗教外衣下的战国大名。但本愿寺家第十一代当主本愿寺显如时,本愿寺家就开始加入了战国时代争夺天下的战争中,正式以一家大名的身份登上历史舞台。

元龟元年,信长在姉川合战中取得了胜利,这一胜利使朝仓和浅井暂时无法发起主动的攻击。在姉川合战以后,信长拿下了横山城,就切断了南北近江的联系,他留下羽柴秀吉防守横山城,南下包围佐和山城,一旦拿下佐和山城,就等于切掉浅井的一臂。而佐和山城的矶野员昌也深深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所以也加强了防守。信长在包围佐和山城以后,按兵不动。他本人决定返回岐阜城,因为他认为,相比暂时无法动弹的浅井和朝仓而言,还有更重要的敌人在眼前。

近畿的敌人是三好三人众,他们随时是京都的威胁。当然,三好家那点实力,自保尚且不足,最多只能骚扰下京都而已,近畿最重要的敌人,则是石山本愿寺。

石山本愿寺是一个非常麻烦的对手,一方面,石山御坊建设得十分坚固,易守难攻,足以让所有想打本愿寺主意的敌人退避三舍,另一方面,本愿寺有着不同寻常的号召力,只要显如上人登高一呼,别人的领地里或许就有无数的农民拿着锄头和钉耙揭竿而起从背后打过来。

元龟元年八月,信长从岐阜出兵,攻打三好三人众手下的福岛和野田城,同时派出使者,要求本愿寺交纳军费。这一次,信长是采取先礼后兵的方针,试探下本愿寺的显如上人。显如上人却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他对信长的“敲诈勒索”嗤之以鼻。 九月十三日,本愿寺正式敲响警钟,集合军队,对信长宣战。信长在“敲诈”失败以后,立刻调集军队攻击石山御坊,本愿寺获得了杂贺和根来众的支持,他们集合了上千支火枪和信长展开对决。这一仗信长损失惨重,佐佐成政重伤。双方虽然打成平手,但事实上,信长连石山本愿寺下的一根草都没摸到,原本的战略意图也没有达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一次失败。

这场战役,标志着旷日持久的“石山合战”的爆发。石山合战不仅仅是信长与本愿寺家的战争,也是信长领地内一向一揆的开始。在本愿寺的煽动和组织下,元龟元年十一月,长岛爆发了大规模一向一揆,同时,近江国和近畿地区的“泥腿子”与国人也纷纷起来反抗信长,这就使信长手下的各地领主忙着救火,无暇外顾。信长“敲诈”本愿寺的结果是给自己惹来一个最为麻烦的敌人。

在石山合战爆发的同时,朝仓和浅井又一次南下,他们这次的目标是宇佐山城,正在应付石山御坊的信长促不及防,只好留下柴田胜家与和田惟政两人断后,并匆忙赶回京都,虽然如此,朝仓和浅井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攻克了宇佐山城,森可成战死,同时攻入近畿地区大肆放火。森可成作为信长的亲信之一,他的死对信长是很大的打击。恼羞成怒的信长再次出兵,在比叡山布阵,要求延历寺方面给予支援,在遭到拒绝后,信长切断了朝仓的后路,十一月二十六日,双方再度发生接触战,信长一方没有占到半点便宜,而且损失惨重。不过朝仓并不想和信长再次决战,他们急着回家,所以信长搬出足利义昭来,以征夷大将军的名义进行调停。朝仓以牺牲浅井家的利益为条件,把江北的三分之二划给了信长,换回了一条回家的通道。这使浅井直接面对信长军队的骚扰,不过朝仓管不了那么多,对他们来说眼前最重要的是回家。所以信长又一次幸运地占了便宜,但这个便宜占得苦涩之至。

十一月,由于长岛一向一揆的爆发,信长正在应付朝仓和浅井,所以信长的弟弟,尾张国小木江城主织田信兴因城破而自杀。长岛一向一揆开始蔓延。元龟元年,已经彻底成为信长一生中最为头疼最为倒霉的一年。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