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载]品战国(9)  

2008-03-19 19:59:00|  分类: 品战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郑庄克段

在中国的史书《左传》上,记载着一个脍炙人口的历史故事,叫郑伯克段于鄢。郑伯指的是春秋时期的“小霸”郑庄公,庄公名寤生,因为庄公出生的时候“寤生”,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难产——脚先出来了,“寤”就是倒着的意思,所以就以此为名。就因为这个原因,他的母亲姜氏非常讨厌这个儿子,但喜欢另一个叫“段”的儿子,这个儿子相貌堂堂,是个帅哥,所以做娘的也非常引以为荣。但庄公的父亲武公却仍然执意把郑国的家业传给了寤生。这就使姜氏非常不满。于是,在庄公即位后,姜氏就先给段讨要了大城做为封地。然后又勾结段试图搞掉庄公。而郑庄公则不动声色,把段当成耗子一样养着,养肥了,玩儿够了就一拉尾巴吃掉,做得干脆利落。

历史就是这样奇特,同样的事情,在另一个国家也会有复制版。本文的主人公织田信长家里就不得不复制了一次“郑庄克段”的戏码。

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信长和他的岳父“蝮蛇”斋藤道三见面,得到了岳父的赏识,在某种程度上,斋藤道三作为一股外来势力在支持信长。信长首先要做的就是统一尾张,这是他父亲做了一半未能完成的工作。要完成这个工作,他应付尾张诸多的姓“织田”的家伙,首先要搞定的目标有三个:第一位是位于清洲城的尾张下四郡副守护代织田彦五郎信友,这位清洲城主在名义上比信长还高一档次,尾张档次最高的大老板就是尾张守护斯波义统,但这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年代,仅仅档次高是没什么用的,斯波义统很大程度上只是织田信友手里的一个傀儡而已。第二位是守山城城主织田孙三郎信光,他是信长的叔父,信秀的弟弟,在小豆阪合战中,就是因为他奋勇作战,才使织田家反败为胜,现在信秀死了,他对信长的态度如何,这是非常值得考虑的一个问题。第三个人则是一个隐藏在信长家内部的人物。他的周围已经隐隐结合成了一股非常强大的势力,我们暂时把他放在一边,先来说说第一、第二个人的解决方法。

对于信友和信光两位,信长是有计划的,这个计划就是拉一个打一个。拉谁好呢?自然是拉自己的亲叔父。织田信光也很快站在自己的大侄子一边,他已经不成为统一尾张的障碍。至于信友,信长还要寻找一次机会去解决他,信友本人对信长这个“大傻瓜”也是深恶痛绝,他一直记得信长当年带人到清洲城下放火的往事,双方摊牌的机会很快来了。

“傀儡”守护斯波义统和试图控制他的织田信友之间是有矛盾的,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信友试图进攻信长的时候,就是斯波义统偷偷去给信长漏了风,两年后,两人的矛盾终于不可调和,信友“造反”杀死了斯波义统,这就给了信长一个口实——“为尾张的大老板斯波义统报仇。”

这个口号名正言顺,非常有冲击性和震撼力,叔父信光也站到了信长一边,叔侄两人联手于弘治元年(1555年)四月起兵攻克清洲城,织田信友切腹自杀。信长迁到了清洲城,那古野城作为 “答谢礼物”送给了叔父信光。信光对这个被称为“大傻瓜”的侄儿的看法开始有所改观。

命运是很喜欢恶作剧的,第一年你还是威风八面,第二年你就会遭遇灾难,消灭信友后不过半年,接连发生了两大“利空”消息,一是支持信长的猛将信光被家臣坂井孙八郎刺杀,据说谋划者就是信友的谋臣坂井大膳。而第二件事情的冲击力更大,弘治二年91556年)信长的岳父,美浓的“蝮蛇”斋藤道三在长良川被自己的儿子斋藤义龙杀死了,一辈子都在算计别人的蝮蛇最后死在儿子手里。女婿信长匆匆出发援救却晚了一步,继位的斋藤义龙当然不可能支持随时想要为岳父报仇的信长,于是,信长又失去了一个支持者。信长这支潜力股刚刚有升值空间,又开始跌停。

连续两个“跌停板”让某人看到了希望。这就是信长统一尾张的第三个障碍——信长的亲弟弟织田信行。

织田信长的家庭和郑庄公的家庭实在很像,所不同的只是信长不是“寤生”而已。信长的母亲土田夫人非常不喜欢信长,原因就是,这个儿子的行为实在让母亲很看不惯,他不像是一个能够继承织田家家业的人。土田夫人喜欢他另一个儿子,信长的同胞兄弟织田勘十郎信行。同样是一个娘生的,一个光着身子到处跑,像个“大傻瓜”,另一个却是个“乖乖男”,从小知书达礼,品行纯良,举止有大家风范。相信世界上大多数的母亲都会喜欢这样的孩子,又乖又听话,至于信长这样调皮顽劣的孩子,自然得不到母亲的喜爱。所以,在信秀仍然在世的时候,土田夫人就多次向丈夫提出,撤掉信长的继承人地位转给信行,而信秀每次都是要么就是含糊以对,要么就是装没听见。

信长继承家督之位后,由于他的行为乖僻,就引起了更多家臣的不满,特别是他在葬礼上的表演,使许多家臣认为有换个老大的必要。于是,在信行周围形成了一个派别。这些人包括:织田家的猛将柴田胜家、信长昔日的老师林秀贞、林美作守、佐佐成政、津津木藏人、桥本十藏等一大批大佬。而信长这边并不是没有支持者,至少织田胜左卫门、织田清正、森可成、佐久间盛重等人还是支持这信长,但实力却并不如信行派那样庞大。

“信长股”的两次“跌停”对信行派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林秀贞和柴田胜家觉得时机已到,就精心策划向清洲城进军的行动。信行派拉出了4000人,从末森城一直杀到清洲城下,信长面对来势凶猛的弟弟,只能拿出1000人左右对抗。双方的兵力对比是41,而且一个是从小豆阪合战就名扬尾张的猛将柴田胜家,一个是初出茅庐的“大傻瓜”信长。决战的地点位于清洲城东的稻生。信行军先行抢占了稻生原,虎视名塚砦,加上梅雨季节河水泛滥,这一切都对信长极端不利。

信长到达战场后,首先组织一次对柴田胜家的冲锋,但初战不利,被迫退回名塚砦。这时,信长得到了一支援军,前田利家的父亲前田利昌从荒子城带上农民兵赶来加入,有了“群众支持”的信长得到了信心,再次发动攻击,信长一声大喝,率军果断冲击敌人的核心——柴田胜家本阵,“鬼柴田”可能是被信长的气势吓到了,草草招架了几下就败退下去,牵一发而动全身,柴田一退,林美作守的军队就完全暴露在信长两路军队的攻击下,被迫撤退,林美作守很不幸运得遇见伏兵战死了。稻生合战的结局决定了信行的失败。信行的末森城被包围。惊慌失措的信行在这个时候搬出了母亲土田夫人向信长求情。信长看在母亲的面上,同意信行投降。

信行第一次叛乱的失败印证了两人实力的差距,说明信长确实是一个值得辅佐的人才,信长也将信行派的主要人物林秀贞和柴田胜家纳入宇下,宣布不追究他们过去的行为。

织田信行的失败,使统一尾张最大的障碍除去了。接着还剩下两位织田先生,一位是信长的庶兄织田三郎五郎信广,他曾经担任安祥城城主,在天文十八年(1549年)被今川家抓走,用来换回松平竹千代。弘治二年(1556年),他勾结美浓的斋藤义龙图谋夺取清洲城,实际上这个计划很傻,就像松平家要求今川家抵抗尾张一样,如果成功了,很有可能是引狼入室。这个计划被信长所获悉,他伪装出征美浓,引蛇出洞后漂亮地杀了一个回马枪,挫败了信广的反叛计划,信广在失败以后立刻请罪投降,从此就成为信长忠实的家臣。而另一位是尾张上四郡守护代织田信安,他和儿子织田信贤控制着上四郡,与控制下四郡的信长分庭抗礼。

但这时,还有一个人仍然心怀不轨,那就是大叛乱的主导者织田信行,他始终不相信自己会败在这个“大傻瓜”哥哥的手里。稻生合战后次年,安静了一年的信行又坐不住了,偷偷联系尾张上四郡守护代织田信安再度密谋造反,而这次,原来的信行支持者柴田胜家却站到了信长一边,他主动出首告发了信行的计划。于是信长装病把信行骗到清洲城,瞒着土田夫人一刀砍死了信行。

有这样一个弟弟,真是没办法!

解决了信行,信长的内部就达到了空前团结,织田信安和织田信贤父子就成了秋后的蚂蚱。信长攻打上四郡的理由非常充足——“谁让你支持我弟弟来着?”永禄元年(1558年),信长与信安父子在浮野合战,信长获胜,永禄二年(1559年),信长包围信安父子所住的岩仓城,并迫使信安父子投降,尾张宣告统一。

坐拥尾张的信长终于扫清了内部,可以一展身手了,首先的目标当然是美浓,但这个时候,一个老敌人却在这个不尴不尬的时间又一次出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