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胡化婚姻与白居易家族婚配问题探讨(下)  

2008-02-29 16:38:00|  分类: Edouard读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白居易家族与胡化婚姻

寅恪先生于《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中指出:种族及文化二问题实为李唐一代史事关键之所在。此语甚确,盖唐代统治阶级本源出夷狄,为北朝关陇胡化之氏族,故其文化与习俗往往沾染北方胡人之习气。试以一二事实论之。

宋人史绳祖的《学斋占毕》中有云:“唐明皇纳寿王妃杨氏,本陷新台之恶,”按:所谓“新台之恶”,出自《诗经·邶风》:“新台有泚,河水瀰瀰,燕婉之求,蘧篨不鲜。”此诗为刺卫宣公筑新台纳媳之事。而史绳祖云“新台之恶”,因杨妃本为玄宗子寿王之妃,故玄宗纳杨妃,本是以父纳子媳之丑事。而时人不以为异,并传为佳话。

卢向前先生于《唐代胡化婚姻关系试论——兼论突厥世系》一文也详细论及唐代胡化婚姻之影响。并举敦煌籍帐中所载材料佐证。按此文:唐代婚姻关系中报母婚,继受婚,翁媳婚之胡化婚姻本就屡见不鲜,此文所引之索仁亮、曹思礼、杜怀奉三户,皆有散职,当为地方大族,其婚姻状况可以说是平民百姓普通家庭的代表,而官至宰相的世家大族裴行俭也有胡化婚姻之痕迹[1],这说明唐代社会风气之开放和受胡族文化浸润之深刻。

关于白居易家族,根据其墓志的记载,出自北齐司空白建,陈寅恪先生认为此说颇值得商榷。但白氏为西域胡姓这一论断当并非妄言。白居易之家族既然出于胡种,其婚姻关系和家庭风气浸染胡族之风俗也是理所当然。

现在我们从上述的四段来看白居易家族的婚姻关系:

从《故巩县令白府君事状》一文中,我们可以得出白居易家族的世系表:

建——士通——志善——温——鍠

《襄州别驾府君事状》一文的世系关系如下

建——士通——志善——温——鍠——季庚

                                    |——白居易,白行简

                       璋——润——陈氏

                              |

                           太原白氏

首先我们来解决《唐故溧水县令太原白府君墓志铭》一文中脱落“温”一代的问题,从该文的行文来看,传抄中造成的失误不是没有可能,但我们也可以从胡化婚姻的角度来看待该文脱落“温”一代的问题。该文的世系表如下:

建——士通——志善——鏻——季康——敏中

白敏中为白居易之同辈,《旧唐书》卷一六六《白居易传附白敏中传》:“敏中,字用晦,居易从父弟也,祖鏻,位终扬府录事参军。父季康,溧阳令”[2]。但这一段墓志中却使白敏中成了白居易的父辈,问题就在于志善和鏻之间少了一个“温”这一辈。

无论从名字的用字来看还是从白居易和白敏中一代逆推,季康和季庚当属同辈,鏻和鍠两人也属同辈。但根据几段墓志铭来考虑,鏻为志善之子,鍠却为志善之孙。喻亮先生认为显然是《唐故溧水县令太原白府君墓志铭》一文在传抄中出现错误,这不是不可能。但该文所写世系从曾祖到祖到父三代一脉相承,出现错误的可能性也甚小。所以我们也可以寻求另一种解法。倘若我们以胡化婚姻关系来看,如果志善婚其小母,而生白温,那么白温从父系而言则为白志善之子,而从母系而言,又是和志善同一辈的,所以白温之子从母系而言自然也就和志善的另一子白鏻同辈了,而白鏻和白温二人当非同母所生,这样似乎可以很好地解决两张世系表中的一张脱落一代的问题了。或许《唐故坊州鄜城县尉陈府君夫人白氏墓志铭》中出现的曾玄混乱也与此有关。

事实上,唐代的风俗以母系为先并不鲜见,而胡化婚姻解决的钥匙也往往必须透过昭穆的顺序从母系着眼。《旧唐书》卷二○○《安禄山传》载安禄山拜杨妃为母一事:

后请为贵妃养儿,入对皆先拜太真。玄宗怪而问之,对曰:“臣是蕃人,蕃人先母而后父。”[3]

又《贞观政要》卷九有云:

“北狄风俗,多由内政”

当时的北方突厥鲜卑等民族,其婚姻习俗往往残有母系社会之余风,如隋千金公主远嫁突厥,一身而婚三世大汗,而论世系也往往从母系计算。而这种习俗也往往浸润到中原的婚姻社会中,因此,唐代的婚姻,上至裴行俭之类的世家大族甚至皇室,下到敦煌文献中所载的普通家庭,婚姻关系采突厥鲜卑之法屡见不鲜。而白家本为西域胡种,受西域文化浸润甚深,其婚姻关系带有胡化性质也并不奇怪。而中原在记述世系时,往往采用父系的计算方式,因此在行文中就往往出现混乱的迹象。

我们再看白居易父母之婚姻关系。陈寅恪先生认为白居易父母为甥舅结婚,为当时的世法所不容,因此影响到了白居易的仕宦生涯,甚至其母因此而发狂至死。而岑仲勉先生则反对这一观点,喻亮先生也认为当时并没有人提及白居易父母在婚姻上与礼法不合一事,因此甥舅结婚一说深可质疑。分歧的关键就在于对《唐故坊州鄜城县尉陈府君夫人白氏墓志铭》一文的不同理解。笔者仔细考察了这篇文章,也发现了一些胡化婚姻的蛛丝马迹。

该文的关键之处有两个,其一,志善之玄孙为什么会成为士通的曾孙,这里就出现了两种解读,陈寅恪先生认为该“曾”“玄”互乙,岑仲勉先生认为应该删除“玄”字。其二,白居易外祖母作为鍠之女,温之孙,自然应该和白居易之父季庚同辈,为什么又写为季庚之姑,这里陈寅恪先生认为是白居易为尊者讳而将“妹”写成姑,而岑仲勉先生认为“温之孙”应为“温之女”(喻亮先生甚至认为这段为多余的衍文,并引《唐故溧水县令太原白府君墓志铭》为证),白居易的外祖母应该是鍠的女弟也就是妹妹。这两种说法各执一词。这两个问题实际是一个问题,即,白居易的外祖母陈白氏到底是季庚之妹还是姑。喻亮先生解决这对矛盾的方法是将:在岑先生去掉“玄”字一说的基础上,认为“温之孙”一句为多余衍文删除,而“延安令鍠”一句中的“延安令”与鍠本人的职务不符,所以将延安令或为温的同辈,这样陈白氏作为“延安令之第某女”就提为季庚之姑。如果按岑先生的解读,“之孙”为“之女”“第某女”为“女弟”,似乎略显牵强。有人认为:鍠字可能是“湟”字或者是“温”字之误。这样通过增加一个人“湟”或者把陈白氏直接作为“温”之女来解决矛盾。解读颇有为结论而校正原文之嫌。所以我认为陈寅恪先生的解读似乎更符合逻辑一些,岑先生认为如果按寅恪先生的解读,那么白居易外祖母为白居易父亲之妹已经是很显然的事情,白居易就没有必要改“妹”为“姑”强做避讳了,此说也确有道理。但笔者认为不妨用胡化婚姻的解读方式去看,这个矛盾似乎可以更好解决。

从此文原文我们可以得出一张世系表:

建——士通——志善——温——鍠——陈白氏(白居易外祖母)——颖川县君(白居易之母)

这里矛盾就在于,陈白氏和季庚同为“温之孙”,鍠之子女,为什么陈白氏成了季庚之姑?要解决这个矛盾,笔者大胆提出一个假设,如果鍠本人仿效其祖志善,娶其父温的小母,而生陈白氏,那么就父系而言,陈白氏和白居易的父亲季庚份属同辈,但就母系而言,陈白氏实为季庚之姑,所以白居易写“季庚之姑”四字,不过是由母系所算而已,前面行文虽然采用中原习惯的父系计算,但此处直写“妹”,似乎过于大胆,所以他采用了母系计算的方式写成了“姑”,也不算奇怪。而有关鍠本人的记载《故巩县令白府君事状》中只提及他有五子而无一女,可能也是这个原因。

至于白居易之父母,就母系而言,颖川县君和季庚二人为中表之亲,两人结婚属于平常之事,但就父系而言,白居易的父母为甥舅之亲。但胡俗先母而后父,因此,无论是他们本人还是当时受胡化影响颇深的社会都没有对这段婚姻关系提出注意。

这似乎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白居易的宦途生涯深受影响而其母亲发狂至死但社会却没有攻击其父母婚姻的现象,盖于当时社会对这种婚姻关系本不为奇,所以未有把柄,但就父系而言,这段婚姻确实属于畸形婚姻,其母不但受胡化婚姻的影响,也有汉族传统礼教影响在内,故实不能接受这段畸形的婚姻关系而已。




[1] 卢向前:《敦煌吐鲁番文书论稿》,江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

[2] 《旧唐书》卷一六六《白居易传附白敏中传》,第4358页,中华书局1975年版。

[3] 《旧唐书》卷二○○《安禄山传》,第5368页。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