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载]品战国(40)  

2008-11-23 11:26:00|  分类: 品战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永禄之变

三好长庆死后,三好家的实权握于松永久秀和三好三人众之手。三好三人众是三好家的三大重臣。其一为三好长逸,此人为三好家的同族,和三好长庆是堂兄弟的关系,也深得三好长庆的信任。其二为三好政康,此人亦为三好家同族中人,为三好长庆的杀父仇人三好宗三之子,在三好宗三失败以后就臣服了三好长庆,从此成为三好家的重臣。其三为岩成友通,此人出身不明,据说也为三好同族之人。这三个人在三好长庆死后,勾结松永久秀控制住了政局。他们与松永久秀互相利用,又互相猜忌,京都的局势就被内乱的阴云所笼罩。

“下克上”这种事情,做多了,是会上瘾的。永禄八年(1565年),松永久秀联手三好三人众进行了又一次的“下克上”,这一次,堪称是战国时代最火暴的一次“下克上”行动,因为松永久秀直接模仿“嘉吉之乱”中的赤松满祐,把“下克上”的矛尖对准了高高在上的幕府大将军足利义辉,而且采取的是公开的杀人放火行为。

足利义辉不是泛泛之辈,他一生中致力于恢复室町幕府的荣光。因此,他不但本人学习了著名剑术家塚原卜伝和上泉信纲的剑法,成为一名赫赫有名的剑豪将军,而且在外交上也主动出击,他介入了武田信玄与长尾景虎,毛利元就和尼子晴久,岛津贵久和大友宗麟等一对对大名之间的争执中,积极充当调停人的角色。另外,他还接受了织田信长、上杉谦信和大友宗麟的觐见,信长甚至允诺帮助他恢复幕府的尊严。

这样一个不听话的将军自然不符合松永久秀这样一个野心家的胃口。他需要的是一个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能对他俯首听命的傀儡将军,足利义辉明显并不符合这一条件。在这一点上,松永久秀和三好三人众的看法是一致的,于是他们一拍即合,决定换掉这个不听话的将军。他们挑好了代替足利义辉的人:义辉的从弟足利义荣,此人足够听话,很适合充当他们利用的工具。另一方面,足利义辉所仰赖的南近江六角家由于遭到浅井家的背叛和织田信长的进攻,自顾不暇,这也给了松永久秀等人很好的机会。

永禄八年五月十九日,松永久秀联合三好三人众,带着军队明火执仗地包围了将军的驻地二条御所,公然向幕府将军的权威挑战。一群人冲进了足利义辉的居城,足利义辉对此也有准备,他从容不迫地提起秘藏的宝刀迎敌,凭借着自己剑豪的出色能力,杀伤多人,在短时间确实逼退了前来进攻的叛乱者。然而,双拳难敌四手,松永久秀的军队越来越多,从四面包围了二条御所,足利义辉在砍杀多人后也受伤多处,被长枪刺死,临终前留下了一句悲壮的辞世诗:“五月雨は 露か涙か 不如帰 我が名をあげよ 雲の上まで”(翻译:五月之雨,譬如朝露,又如泪水,我之名字,扶摇直上,而达云霄),将军的母亲庆寿院也在这次叛乱中殉死。

“永禄之变”的发生震惊天下,松永久秀因此而背负上了弑主的恶名,足利义辉之弟觉庆在奈良的兴福寺出家,在听说消息以后,就在细川藤孝等人的帮助下逃脱,前往投靠南近江的和田惟政,继而辗转越前,最后在织田信长的帮助下宣布自己是合法的幕府将军,此人便是后来的室町幕府末代将军足利义昭。

足利义辉死后,在永禄之变中合作愉快的松永久秀和三好三人众很快反目。事实上,松永与三好三人众之间的关系一直处于恶劣的状态,在永禄之变中,他们不过是心照不宣的互相利用,狼狈为奸的关系。在合作完了以后,双方为争夺利益,自然会陷入分裂。永禄八年十一月,永禄之变后不到半年,三好三人众就突然袭击了松永一方的饭盛山城,身为三好家的继承人的三好义继此时却只好逃到高屋城避难。这次袭击拉开了新一轮京畿大战的序幕。三好三人众的同盟,大和的国人众筒井顺庆配合三人众发动攻势。在松永平定大和国的期间,筒井顺庆作为大和国人众的领袖,一直遭到打压,流亡在外。永禄九年四月,三好三人众和筒井顺庆联军攻打多闻山城,狡猾的松永久秀眼见不敌,就搬出了堺的商人津田宗达作为调停人,三好三人众眼看已占优势,于是就接受了调停的建议。

不过这一次的停火不过是一个短暂的插曲。永禄九年六月,筒井顺庆夺回了被松永占据的居城筒井城。局势向着更利于三人众的方向发展。同月,三好三人众举行了三好家的家督继承仪式,拥立三好义继为家督,并操纵三好义继发动了对松永久秀的讨伐。

永禄十年,三好义继因为与三人众的不和而逃奔信贵山城投奔松永久秀,双方的战争陷入了白热化状态。三好义继的逃亡激怒了三好三人众,他们联合筒井顺庆再次出兵多闻山城,十月,三好三人众与筒井联军在奈良东大寺布阵,东大寺为一座华严宗的佛教寺院,始建于奈良时代,其金堂因为供奉着一座卢舍那佛而被称为大佛殿。十月十日子夜时分,松永久秀与三好义继出兵奇袭东大寺的三好筒井联军,夜袭中,东大寺的大佛殿被兵燹所及,起了火灾,到丑时,东大寺大佛殿回廊已经化为一片废墟。当然,也有材料认为,这是松永久秀在夜袭中悍然放火,烧毁了东大寺,以松永久秀无法无天的一贯性格来看,这样的行为不是不可能的。

不论东大寺火灾的凶手是否松永久秀,这一次夜袭至少看来收效甚佳,东大寺的雄雄大火显然吓住了三好三人众和筒井顺庆,使松永久秀暂时得到了一次胜利。不过由于三好三人众与筒井联军的人数优势,战局随即逆转,三好长逸诱降了饭盛山城,从而使三好筒井联军控制了大和国的局势。到第二年六月,信贵山城被攻克,九月,三好与筒井联军向多闻山城东侧发起了攻击。

在松永久秀岌岌可危的时候,一名霸主式的人物出兵上洛,正是他的出现,挽救了松永久秀,而狡猾的松永久秀此时也及时抓住了这一时机,反败为胜。

四、反复无常

永禄十一年九月,织田信长拥足利义昭上洛,这一次上洛不但是信长天下布武的开始,也给危难中的松永久秀送来了一根救命稻草。松永久秀是一只老狐狸,他凭借他多年的敏锐嗅觉认定无论是三好三人众还是筒井顺庆都不是信长的对手,如果在此时投靠信长,肯定能够获得最大的利益。于是,九月二十七日,松永久秀带着儿子久通和三好义继到了芥川山城迎接信长,松永久秀献出了他所收藏的名茶器“九十九发茄子”和名刀“天下一振の吉光”,作为降伏信长的见面礼,同时允诺献出人质。信长接受了松永久秀的降服,并允许赦免松永久秀杀害将军的罪名,帮助他取得大和的支配权。

在信长的帮助下,松永久秀展开了反攻,在得到细川藤孝、和田惟政和佐久间信盛的援军后,松永久秀于十月夺回筒井城,接着,松永久秀势如破竹,平定大和,三好三人众和筒井顺庆反而成为了丧家之犬。

信长上洛的成功可以说松永久秀出力甚多,松永久秀因此得列为织田家的重臣之一。元龟元年,信长出兵讨伐越前朝仓义景,但却在途中得悉了妹夫浅井长政背叛的消息,信长面临遭受两面夹击的危险,被迫分散撤退。在撤退过程中,松永久秀主动请缨,说服了近江国的朽木元纲,让他为信长让出一条通道,松永久秀又立一功。

事实上,信长对松永久秀的性格并不是没有了解,不过他是一个极端自信的人,他深信自己可以压服这个诡计多端的老狐狸,不过遗憾的是,松永久秀却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当幕府将军足利义昭与信长关系破裂后,松永久秀血液中一直存在的叛乱癖病毒就开始蔓延开来。

元龟元年(1570年),在足利义昭的背后策划下,以武田信玄、浅井长政、朝仓义景等方面组成了严密的信长包围网。足利义昭是一个颟顸的家伙,他全然忘记了三好三人众之流是如何对付他的兄长足利义辉的,他在利益面前冲昏了头脑,把三好三人众也招纳进了他所罗织的包围网中。于是京都再度面临战火威胁。而惟恐天下不乱的松永久秀也在这个时候蠢蠢欲动,元龟二年,松永久秀和三好三人众达成了和睦协议,暗通武田,在信贵山城树起了反帜,信长的周围危机四伏,按现在的话来说,元龟的初年是信长从“牛市”转向“熊市”的转折点。而信长为稳定畿内局势,立刻上洛,松永久秀未料到信长如此快地出现在京都,于是立刻降伏。

不过这样的降伏在双方看来都只是一种表面功夫,信长经过这一次以后,对松永久秀的性格也大有认识。而松永久秀的谋反行为也给他的一个死敌——筒井顺庆带来了一个向信长邀功领赏的机会。元龟四年,武田信玄上洛,在三方原击败信长的同盟德川家康,但是却在途中病死。然而这一年三月,足利义昭依仗着武田上洛,有恃无恐,与信长公开决裂。松永久秀和三好义继也看准了这个时机,举旗响应。不过他们都没料到武田信玄的上洛却因为天不假年而半途而废,同年,没有了武田威胁的织田信长发起了反攻。朝仓和浅井先后被灭。天正元年(元龟四年改元天正)七月,信长流放足利义昭,终结了室町幕府的历史。十一月,联合松永久秀谋反的三好义继被织田军围剿而身亡。而松永久秀也在这个时候遭到了筒井顺庆的疯狂反扑,损失惨重。眼看大势已去的松永久秀又一次做了“识时务者”,他把多闻山城献给信长,又一次宣布投降。

被松永久秀三番两次背叛的信长对这个人物啼笑皆非,他曾经不无讽刺地评价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叛乱癖患者:“这个家伙一生中做了三件别人都不敢做的事情,第一就是杀死了幕府将军,第二就是把主君三好家弃如敝屐,第三就是烧了东大寺。”信长的话中似乎还带有一种欣赏的意味。松永久秀的那种“敢为他人所不为”的精神似乎和信长的性格很为投缘。

不过信长并不会因为他们的性格投缘而轻易地饶过背叛者,他的理想是建立“平安乐土”,而松永久秀的行为是和信长的理想背道而驰的,这就导致了松永久秀最后的悲剧结局。

天正五年,信长为稳定大和国的局势,决定将大和国的权力授予在大和影响重大的筒井顺庆,筒井顺庆与大和的国人众关系密切,又在大和有着很高的声望,因此被信长挑选为大和国的统治者。这一任命也引起了松永久秀的不满。他和筒井顺庆是夙敌,自然不希望对手跑到自己的领地来作威作福。而此时,信长正在全力应付上杉的入侵以及与石山本愿寺的战争。于是,松永久秀于同年八月撤回了协助信长进攻石山本愿寺的兵力,宣布谋反。

但松永久秀选择的谋反时机并不好,以他的才能来看,他似乎不应该选择这个时候,因为上杉一方面,在冬天北国下雪封路之前将会返回春日山城,此时已交八月,上杉肯定无法在冬天之前打倒强大的信长而达成上洛,何况信长一方也有柴田做充分准备。至于石山本愿寺一方,自顾不暇,根本不可能抽出精力来呼应松永。何况这个时候,信长身边仍然有明智光秀、羽柴秀吉等一大批可资利用的军队。松永久秀这一次谋反,已经成为一种行为艺术。

信长在听说松永谋反以后,立刻对以前所未有的强硬态度,他将松永久秀作为人质两个孩子在京都六条河原处死,表明自己不姑息叛乱的决心。十月,信长派嫡子织田信忠为总大将率军,联合明智光秀,丹羽长秀、羽柴秀吉等部,向信贵山城压来。松永久秀这一次想必是意识到时日无多,因此也摆出前所未有的强硬姿态,信长多次派人劝说他献出茶器平蜘蛛茶釜投降,但松永久秀从容面对大军压境,坚决不降。十月十日,织田军发起了总攻击,松永久秀与儿子久通一起在信贵山城的天守阁自焚,据说他死前把爆炸物放进了名茶器平蜘蛛茶釜中,这一件名品就随着他一起灰飞烟灭了。

松永久秀虽然是一个“叛乱癖患者”,但他并不是一个令人唾弃的人物。在今天,仍然有不少日本人津津乐道于他的故事。据说他和曹操一样,有中风之症,在死前因为怕中风手抖而无法切腹,所以特地进行了针灸,因此而被人认为是勇敢之举。他的一次又一次谋反,也被人视为一种特立独行,蔑视权威的行为,而他的谋反却能得到信长的一次次容忍,或许,信长也是在欣赏他的才华。或许,喜欢信长的人,往往也会和这个谋反癖患者有着一些共鸣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