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载]品战国(3)  

2008-01-08 21:50:00|  分类: 品战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节、应仁之乱

应仁元年(1467年),日本爆发了大规模的战乱,这一场战乱波及全国,持续长达十年之久。这场战乱以其开始的时间为名,被称为“应仁之乱”。一般认为:应仁之乱是日本战国时代的开始。许多历史书里对这场战乱语焉不详,事实上,应仁之乱的深层原因,要从室町幕府建立的时候说起。

一、八歧大蛇

日本有一个上古传说,这个传说也记载在《日本书纪》之中,就是著名的“八歧大蛇”,传说中的八歧大蛇是一条有八个脑袋的怪物。而我们这里说的八歧大蛇指的是室町幕府,为什么这样比喻呢?这要从室町幕府的建立开始说起。

足利尊氏建立幕府的过程波折重重,在消灭北条时行后,足利尊氏开始在镰仓培植自己的势力,这就引起了后醍醐天皇的不满,于是,天皇派出了讨伐军,讨伐军却在骏河和箱根两战两败,足利尊氏占据了京都,天皇逃到了比叡山。也许是胜利来得太快了,足利尊氏在京都还没站稳脚根,就遭到天皇军队的围攻,一再失利后,不得不将京都拱手相让,逃到九州,第二年3月,足利尊氏卷土重来,击败楠木正成和新田义贞两人,再次进入京都,拥立光明天皇,同时将后醍醐天皇从比叡山上“请”了下来,囚禁起来,逼迫其将代表皇权的三种神器传给光明天皇。

后醍醐天皇在传位后不久,南逃到吉野山,另立朝廷,日本开始出现了南北朝对峙的局面。所以室町幕府从一开始就处在时刻面临战乱的局面中,正是这种局面让室町幕府成为了一条八个脑袋的八歧大蛇。

这条八歧大蛇的八个脑袋就是“关东公方”和“三管四职”。这后面有很复杂的关系,我们先从“关东公方”说起。

在南北朝对峙的局面下,幕府的所在地就设置在京都,一来京都靠近南朝,便于幕府及时对南朝的动向做出反应,二来控制京都有很深刻的舆论意义。但京都地处日本的中央,幕府设置在京都,对北方关东地区的统治就有点鞭长莫及。在这种情况下,足利尊氏采用的办法就是派次子足利基氏统领关东和附近的武藏、甲斐、伊豆等十州,这一统领的据点设在镰仓,所以称为“镰仓公方”或者“关东公方”。这就是室町幕府这个蛇身上按上的第一颗脑袋,而且这个脑袋硕大无比,几乎和身子等长,长到了畸形的地步。而这个脑袋的麻烦之处还在于,它长了两颗毒牙,就是“关东管领”的职务,关东管领是关东公方的政务协助者,一般由上杉家世袭,上杉家分为山内上杉家和犬悬上杉家,我们所说的两颗毒牙就是这两家。关东管领由两家轮流世袭担任,关东的势力也分为三股:关东公方的直属“奉公众”;山内上杉家势力和犬悬上杉家势力。两颗毒牙咬到舌头,就会危及脑袋的安全,应永二十三年(1416年),犬悬家的上杉氏宪就不满关东公方重用山内家的上杉宪基,发动了对关东公方的叛乱,幕府出自自己的利益支持公方,这场“上杉禅秀之乱”就以关东公方获胜宣告结束。山内上杉家的势力开始膨胀,幕府也从中看到了两颗毒牙的作用,极力拉拢剩下的山内家。在此后的关东战乱中,山内家这颗毒牙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另外七个脑袋就是“三管四职”。三管四职的由来还要从镰仓时代开始说起,在镰仓幕府建立以后,幕府中央设立了政所和侍所和问注所,政所是辅助将军进行政务处理,侍所则是进行幕府的警备工作,问注所是司法机关。在室町幕府建立以后,也把这样的机构设置沿袭下来,设置幕府的管领和侍所,原来的政所和问注所重要性大大下降。而关键的部门:管领和侍所都由有力的守护大名世袭担任。其中管领一职由斯波、细川、畠山三家守护大名轮流担任,称为“三管领”,侍所的行政首长所司由赤松、山名、一色、京极四家担任,称为“四职家”,两者合称为“三管四职”。实际上,“三管四职”不仅仅只是垄断幕府官职而已。

在室町幕府建立后,在各地任命了同族和亲信的武士作为守护,这些守护有着很大的权力,他们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地方的财政、军事、民政、司法一把抓。在镰仓时代,武士作为御家人,直属于将军,和将军保持主从关系,而室町时代,武士也开始和地方的守护建立起主从关系,守护就成为割据一方的土皇帝,进而演变成守护大名。将军对守护大名势力的扩张从一开始的竭力抑制到后来终于无可奈何,室町幕府逐渐成为一个松散联合政权的首脑,将军的权力只在直属领地里有效。

“三管四领”就是当时最有权势的守护大名,他们不但垄断了幕府官职,在地方上也各树一帜,拥有雄厚的实力。幕府在决定重大事件的时候,往往要召开“重臣会议”来征求强力守护大名的意见,甚至将军职务的承袭也要获得守护大名的首肯。

就这样,在幕府这个身子上,按上了关东公方这个大脑袋和“三管四职”七个小脑袋,八个脑袋各有打算各怀鬼胎,同时,脑袋里还毒牙丛生,随时准备互相噬咬,甚至危及身子的安全。室町幕府就是这样一个怪物,一条奇特的八歧大蛇。

二、义教之死

如上所述,室町幕府在建立之初,就埋伏着种种的危机。这条怪异的“八歧大蛇”迟早会吞噬到自己。而嘉吉元年(1441年),将军足利义教的死及其前后发生的一系列大变故,则是这条“八歧大蛇”的一次集中大发作。

足利义教是室町幕府的第六代将军,他幼年出家,正长元年(1428年)还俗,在他的哥哥足利义持死后,在重臣的支持下就任将军。事实上,足利义持在将军继承人选上并没有完全的决断权,他的提名还必须经过“三管四职”这些重臣的同意和支持。因此,他索性把提名的权力推给了重臣会议。于是在畠山满家的主持下,决定由出家的足利义教还俗担任新的将军。

义教的死,事实上和义持义教两代将军的“削藩”政策有着深刻的关系。在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时代,南北朝的局面结束了,足利义满设置“三管四职”体系本意是让这些守护大名互相争斗,给幕府各个击破的机会,但事实上“三管四职”为代表的守护大名却已经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局势。于是,从足利义持开始,幕府就着手采取行动,而足利义教的措施更激烈,他把手伸向了权势熏天的“三管四职”家。

室町幕府时代,地方守护大名的地盘固定由一家世袭,某家固定领有一个或几个国的守护职,并世袭担任。所以,足利义教采取的措施,就是干预这些守护大名的承袭,或者用中央派遣的重臣取代原有大名,或者在守护大名家族内部另选人选来代替原来的继承人。足利义教就是综合使用这些方法来“削藩”。

“三管”之一的斯波家也不能幸免,斯波家在足利义持时代就开始凋落,义教拉拢“三管”之一的细川家,打击另两家尤其是畠山家,永享四年(1432年)斯波义淳的管领职务被罢免,并转给细川持之。同时把斯波家的长子的继承权废黜,命令斯波家的次子还俗出任继承者。

接着,义教又把手伸向“四职家”,永享七年(1435年),足利义教剥夺山名时熙的长子山名持熙的继承权,将之交给次子山名持丰;永享十一年(1439),又把京极家的继承权从京极持光的弟弟手中夺走,转让给京极高数。足利义教把这一系列移形换影的手法使用得炉火纯青,把“三管四职”等有力守护大名基本上玩儿个遍。

同时,足利义教对其他的反对势力也是下手毫不留情,永享五年(1433年),他为了惩罚寺社势力,一把火烧了比叡山延历寺的根本中堂。延历寺是日本佛教天台宗的圣地。日本佛教高僧最澄于唐贞元二十年(公元804年)随遣唐使抵达浙江明州的鄮县港,然后前往天台山学习佛法,最澄返国后,选择了与天台山风景相似的比叡山建立了延历寺,并于日本大同元年(公元806年)上表《请新加法华宗表》,从而正式创立了日本天台密宗。历来,延历寺不但是一个佛教寺院,还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日本国内的军事力量从来不敢对延历寺动手,一是因为不能动,因为它是一个佛教圣地,一动,就等于冒着被老百姓戳脊梁骨的危险,二是因为不敢动,因为它手里还有一队颇有实力的僧兵。而足利义教这个枭雄则偏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动上一动,他立刻被扣上一顶帽子——“万人恐怖”。

玩完了“三管四职”,足利义教就向大脑袋“关东公方”动手,在“上杉禅秀之乱”后,山内上杉家成为一支独秀的力量,和关东公方公然分庭抗礼,关东的地方守护也因此分为两大派:支持关东公方的“奉公众”和支持山内上杉家的势力。幕府就从这两雄对峙的局面中渔利,拉拢山内上杉家对付关东公方。在将军足利义持死后,关东公方足利持氏认为自己才有权继承幕府将军,于是,幕府和关东公方矛盾激化。足利义教甚至亲自到骏河,借口游览富士山,跑到关东公方家门口耀武扬威搞军事威胁。同时,足利持氏正在收拾“上杉禅秀之乱”以后的烂摊子,他全力进攻在那场战乱中支持犬悬上杉家的守护大名,这些守护人人自危,就跑去投靠幕府。足利持氏收拾烂摊子的结果有两个:一是关东公方在这一过程中获得了大量的土地和人力资源,实力暴涨,引起了幕府和山内上杉家的不安。二是山内上杉家发现自己已经不可避免要和关东公方起冲突,于是双方走向公开决裂。于是,在永享十年(1438年),关东公方足利持氏发布征讨山内上杉家的上杉宪实的命令,足利义教这个枭雄一见到这样的机会,又怎么可能放过?立刻决定支持上杉宪实,派兵参战。在幕府的支持下,上杉宪实拿到了反抗公方的靠山,关东对公方不满的大名家接到幕府的讨伐令,纷纷加入,关东公方战败,足利持氏在永安寺自杀。这场“永享之乱”的最大受益方却是幕府,关东公方从此一蹶不振。山内上杉家还要应付关东的“奉公众”的残余势力。关东地区继续战乱,已经无法形成和中央对抗的局面了。

“永享之乱”这一战,足利义教打得漂亮之至,他借力打力,割掉了“八歧大蛇”最大的一颗脑袋。有了这场胜利垫底,相信他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永享十二年(1440年),足利义教在出军途中搞了一次阴谋,他把一色义贯和土岐赖持两人召到军中,突然下令斩杀两人,同时将一色和土岐家的守护职剥夺:三河守护授予细川持常,若狭守护授予武田信荣,丹后与北伊势守护授予一色教亲。削藩行动从原来的插手承袭发展到了杀人夺权,足利义教的恶名又提高了一等级。嘉吉元年(1441年),足利义教再度出手,这次的目标是“三管”之一的畠山家,畠山持国的家督位被剥夺,连同他所拥有的河内、纪伊、越中三国守护职务一并转给了畠山持永。

足利义教的“削藩”手段实在是太频繁太激烈了,“三管”中,细川被拉拢,斯波、畠山都被整了,“四职”里,山名、京极、一色都有涉及,还剩下的一家就是赤松家。事情发展到这时,赤松家自然就起了“下一个肯定就是我”的想法。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这个笨道理赤松家还是明白的。于是,在嘉吉元年(1441年),赤松家抢先发难了。

赤松家的赤松满祐一直受足利义教的信任,担任侍所别当这个要职,同时控制美作、播磨、备前三国。但在“削藩”行动中,赤松家和将军的关系也开始降温,永享十二年(1440年),足利义教把赤松满祐的弟弟赤松义雅的封地转给赤松贞村和细川持贤,据说赤松贞村此人还和义教有某种“超友谊”的关系。而当年九月,足利义教罢免赤松满祐的侍所别当职务,则更是被赤松家看成一个信号,将军要对赤松家动手了,于是,他们在第二年先发制人。

赤松满祐不是个泛泛之辈,早在足利义持时代,因为足利义持要把赤松家的播磨国转给赤松持贞,赤松满祐就大为不满,公开造反,酿成“应永之变”,这场叛乱后来有个戏剧性结局,赤松持贞和将军家的女人私通,被迫自杀,赤松满祐则被赦免。这也说明赤松满祐是个绝对的刺头子,肯定不会为人鱼肉。在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后,嘉吉元年六月,赤松满祐在自己的家里开了一场鸿门宴,宴请将军足利义教,细川、山名、京极等大名全部到来捧场,酒到半酣,赤松满祐的儿子赤松教康拉着一群人拿着刀冲杀进来,对着毫无防备的宾客就是一阵乱砍,将军足利义教被当场砍杀,京极高数、山名熙贵等守护大名也从陪客变成了陪杀的冤魂。管领细川持之见势不妙,拼命逃出,召集军队把赤松家围了起来。赤松满祐在鸿门宴以后,在自己的宅第里放了一把火,然后优哉游哉得逃出了细川持之的包围圈,把将军脑袋往庙里一放,扬长而去。跑到播磨国组织军队。幕府立刻做出讨伐的决定,细川持常和山名持丰分别率领军队于七月出发进攻播磨国, 九月二日就攻克赤松满祐固守的坂本城,赤松满祐逃到城山城,九月十一日,山名持丰攻克城山城,赤松满祐纵火自杀,这场“嘉吉之乱”就以一场鸿门宴的闹剧开始,以赤松家的失败宣告结束。将军足利义教之死,迫使幕府停止了大规模的“削藩”行动,从此,幕府对地方守护大名基本上失去了控制,而日本的政局也开始走向不断战乱的年代。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