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还原乾隆之第二十部:再征金川  

2008-01-07 18:57:00|  分类: 还原乾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部:再征金川




    乾隆十二年到十四年的金川战争事实上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成果,朝廷只是体面地获得了一个结束战争的借口——金川入贡了。这使大金川的实力没有受到实际打击,事实证明:对敌人的放纵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虽然这种放纵是迫不得已的。大金川在乾隆三十年后,又开始了兴风作浪。
    乾隆二十三年,莎罗奔死,继承他的金川土司是郎卡,郎卡这个人确实是个桀骜不驯的家伙,从他继位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按惯例,土司继位,必须由周边地区的土司共同具结,签保证书,然后上奏。但郎卡这家伙和周边地区的土司关系全不好,没人愿意为这个讨人嫌的家伙签保证书,于是,当时的四川总督开泰特地上奏,建议给他免去具结这道手续。乾隆回信表示同意,同时加了句话:“告诉郎卡,好好做人,老实点,不要给我惹事。”
    乾隆的警告郎卡当成了耳边风,刚接位不久,郎卡就侵犯丹坝,开泰立刻派守备温钦等去金川“诘责”郎卡,乾隆知道后就把开泰教训了一通:“郎卡明显是个野心家,哪是你派人去骂就能骂出结果来的。就算你骂到他服了,你能保证以后他不会再犯错误?现在九个土司的军队集合起来,那就派出去讨伐郎卡,打到他服。”开泰接到这封上喻,就自作聪明,一方面接受郎卡的进谒,并抚慰郎卡,一方面暗中下令九大土司进军金川,乾隆听到这个消息后,对开泰更不满意:“我泱泱大国,以诚信为本。这件事本来是郎卡侵犯别的土司境,导致他们之间结成冤家,所以你应该光明正大,宣布朝廷政策,派人讨伐郎卡,对郎卡的使者表示拒绝,这样才是朝廷大臣的风范,现在你用阴谋诡计,一方面笼络郎卡,一方面又想阴他,郎卡本人就是个狡猾的家伙,你能指望骗过他?”乾隆立刻把开泰撤职发到伊犁前线去了。
    接位的四川总督阿尔泰是满洲正黄旗人,在内地治水功绩显赫,所以乾隆把他调到四川担任四川总督。四川总督这个位置事实上也是乾隆时期最难做的官之一,因为他必须要和金川打交道,阿尔泰的前任开泰就因为这个事情丢了顶戴。所以,阿尔泰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再搞那些花花肠子,提出“以番制番”的政策,派金川附近的绰斯甲布诸土司率土著军队进攻金川,郎卡被迫表示投降,归还所侵占的丹坝碉卡,阿尔泰的座右铭应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郎卡来降,他立刻表示同意,乾隆也表示同意,但他警告阿尔泰不要就此懈怠,要时刻小心郎卡这家伙。
    实际上,坐在四川总督这个位置上,就像坐在维苏威火山口,一刻也不能懈怠。郎卡去世后,金川的形势反而更恶劣的,这次不但大金川闹了,小金川也开始闹。乾隆三十五年,小金川土司僧格桑侵犯鄂克什,阿尔泰亲自赶到了达木巴宗,僧格桑很老实,听说总督大人来了,立刻服输,退还侵占的土地。阿尔泰这次“宣抚”成功,尝到了甜头。乾隆三十六年,继承郎卡位置的大金川土司索诺木进攻革布什咱,小金川的僧格桑也再次入侵达木巴宗,阿尔泰就大谈“招安”:“臣认为如果出兵进攻金川,耗资巨大,而且需要兵力也多,不如叫董天弼带兵吓唬他们一下,然后让游击宋元俊去招安。”乾隆是个主战派,看到“招安”的贴子,当然很恼火,革掉阿尔泰的总督和大学士职务,留在四川管理军饷,命令桂林代为四川总督,定边右副将军温福为督军。
    温福和桂林走马上任后,就把乾隆“主战”的意图贯彻到底,根据乾隆的作战部署:先打小金川,不惹大金川。两人商议:温福为西路军,桂林为南路军。南路桂林上奏要求增兵,乾隆同意,分给他陕、甘兵三千人,桂林初期也算打得不错,收复约咱后,攻克东山梁大小碉堡五座、石卡二十余座。乾隆对桂林非常满意,表扬他的同时也不忘记称赞下自己:“我偶尔用了你,没想到你那么争气,这全是你在军机处半年来耹听我教诲的结果啊。”桂林接到乾隆的表扬后,再接再励,乾隆三十七年,攻克卡丫,再连克郭松、甲木、噶尔金。西路温福进展也不错,温福分兵三路:温福本人出巴朗拉,提督董天弼从甲金达进攻达木巴宗,前四川总督阿尔泰从约咱进攻僧格桑。乾隆三十六年十二月,温福在巴朗拉大战三天三夜,击败金川军队,三十七年正月,攻克达木巴宗,然后分兵两路,左右夹击,连克资哩、东玛、克路顶宗、喀木色尔、得玛觉乌等地,小金川僧格桑的父亲泽旺被抓,僧格桑本人逃到大金川寻求索诺木的庇护。
    清理了小金川,接下来就要进攻大金川了,桂林建议乘索诺木还没准备的情况下,分兵五路进攻,并和温福合作,以当地的革布什咱土司为内应,先收复革布什咱,再进攻大金川。桂林的战略方针得到乾隆的首肯,并贯彻实施。桂林在札哇窠山梁縋崖设伏兵,大败金川军队,进而轻松占领革布什咱,这个时候,桂林却谨慎起来,下令停兵在边界待命,乾隆立刻指责桂林不乘胜抓住时机,进攻没有防备的索诺木。于是,桂林在乾隆的不断催促下,再次进军,在进攻达乌东岸山梁的战役中,勇将薛琮战死,全军覆灭。桂林作为主帅,承担连带责任,革职,南路军由阿桂为新任主帅。
    阿桂接任后,与温福商议,再次互相合作,两路进攻。阿桂的南路军从当噶尔拉进入大金川,温福的西路军从功噶尔拉进入大金川。温福在前期的战争中,进展顺利,因此他十分刚愎自用,听不进下属的意见,沿用讷亲、张广泗两人的老方法,强攻金川的碉堡,一个个碉堡打过去,清军损失巨大,又疲惫不堪,温福自己每天喝酒,这就引起参赞伍岱的不满,他秘密上奏弹劾温福,温福听说后也上奏弹劾伍岱,乾隆命令命丰升额及额驸色布腾巴勒珠尔两人去查此案,温福摸清了乾隆的脾气,再上奏说额驸色布腾巴勒珠尔朋党,乾隆一看,朋党可是大问题,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命令额驸色布腾巴勒珠尔把伍岱抓到热河审问,判决:发配伊犁。
    用政治斗争解决了军队中的反对派,温福继续向前推进,乾隆三十八年春,温福到达功噶尔拉,但被金川人阻住,温福绕道进攻昔岭,驻军木果木,提督董天弼屯兵底木达,这两个地方是本来小金川土司的地方,索诺木听说后,就派小金川土司去结连小金川当地的土著一起谋反,军中的投降土著也群起配合,先攻破底木达的清军大营,董天弼战死,再袭击木果木。温福犯了一个巨大错误——没有看好山后要隘,金川军从山后突然袭击,拿下炮局,切断水道,清军一拥入营,金川人用大炮轰破营防,清军完全崩溃,温福中枪阵亡,清军一溃千里,小金川完全丢失,桂林和温福两个人近两年耗资三千万,调军七万余而取得的成果在一夜之间全部付诸东流。参赞海兰察救援不及,只能从小路慢慢退却。阿桂失去了温福一路的配合,也只能退驻达河。
    乾隆接到惨败的消息十分震惊,他重新部署,任命阿桂为定西将军,明亮、丰升额为副将军,舒常为参赞大臣,调健锐、火器两营,黑龙江、吉林、伊犁额鲁特兵五千增援金川前线。阿桂这员福将成为金川战争的总指挥。
    阿桂到底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将领,在接任后,十月,攻下资哩。阿桂接受了当地土著人木塔尔的建议,分兵两路,攻取美诺,不过七天,就收复了小金川。
    乾隆三十九年正月,阿桂到达布朗郭宗,下令,每人带十天口粮,分兵三路,连克喇穆左右二山,赞巴拉克山、色依谷山。二月,攻克金川要地勒乌围的门户——罗博瓦山。金川人退到喇穆山,阿桂派海兰察从小路抄到山后,两路夹击,再下一山,乘胜进占萨甲山岭。当时,僧格桑在大金川病死,大金川人见势不妙,就把僧格桑的尸体献上,阿桂不买帐,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继续进攻,到十一月,金川东北全部落入阿桂之手。
    战事进入乾隆四十年,阿桂连战连捷,二月,攻克沿河斯莫思达寨。四月,攻克木思工噶克丫口。五月,攻克下巴木通及勒吉尔博山梁,进占得式梯,再攻克噶尔丹寺、噶明噶等寨,七月,攻克昆色尔及果克多山、拉栝寺、菑则大海山梁,再克章噶。八月,攻克隆斯得寨,再克勒乌围。乾隆对阿桂十分满意,赏赐红顶子一顶。乾隆四十一年正月,阿桂肃清了金川各处碉堡哨卡,三路合围最后的据点——噶拉依。大金川土司索诺木众叛亲离,他的母亲、姑姑、兄弟纷纷出奔投降。在阿桂这样的猛将面前,索诺木内心充满了无奈,亲自捧着印信,带着妻子、喇嘛、大小头目到清军大营投降,第二次金川战争在历时五年,耗资7000多万,死亡上万人之后,终于获得了让朝廷满意的实质性结果,金川最终获得了平定。
    二征金川的成功具有历史性意义,从此,朝廷开始在金川推行改土归流和屯田制度,到乾隆五十年以后,金川当地的经济获得了很大的发展,和内地的联系也大大增强。
    在这场战争中,最大的功臣就是猛将阿桂,他在战后被封为一等诚谋英勇公,加封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军机处行走,成为乾隆朝后期的一名重臣。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