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还原乾隆之第十七部:征缅之役(下)  

2008-01-07 18:53:00|  分类: 还原乾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七部:征缅之役(下)




    乾隆选中的这位亲戚,不是《还珠格格》里忧郁的五阿哥永琪,历史上的永琪体弱多病,在乾隆三十年十一月被封为和硕荣亲王,荣亲王这个头衔似乎也很不吉利,永琪不到一年就死了,当然不可能参加乾隆三十三年以后的征缅战争;当然也不是那位说话酸溜溜的虚构“额驸”福尔康。这位亲戚在清史上大大有名,他是清朝事业最成功的皇帝小舅子,乾隆爷的御用“救火队长”傅恒。
    傅恒在第一次金川战争的时候曾经出场来收拾张广泗和讷亲两人留下的烂摊子,现在,乾隆爷又需要一个台阶下,所以他又想起了这位专业的台阶制造者,傅恒也就义不容辞地要为他姐夫到云南跑一场,接过征缅军最高统帅这个受诅咒不吉利的职务。
    乾隆三十三年二月,乾隆任命傅恒为经略,全权处理征缅战争的各项事务。乾隆对他的小舅子也很照顾,给他配了一副豪华班底:副将军阿里衮、副将军阿桂、参赞大臣舒赫德。这些人个个都是在西北等地征战多年伤疤满身的猛将名帅。同时,乾隆调拨了京师、索伦、吉林等地的满蒙精锐部队一万三千六百人交给傅恒作为援军,加拨白银200万两作为军饷,抽调福建和广东水师辅助进攻,各种大炮制造材料、火箭、火罐和去瘴药物都运到前线任意使用。乾隆三十四年,经过一年的准备,傅恒准备出兵,为表示对这场战争的重视,乾隆亲自在太和殿举行饯行仪式,亲手赏赐傅恒御用甲胄一副。傅恒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应付这场难缠的战争。
    四月,傅恒到达云南,和先期到达的舒赫德等人会合,共同商量进兵方略。云南到缅甸地区地形复杂,多山区多热带雨林,在丛林中瘴气弥漫。所谓的“瘴气”,在《淮南子》中写作“障气”,古人认为这是流行在南方丛林中的一种毒气,是毒虫身上散发出来的,甚至也有神化或者妖魔化的说法。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看,瘴气应该是丛林地区流行的一种严重的疟疾,传播的主要媒介是丛林中肆虐的蚊子和其他吸血类昆虫。所以,在农历的六七八月雨季或炎热季节时期,非常不适宜在这一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但傅恒很有逆向思维能力,他认为如果拖到九月霜降再采取军事行动,缅甸人就有了防备,而且清军空坐几个月,劳师糜饷,浪费时间也浪费朝廷的军粮,他果断决定在农历七月最炎热的时候出兵进攻。傅恒亲自率军渡过戛鸠江,沿江西岸南下猛拱、猛养,阿桂和阿里衮则督造水军,随后跟进。傅恒选择了蛮暮地区翁古山野牛坝作为建造船只的地点,发动当地居民,给予工资,伐木造船。到七月,万事俱备,正式出师。
    傅恒原计划亲率九千多人渡过戛鸠江,但军队没有集中,所以他只带了四千人从腾越出发上路。乾隆听说小舅子只带了那么少的人,立刻催促各路没有集中的部队立刻赶上,同时让傅恒的儿子福隆安把木兰秋围中打到了一头狍子带到云南前线让傅恒尝尝鲜。傅恒进展顺利,刚到戛鸠江畔,猛拱大头人脱猛乌猛、头人贺丙等人就跑来投降,傅恒在沿江各寨土司的夹道欢迎中顺利过江,过江后猛拱后土司浑觉也跑来投降,傅恒兵不血刃拿下了猛拱。乾隆很高兴,赏了他一顶三眼孔雀翎,傅恒心里也知道这个姐夫不好惹,事办得好,姐夫高兴的时候赏个什么给你,事办砸了,脑袋都要给姐夫送去,傅恒知道这事远远还没到办好的程度,所以很“谦虚”地推辞了。拿下猛拱后,傅恒继续南下,攻克四座营寨,拿下猛养,进而到达暮腊,再进抵新街地区。在这一过程中,傅恒几乎没有遇见什么大的抵抗,可以说是兵不血刃地到达了新街,唯一抵抗清军的是缅甸的恶劣天气和瘟疫疾病,清军的非战斗减员十分严重。
    阿桂和阿里衮也进展顺利,从虎踞关出发到野牛坝,建造船只完成后,和来援的广东福建水师会合,分兵三路:阿桂在江东岸,阿里衮在江西岸,哈国兴率领水军在江中。三路齐头并进,来到新街和傅恒大军会合,就在新街地区和缅甸军进行了一场战略性决战。战役开始,阿桂首先与缅军接触,阿桂下令步兵以弓箭和枪炮进行火力压制,骑兵在步兵的配合下发起冲锋,缅甸军队在阿桂的冲击下溃散,中央水师在哈国兴的指挥下,利用上风的优势天时,顺风而下,击败了江中的缅甸水军,突破缅甸军防线,西岸的阿里衮也同时击溃了西岸的缅甸军队,新街战役大获全胜。
    新街的胜利让乾隆感觉很高兴,小舅子出马,到底是一个顶俩,乾隆爷看着小舅子送来的缴获品——缅甸军大旗,得意地写了首诗送给小舅子,表彰他的赫赫战功。但新街的胜利也不能掩盖清军遇见的严重问题,疾病的流行越来越严重,副将军阿里衮虽然在新街横刀立马威风八面,却在疾病面前倒下,不久病故。傅恒带着这样一支军队继续前进,到达老官屯。
    老官屯是清军的噩梦,明瑞征缅的时候,北路军的额尔登额就是在这里被卡住,被迫退回内地,导致明瑞孤军深入,兵败自杀。事实上,老官屯确实是一个兵家必争之地,因为这里四通八达,往北可达猛拱、猛养,东联猛密,西通猛墅,最重要的是:它是缅甸首都阿瓦的门户,一旦老官屯失守,缅甸的核心就直接暴露在清军面前。缅甸人自然知道这地方的利害之处,所以在这里修筑了坚固的防御设施,设置重兵防守。清军在哈国兴的指挥下冲击几次,都没有突破一点。虽然缅甸军的夜袭被海兰察打退,但清兵还是没能在老官屯面前前进半步。它就像一颗钉子,死死地钉在傅恒通向胜利的前进道路上。
    在老官屯的消耗战对清军极其不利,清军水陆军三万一千多人,在恶劣的天气和流行性疾病面前损失大半,只剩下一万三千人,人人都不想再打下去了。在傅恒的请求下,乾隆只能下令退兵,正好,这个时候,缅甸王猛驳也派人来求和,乾隆就坡下驴,决定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十一月,清军提出了和谈协议:缅甸称臣纳贡,放回俘虏的清军,退回侵占的土司土地。事实上,在当时,这个条约没有获得缅甸王的真心同意,清缅关系在战后仍然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清朝禁止边境向缅甸开放互市,缅甸方面也经常拒绝纳贡。乾隆向傅恒等人反复强调:如果缅甸愿意纳贡,我方才可以开放互市,如果缅甸拒绝,就应该继续维持经济封锁。乾隆三十五年,清缅战争刚结束,缅甸王猛驳就拒绝纳贡,乾隆就下令云贵总督彰宝对缅甸继续进行经济封锁。同年十二月,乾隆甚至有再次征缅的打算,但因为金川战争而告罢
    清缅关系直到乾隆五十年以后才有好转,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缅甸方面的态度。一方面,清朝对缅甸的经济封锁对缅甸经济打击很大,加上连年战争,缅甸国内矛盾很突出,使缅甸统治者不得不改变以往的对外强硬态度,另一方面,清朝和暹罗联合进攻缅甸的可能性使缅甸人有所忌惮,同时,缅甸还面临英国从印度进犯的威胁。所以缅甸主动示好,乾隆五十二年,缅甸王猛云派遣使者来朝,清缅关系开始改善。乾隆五十四年,缅甸王再次派使参加乾隆帝的万寿圣典,乾隆应缅甸方的请求,册封猛云为缅甸王,并开放边境互市,结束经济制裁,清缅关系进入正常化阶段,缅甸成为清朝宗藩朝贡贸易体系中的成员国。
    至于征缅战争的“救火队长”傅恒,在战争最后阶段也染病,姐夫乾隆把他招回,不久,傅恒在天津去世,正式证明了征缅军总司令这个职务确实拥有非常不祥的诅咒。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