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还原乾隆之第七部:皇后薨逝  

2008-01-07 18:39:00|  分类: 还原乾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部:皇后薨逝




    乾隆十三年对乾隆来说确实是即位以后遇见的第一道坎,在这一年里,乾隆可以说是诸事不顺,一边是金川战争打了一年,进展不大,但银子像流水一样花了不少,乾隆朝的第一次朝廷主导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如此不顺利,让乾隆着实郁闷。另一方面,皇族内部出现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孝贤皇后去世,也正因为这件事,又引起了一连串的政坛大地震。
    孝贤皇后富察氏,是察哈尔总管李荣保的女儿,雍正五年与乾隆结婚,被册封为嫡福晋,乾隆二年册为皇后。富察皇后性情节俭,不喜欢珠宝首饰,平时用通草绒花做饰物,乾隆对这个结发妻子也十分喜欢。乾隆十三年,富察皇后随乾隆东巡泰山,在路上得病去世于山东德州,享年37岁。乾隆十分悲痛,亲自写了一篇《述悲赋》表达他的哀思。当初皇贵妃高佳氏死的时候,谥号“慧贤”,富察皇后就问乾隆:“将来我用‘孝贤’可以吗?”于是,乾隆就用孝贤作为谥号。
    孝贤皇后的去世并不是一件单纯的事件,随着皇后的去世,原来隐藏的一些矛盾也在这瞬间触发了。首先爆发的一个矛盾就是储位之争。
    孝贤生有二子,分别是:二阿哥永琏和七阿哥永琮。乾隆即位之初,他的心里对雍正所发明的秘密立储制度是不太以为然的,他觉得这个制度牺牲了储君的权力。乾隆对他的爷爷康熙十分崇拜,但他内心也有想超越康熙的欲望,这个欲望表现在各个方面处处模仿康熙,因此他对康熙的“立太子”的政治尝试也想模仿一下,虽然康熙失败了,但乾隆觉得自己未必会失败。所以在乾隆初年,虽然他按父亲的制度写了皇位继承人的名字藏在正大光明匾后,但对外宣称,只要将来儿子长大了,见识多了,就该明确给他储君的位置,并表示:自己肯定会立嫡长子,也就是孝贤皇后的长子永琏。但这一次政治实验又失败了,这一次的失败不是因为某个野心勃勃的皇子,而是因为老天爷,乾隆三年十月,年仅九岁的永琏去世,乾隆十分悲痛,给予谥号:“端慧太子”,接着又立孝贤皇后另一子永琮为储,但永琮也在乾隆十二年去世,谥号“悼敏”,葬在他的哥哥端慧太子墓园中。这两次的立储失败虽然是由于天不假年,但其实内部还隐藏了一定的矛盾,这一矛盾就来源于皇长子永璜和皇三子永璋,他们俩作为庶出皇子,没有被乾隆列入考虑对象,这使他们十分不满,特别是永璜,在孝贤皇后去世后,就俨然自认为:母后去世,兄弟之中,我最年长,就自以为有储君之份。乾隆很快看出了永璜和永璋的居心,指责他们两人“临丧不敬”,下旨严厉斥责了两个儿子,并写信给军机大臣,说:永璜绝对不可以立为太子。两人被这样一吓,分别于乾隆十五年和二十五年去世。
    皇族内部的事务不过是小事,乾隆的诸子和康熙的儿子不一样,他们都没有政治实力,所以乾隆只斥责了一下就安定了。但乾隆在处理孝贤皇后的后事过程中,反应过激,导致了一场很大的政治风波。
    本来嘛,一个38岁正当盛年的男人,突然间没了大老婆,而且这个大老婆和他结婚20多年,一直相濡以沫,举案齐眉,反应过激,悲伤过度,情有可原,但问题是,这个男人是操控生杀大权的皇帝,这就使问题严重起来了。
    孝贤皇后去世后,4月,翰林院在把皇后的册文从汉语翻译成满文的时候,翻错了一个词,把“皇纰”翻译成了“先太后”,这个玩笑开大了,凭空把孝贤皇后提成了乾隆的老妈,于是,大学士张廷玉承担责任,以下众多的官员要被处罚。事情没完,5月,乾隆又抱怨光禄寺筹备的给皇后的祭品等不够干净,工部做的皇后印章等等太粗糙,明显是敷衍了事,把这两个衙门的主管官员给撤了。到6月,举行祭奠孝贤皇后典礼的时候,来的大臣不到一半,各省督抚大员要求进京参加葬礼的也太少,这让乾隆尤其不爽,他决定找个由头杀人,只有杀人才能出气,正好,杀人的机会来了。
    满洲有个旧制度,在君上去世后,臣下百日之内不能剃头。这个规定太古老了,到了乾隆的时候,不要说汉人,满人都未必知道。所以,在沈阳(当时叫盛京)、杭州、宁夏、四川等等满人集中居住地,都只说了一句:官员百日内不能剃,其他人随便。至于其他地方,连这句话都没说,所以有些人就“随便”起来了,6月,锦州知府金文醇,在百日内剃头,被人举报,当场抓了起来,交到刑部,刑部定了个死刑缓期执行(斩监候),乾隆正在气头上,刚好遇见这个杀人机会,一看刑部的判决,马上把刑部尚书盛安叫来大骂一顿,说他徇私,把他也关了起来。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江南河南总督周学健,也是剪了头发,乾隆一看,好家伙,一个比一个官大,总督也送上门来了。周学健还没处理呢,又送上来一个:湖广总督塞楞额,乾隆眼珠一转,写了以下的批示:先有个金文醇,再有个周学健官职比他大,所以我就不怪金某了,现在又有个塞楞额,身为满人,也不知道以身作则,这样,就处理塞楞额。于是,塞楞额被下令自杀,周学健革职,发到边疆做苦力,不久,又有人告发周某贪贿,下令周某自杀。至于金文醇等人,就算你们运气了,保住性命,滚蛋吧。
    就这样,乾隆竭斯底里大发作了一场,杀了几个人,处罚了几个人,气顺了,心态也好了。乾隆十三年这道坎也算是迈过去了。其实他不知道,刚过了乾隆十三年,又出了一件让他更不顺心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