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还原乾隆之第五部:鄂张朋党  

2008-01-07 18:36:00|  分类: 还原乾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部:鄂张朋党




    古人云:“君子群而不党,小人党而不群。”事实上,自从有了朝政这玩意,朋党就没有少过。尤其是科举制度形成后,士大夫阶层地位上升,一大群读书人进入仕途后,就把孔夫子的谆谆教诲抛诸脑后,争相结党。唐末时期,牛李党争,“凡牛党所是,李党必非之。凡李党所是,牛党必非之。”唐文宗感慨:“我想灭掉河北的藩镇割据或许很容易,但要消除掉朝廷里这两派党争,真是难啊!”明朝末年,朝廷官员或以地域,或以政见,或以依附关系互相结党,搅得朝政乌烟瘴气,甚至在南明朝不保夕的时候,还不忘结党,可谓明末政局的一大奇观。清朝建立以来,官员结党的陋习很快就侵入了这个新朝廷。康熙时,入值南书房的高士奇和左都御史王鸿绪等人结党,与大学士明珠、余国柱等人互相攻讦。康熙老爷子气得大骂:“现在朝廷里有帮人,天天结党营私,互相弹奏,公家正经事情不做,玩儿这种下三滥的把戏,朕最痛恨这种混帐官!”朋党确实不是什么好事情,严重的就造成行政效率下降,一旦官员结成强大势力,也会威胁到皇权,所以,朋党往往也是古来帝王最头疼的事情之一。
    鄂尔泰和张廷玉两人是雍正朝的名臣,乾隆元年,两人同为辅政总理事务大臣,到乾隆二年重设军机处,两人又同时入值军机,成为朝上最为炙手可热的两名重臣,一时间,门生故旧,遍及天下。
    鄂尔泰,字毅庵,姓西林觉罗,满洲镶蓝旗人,其祖先是开国武将。康熙三十八年举人,到雍正朝时为雍正皇帝所赏识,提拔为江苏布政使,不到三年就迁为广西巡抚,又调任云南,以巡抚职务代行总督职权,因为处理改土归流有功,马上又升迁为云贵总督。到雍正十年,调中央担任保和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办理军机事务,授予一等伯爵,世袭。可以说是官运亨通,在十年时间内平步青云。雍正去世后,鄂尔泰成为辅政大臣之一。
    张廷玉,字衡臣,安徽桐城人。大家翻开《明史》,第一页上的著者一栏就写着:“张廷玉等撰”。他的资历比鄂尔泰更老。父亲张英是大学士,他本人为康熙三十九年进士,明清时期,考中进士的,一般都前途无量,张廷玉尤其如此,一开始就为庶吉士,很快进入康熙皇帝的秘书班子——南书房。接着一路升迁,康熙五十九年为刑部侍郎,相当于现在的中央副部级官员。雍正元年,加太子太保。兼任翰林院掌院学士,调到中央财政经济部——户部,雍正四年,授文渊阁大学士,仍兼户部尚书、翰林院掌院学士。五年,进文华殿大学士。六年,进保和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七年,加少保,八年,入值军机房。他的升迁比鄂尔泰更早。雍正皇帝去世的时候,给鄂张两人一个特权,就是“配享太庙”,意思是,哪天两个老头挂了,就可以把牌位放进太庙里,陪着死皇帝一起享受香火。这可是倍尔有面子的事情。
    鄂张两党在朝廷中势力很大,比如张廷玉原籍安徽桐城,桐城这个城市很奇怪,在清中叶一下子出了好多名人。如果你高中语文学得不错,应该还能记得一个文学流派叫“桐城派”,张苞、姚鼐等名家都是桐城人,还出了一个入阁名相张廷玉,可以说桐城人千年的灵秀都集中在这几十年了。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张廷玉在朝里做了大官,他家的八大姨七大姑都跟着沾了光,桐城人做官的绝对数量瞬间上升了很多。张廷玉和桐城姚家是姻亲,在桐城,张家做官的就有19人,姚家有13人,大家都说:“张与姚,占半朝”。不但如此,朝中还有许多大臣与鄂张两人有关系:军机大臣海望、湖广总督迈柱、工部侍郎史贻直、河道总督高斌、御史仲永檀、陕西学政胡中藻等等。这一长串名单不是机要重臣就是地方大员,可见两派根基之深。
    事实上,乾隆早就在注意这两派,他曾经告诫朝廷大臣:“不要满官就去依附鄂尔泰,汉官就去依附张廷玉,互相攻讦。鄂张两人是先帝留给我的重臣,你们不要跑去害他们。”事实上这话就是在旁敲侧击的告诉两人要懂得自重,不要私自结党。乾隆六年,左都御史刘统勋(也就是刘墉的父亲)上了一封奏章,弹奏张廷玉,这封奏章说:张廷玉作为三朝老臣,在朝廷里势力太盛,建议凡是桐城张姚两家的人,在三年内,没有特旨,一概停止升迁和转任。乾隆看了这奏章后,说:“老张同志还是有功劳的,刘统勋敢上这个奏章,说明老张没有扩张势力来钳制言论嘛,大臣位置高了,肯定会招来攻击,但闻过则喜总是好事情嘛。”就下令把刘统勋的奏章给大家传看一下。这事很耐人寻味,我觉得实际上乾隆想借着这个事敲打一下,再次警告张廷玉注意下自己的行为。
    到乾隆七年,鄂尔泰党就成为首先处理的目标。副都御史仲永檀用密奏状告鄂尔泰长子鄂容安,于是有关部门立刻处理,加以审问后就要求把鄂尔泰革职查问,乾隆拒绝了。但这个事情以后,鄂尔泰就很知趣地在乾隆十年决定辞职,不久去世。根据雍正遗命让他配享太庙,祀贤良祠。但乾隆二十年,出了胡中藻诗案,胡某是鄂尔泰的门生,于是老鄂死后受牵连,乾隆追究鄂党,鄂尔泰也被轰出了贤良祠。
    清理了鄂党,接下来就是张党。乾隆十三年,张廷玉要求退休,这时,乾隆和老张之间有段很有意思的对话。乾隆先问:“你是先朝留下的顾命大臣,又配享太庙,哪里有顾命大臣退休的道理?”老张回答:“宋明两朝都有先例啊,而且七十岁退休很正常的嘛。”乾隆说:“你看人家诸葛亮,鞠躬尽瘁。就算是八十岁,也可以拿着拐杖上朝嘛。”老张回答:“诸葛亮是生活在乱世,我老张是平安盛世,不好比的。”乾隆说:“不能这么说,当国家官员就要以国家大事为重,就算不考虑我皇阿玛和皇爷爷对你的器重,也要想想我对你的优待嘛。留下留下,国家还需要你做两年。”于是张廷玉就不敢再说退休的话,不过这事在乾隆心里或许也留了一个疙瘩,张廷玉确实有点倚老卖老了。到乾隆十四年,张廷玉再次要求退休,乾隆决定批准,爱走就走吧,但老张很不知趣,跑到乾隆面前说:“先帝允许我配享太庙,但去年你说从祀的大臣不好退休,所以你给我写个条子,表示以后肯定让我进太庙。”乾隆听了很恼火,心里说不定在想:“这个死老头竟然在要挟我了。”但还是给他写了条子。第二天,老张派儿子进来表示感谢,这下乾隆真火了,你这老头,叫我写了条子竟然不亲自进来道谢,立刻叫军机大臣写圣旨斥责,圣旨还没下,张廷玉就知道大事不好,忙亲自跑进来道歉了,于是看在老张认错态度还算不错,小小处罚一下,削去伯爵,以大学士职务退休,仍许配享。到乾隆十五年,乾隆的长子去世,老张倚老卖老的老毛病又犯了,刚刚开始祭祀典礼,就说自己年纪大了要回家呆着去,乾隆彻底火大,下令剥夺他配享权利,偏偏这个时候,老张的一个亲家四川学政编修朱荃又犯了事,乾隆更恼火,叫老张把历年皇帝赏赐的东西全给交出来。乾隆二十三年,张廷玉郁郁去世。乾隆在他死后放了他一马,下令仍然按雍正遗嘱配享太庙。
    鄂张两党从此被清除,乾隆也除掉了两个勋旧重臣的干预,集中了朝政大权,乾隆早年的政坛斗争就此告一段落了。按乾隆自己的话说:“从我爷爷到我,百年来,皇帝都是亲自操持政务的,没有大臣能代替皇帝窃操权柄。”这话他说来也颇为得意。在集中权力之后,乾隆就可以实施他的政治理念了,首先要处理的,恩,该是西南地区的军事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