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唐朝纺织品货币化的研究  

2008-01-06 21:56:00|  分类: Edouard读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寅恪先生说:“唐代实际交易,往往使用丝织品。”唐朝时期,纺织品作为一种一般等价物,究竟表现何在,其条件和基础为何?其原因何在?影响何在。本文将综合各家之说,探寻唐朝纺织品货币化的过程和缘由,以为寅恪先生此言求得佐证。

关键字:唐朝,纺织品,一般等价物,货币化。

唐朝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盛世时期,唐朝比较前代,无论从政治、经济各方面都更加强大。特别是初唐时期均田制度实行后,民间工业、商业加速发展,经济区域逐渐扩大,由黄河流域—长江流域—闽江流域—珠江流域一片繁荣景象。货币量增加,手工业、商业的税收成为国家的重要收入,此时南方的经济状况超过北方。由于唐朝经济的发展,到盛唐时期成为亚洲的经济、文化中心,国富民强,贸易、商业、文化、艺术达到了空前的鼎盛时期。纺织业作为唐朝手工业的一大支柱型产业,在唐时期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唐朝是我国纺织业发展史上的一大里程碑时期。纺织品也成为了唐朝的一大一般等价物。

一、问题的提出

在唐朝著名诗人白居易的名作《卖炭翁》中有一句“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值。”寅恪先生在《元白诗笺证稿》中对此做了注解:“此二句关涉唐代估法问题,非此篇所能详论。兹谨录一事,以资解释。通鉴贰叁柒唐纪宪宗纪元和四年九月条云:旧制,民输税有三,一曰上供,一曰送使,一曰留州。建中初定两税,货重钱轻,是后货轻钱重,民所出已倍其初。其留州送使者,所在又降省估就实估,以重敛于民。自[裴]垍为相,奏天下留州送使物,请一切用省估。其观察使先税所理之州以自给,不足,然后许税于所属之州。由是江淮之民稍苏息。胡注云:省估者,都省之立价也。故省估者,乃官方高抬之虚价,实估者,乃民间现行之虚价,即韩愈顺宗实录所谓本估。唐代实际交易,往往使用丝织品。宫廷购物,依虚估或即依省估。取纱绫交付炭价,其为病民之虐政,不言可知也。”[1]这里,寅恪先生指出了《卖炭翁》中所描绘的“宫市”的不平等交易的实际情况,其中所述唐朝估法问题,我们暂且不论,寅恪先生在注解中有一句:“唐代实际交易,往往使用丝织品”引起了笔者的注意。此句话根据何在?仅凭白乐天的一句诗即可做此推论未免草率,寅恪先生此言必有其他证据存在。

二、纺织品货币化的条件——唐朝纺织业的发展和管理体系

纺织品要成为一种一般等价物,首先就要满足以下条件:1、大量的生产和投放市场。只有一种货物在市场上大量出现,才可能成为一种一般等价物。2、统一的管理和质量规格标准,这是一种商品成为一般等价物的另一个条件,金银之所以能成为一般等价物,和其容易切割,方便铸造成统一规格的货币有很多关系。因此:纺织品在唐朝成为一般等价物,和政府的大力扶植和严密的管理体系是分不开的。

 在隋朝时期,中国河北地区还是“人多重农桑”。而长江流域的荆州则是“其男子但著白布裈衫,更无巾裤;其女子青布衫、班布裙,通无鞋屩。婚嫁用铁钴莽为聘财。”但纺织业已经初步兴起,扬州之地“一年蚕四五熟,勤于纺绩,亦有夜浣纱而旦成布者,俗呼为鸡鸣布。” [2]在中唐前,北方的相州“调兼以丝,余州皆以绢。”河南“陈、许、汝、颖州,调以絁绵。”“余州并以绢及绵”。[3]当时绢产地为八等,一等宋、亳;二等郑、汴、曹、怀;三等滑、卫、陈、魏、相、冀、德、海、泗、徐、博、贝、兖。而长江以麻为主。布产地一等复州,二等常州,三等扬、湖、沔。赀布九等,一二三等为黄、庐、和、晋、泗、楚等。可见,当时大部分纺织业的中心在北方。到中唐以后,由于北方的持续战乱,大量手工业者南迁,南方纺织业也有了长足的发展,根据常贡资料:唐前期长江中下游18州(扬、和、寿、庐、濠、润、常、苏、湖、杭、睦、越、衢、婺、括、温、建、泉)贡丝织品19种,唐后期也是18州(增明、滁,减温、和)贡38种,其中以越、宣、扬、润四州最为突出。[4] 
 唐朝纺织业的大规模扩张发展,是唐朝纺织品货币化的一大前提条件。 

唐朝的手工业有三种类型:一是官府手工业,包括:中央政府经营之手工业、建筑业及公共工程手工业、地方政府经营的手工业、军事手工业。二是家庭副业手工业,包括:农民家庭副业手工业和地主家庭副业手工业。三是私营手工业,包括:个体手工业经营者和私营手工业作坊。四是寺院手工业。唐朝的纺织业也可以大体分为以上的类型。对于官府手工业,唐朝政府侧重于直接经营,而对官府手工业以外的的手工业则采取间接管理,关心的是生产者租税和徭役的获得。所以,唐朝手工业管理设置的重点在于官府手工业。

对纺织业等手工业的管理的最高行政机构为工部,工部的政令由少府、将作、军器和都水四监具体事实,其中:少府监掌管工匠,下设中尚、左尚、右尚、织染、掌冶等五署。所以,唐朝纺织业的最高管理机构就是工部少府监下的织染署。该署是专门负责染衣、制衣的中层机构,其下设25个“作”,每个作按不同的纺织品类型和织造品种分工细作。“作”就是中央官营纺织业的具体管理机构。

在地方上,地方政府于当地设置官府手工业作坊,以生产贡品和供地方消费的特色手工业品,当然也包括纺织品。对于民间的纺织业,则通过户籍管理,并对工匠的产品规格,档次,样式有具体的规定,通过流通环节进行干涉以保证其质量。

唐朝纺织业的管理主要内容为:首先,以征集及和雇的方式保证官府对官府经营纺织业人手的需要,政府采取种种措施保证官府纺织业中能工巧匠和其他人手的满足,一般来说:在唐朝前期基本上通过行政强制的方式征集手工业者,“其巧手供内者,不得纳资。”[5]在唐朝后期,由于国家衰落,统一的情况不再,人口与户籍制度败坏,一般采取和雇的方式招集手工业者。这样,最大限度地保证了官府纺织业人手的充足,保证了官府纺织品的收入。

其次,通过户籍管理来保证政府对民间纺织业产品的获得。唐朝建立了十分完善的“手实”制度。“每岁一造帐,三年一造籍,州县留五比,尚书省留三比。”[6]同时,唐朝的手工业者地位较隋朝有所提高,隋朝规定“役丁十二番,匠则六番”[7]即个体小农每年服役1月,而工匠两月。到唐朝时期,改为:“诸丁匠岁役工二十日,有闰之年加二日。”[8]不但把丁和匠的服役时间调整为相同,且丁匠并称。反映了工匠地位的提高。在工匠聚集的城市区域还设置坊的机构和坊正,加强对工匠的管理。

第三,采取必要的手段保证纺织业的产品质量。这是纺织品成为一般等价物的一大必要条件,也是纺织品做为一般等价物的必然要求。在官府手工业中采取工匠培训制度,“教作者传家技,四季以令丞试之,岁终以监试之,皆物勒工名”[9]通过工匠培训和考核制度来保证生产质量,通过产品实名制度来建立产品质量责任追踪制度。同时制订样式作为生产标准,作为考核工匠的依据及验收调物和税收物的标准,并为市场交易时买卖双方参照之商品质量依据。官府纺织业以窦师纶画《内库瑞锦对雉斗羊翔凤游麟图》作为样本。[10]地方专供的织锦户也必须严格遵照官样,并禁止民间私自生产和销售,如伯希和3078号和斯坦因4673号文书合并成的《唐神龙年代散颁刑部格》:

110.一、私造违样绫锦,勘当得实,先决杖一百,造意

111.    者徒三年,同造及挑文客织,并居停主人,并

112.     徒二年半,总不得官当荫赎。踏锥人及村正

113. 坊正、里正各决杖八十。毛褐作文者不得服用。

114.  买卖。违者,物没入官  有人纠者,物入纠人,官

115    与市取。其敕赐者,听与应服用人,如官内

116.     □□者,官司量事贬附。[11]

从中可见:唐朝政府对民间纺织业的样式的控制是十分严格的,如果私自造用,不但相关当事人要受到处分,连相关管理人员也要承担连带责任。有时皇帝为示节俭,对高级纺织品的生产做硬性限制,如开元二年,唐玄宗颁布诏敕:“雕文刻缕,衣纨履丝,习俗相夸,殊途竞爽,致伤风俗,为弊良深……天下更不得采取珠玉,刻镂器玩,制作锦绣珠绳,织成帖绢二色,绮绫罗做龙凤、禽兽等异文字及竖栏文者。违者决一百,受雇工匠降一等科之,两京及诸州旧有关织锦坊悉停。”[12]对民间纺织品的粗恶、短狭等不合样式者,政府也用法律形式予以规定,“诸造器用之物及绢布之属,有行滥,短狭而卖者,各杖八十。”其中行滥指“器用之物不牢不真”,短狭指“绢匹不充四十尺,布端不满五十尺,幅宽不充一寸八尺而卖”[13]在国家法律中对纺织品的长短规格有非常详细的规定。开元八年又重申纺织品“好不过精,恶不至滥,阔者一尺八寸,长者四丈。”[14]

第四:对纺织业的行业违法行为进行严厉处罚;唐律规定:“行利赃重者,谓卖行滥,短狭等物,计本之外,剩得利者,计赃重于杖六十者,谓准盗罪。一尺杖八十,一匹加一等。计得利一匹一尺一上,即从重科,计赃累而倍并贩卖者,亦如之,谓不自造作,转买而卖求利,得罪并同自造之者;市及州县官司知行滥情,各与造卖者同罪,检察不觉者,减两等,官司知情及不觉,物主既剔,各须类而倍论。”[15]

这样,通过法律和政府命令等形式,唐朝政府对纺织品的质量、规格做了详细的规定,保证了纺织品成为一种具有统一的规格的一般等价物,同时对违反纺织品管理规定的以法律形式给予处罚,保证纺织品在市场上的健康流通。这些成为纺织品货币化的前提,也是纺织品货币化后的必然要求。

三、唐朝纺织品货币化的表现

 纺织品在唐朝有着特殊的重要地位,首先,纺织品是政府财政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初唐的均田制度,规定了相应的租庸调制,规定:“丁随乡所出,岁输绢二匹,绫、絁二丈,布加五之一,绵三两,麻三斤,非蚕乡则输银十四两,谓之调。用人之力,岁二十日,闰加二日,不役者日为绢三尺,谓之庸。”[16]调和庸所征收的基本都是纺织品。据统计:天宝中,全国赋税收入,包括租庸调、地税、户税“岁计粟则二千五百余万石,布绢绵二千五百余万端屯匹,钱则二百余万贯”[17]根据卢华语女士研究:以上折合绢共计4146万余匹(其中粟、布、钱值3295万余、绵绢851万余)绢绵占全部收入的20.5%,若考虑:1、钱200万余系户税,实际主要纳实物,其中有相当部分为绢帛。2500万余石粟中,包括地税1240万余石和租粟1260余万石,二者几乎各占一半,无论地税还是租粟折纳绢帛的数量也很大,所以,加上折纳,绢帛当占1/3左右。[18]可见绢帛等丝织品是唐朝财政收入的一大组成部分,也是丝织品货币化的一大表现。据《通典》记载:“当时州县殷富,仓库积粟帛,幼以万计,杨钊奏请所在粜变为轻货,及征丁租,地税皆变布帛输京师;屡奏帑藏充物,古今罕俦。”[19] 
 纺织品还在流通中起着一般等价物即货币的作用。一般认为证据在于《开元二十年九月十九日敕》中规定:“绫、罗、绢、布、杂货等交易,皆合通用。如闻市肆必须用钱,深非道理。至今后,与钱货兼用。违者准治罪之。”[20]在这里,纺织品具有和钱同样的地位。在开元二十二年十月六日敕中,纺织品的地位又提高了:“货物兼通,将以利用,而布帛为本,钱刀是末,贱本贵末,为敝则深,法教之间,宜有变革,自今后,所有庄宅口与交易并先用绢、布、绫、罗、丝、帛等,期于市买至一千以上,亦令钱物兼用,违者科罪。”[21]在这里,纺织品的地位抬高到了“本”的位置而钱币成为“末”。这也充分说明,纺织品是当时市场最广,流通量最大的商品,以至于人们把它当作了货币来使用。[22]不但官方规定纺织品为一种流通货币,在民间,情况大体如此,《新唐书》记载:“今两税出于农人,农人所有,唯布帛而已,用布帛处多,用钱处少。”[23]这里明确点出了民间交易往往多用纺织品,因为农民手里的通货只有纺织品。不但唐朝境内交易行用纺织品,在对边境少数民族和国外交易,也往往行用纺织品。如元和年间,党项“以部落繁富,时远近商贾,赍缯货入贸车马。”[24]对新罗的贸易也使用纺织品:“故事,使新罗者,至海东多有所求,或携资帛而往,贸易货物,规以为利。”[25]可见:唐朝时期,丝织品作为流通手段,应用是十分广泛的。 
 另外:丝织品在唐朝还经常作为价值尺度使用。“诸郡贡献,皆取当土所出,准绢为价,不得过五十匹。”[26]这里用纺织品作为上供品的价值标准。唐律中规定:“诸平赃者,皆据犯处当时物价及上绢估。”[27]这里,纺织品用以表示赃物价值。类似的还有很多。 
 综上:纺织品在唐朝时期,基本体现了一般等价物的三大功能:价值尺度、流通手段和储藏手段。可以说:纺织品在唐朝是作为一种重要的货币流通,对唐朝的经济和财政有着重要的意义。 
 四、唐朝纺织品货币化原因考 
 纺织品作为货币使用,不是唐朝时期的专利,在唐朝以前已经多有表现。这里,我们仅以敦煌文书中记载为例,探索纺织品货币化的原因。 
 根据卢向前教授对在西州高昌地区发现的敦煌吐鲁番文书中的记录研究,高昌西州地区的货币关系基本可以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时期为367-560年,称为纺织品本位时期,分为以毯为主和以叠布为主的两个阶段。原因是中原战乱,柔然等民族控制了丝路,高昌商贾多与游牧民族进行交易,以毯和叠布为通货,一方面和游牧民族有关,另一方面和高昌本身生产力发展,棉花种植扩大有关,该时期的商业经济不是非常发达。第二时期为561-680年,大致为高昌国后期到唐初,为银钱本位时期,在该时期,基本以银钱作为一般等价物,而纺织品作为一般等价物暂时消失了,原因在于突厥的崛起扫清了丝路的障碍,隋的统一为高昌货币变化提供了条件,高昌的商品经济开始发达,应该说:这个时期商业经济达到了顶峰。第三时期为681-763年,大致为唐高宗后期到安史之乱,为铜钱本位和棉布冲击铜钱本位时期,由于大食兴起,银钱来源枯竭,同时,中原经济鼎盛,铜钱就取代了银钱,到了后期,安史之乱使中原无力经营西域,西州经济衰落,以绵布为代表的纺织品又开始冲击铜钱的本位地位。[28] 
 从上面的过程可以看出:纺织品的货币地位有一个回归的过程,这个过程和西州商业经济的发展和衰落密切相关,虽然不排除其他因素的影响,但商业经济是否发达实为纺织品是否作为一种重要的一般等价物之根本原因。金属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有着天生的优势,利于切割、熔铸,方便携带,相对于其他商品,显然金属货币更适合作为一般等价物使用,然而,金属货币成为一般等价物是商品经济十分发达的一种表现。商品经济的发展是从传统的物物交易开始的,由于物物交易的偶然性,并不需要一般等价物作为中介。在物物交易发展到一定阶段,由于交易的频繁,就需要一种商品从其他商品中分离出来做为交易的中介,这种商品就是一般等价物,最早的一般等价物往往就是一种数量大而有一定规格或质量标准的商品,唐朝的纺织品就是这样一种商品。当商品经济高度发达时候,金属货币就以它特有的优势取代别的商品成为一般等价物。因此:纺织品在唐朝货币化可以视做唐朝商品经济还不甚发达的一种表现。 
 当然,我们可以看见:唐朝纺织品作为通货的记载多见于前期,而唐后期铜钱的流通日渐扩大,绢帛日益受到排挤。应该说,经过安史之乱后,唐朝的经济已经全面走向衰落,为什么反而会出现金属货币大行其道的情况。这首先和唐朝后期大批商人由纺织品转向茶叶,纺织品市场相对衰落有关系,但其根本的原因在于:由于安史之乱前后,均田制度破坏,土地高度集中,加上战乱影响,大批自耕小农破产,破产农民大量涌入市场,他们只能通过细碎交易来获取生存资料。由于铜钱的细碎性,使得其为市场所接受。所以,李埏先生认为唐朝中后期的商业经济不但没有随安史之乱衰落,反而有了一定程度上的畸形发展。[29]这也能够从侧面说明:纺织品的货币化是一种商业经济不甚发达的表现。 
 当然,唐朝纺织品的货币化和统治阶级的限制也有关系,中国传统的经济政策一直遵循着“重本抑末”的方针。认为农为本而商为末。繁荣的商业经济一直被统治者认为是统治秩序的一大威胁,因此,唐政府为阻止近代商业的发展,就采取了对商业经济的种种限制政策,比如严格坊市分离制度,对夜市的禁止等,推行纺织品货币化也是这一系列的政策中的一条。政府的强制力量的推动也是唐朝纺织品货币化的一大原因。 
唐朝纺织品的货币化是特定时期的一个特殊的现象,它受到种种因素的影响,但其根本在于唐朝商业经济的不甚发达,随着商业经济的持续发展,纺织品作为一种一般等价物,必然就会被市场规律所淘汰。种种迹象表明:寅恪先生的那句话不是无因而发的,是有着深刻的历史证据的。


[1] 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外二种)》,第556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2] 《隋书》卷三一《地理下》。

[3] 《唐六典》卷三七《户部尚书》。

[4]卢华语:《唐代蚕桑丝绸研究》,第68页,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

[5] 《唐六典》卷七《工部尚书》。

[6] 《册府元龟》卷四八六《邦计部·户籍》。

[7] 《隋书》卷二四《食货》。

[8] 《通典》卷六《食货典·赋税·下》。

[9] 《新唐书》卷五三《百官三》。

[10] 《新唐书》卷六三《艺文一》。

[11] 唐耕耦、陆宏基:《敦煌社会经济文献释录》第二辑,第563-569页,全国图书馆文献微缩复印中心,1990年。转引自《中国经济通史·隋唐五代经济卷》,经济日报出版社2000年。

[12] 《唐大诏令集》卷一零八《禁奢侈服用敕》。

[13] 《唐律疏议》卷二六《杂律》。

[14] 《新唐书》卷五七《食货一》。

[15] 《唐律疏议》卷二六《杂律》。

[16] 《新唐书》卷五七《食货一》。

[17] 《通典》卷六《食货六》。

[18] 参考:卢华语:《唐代蚕桑丝绸研究》,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

[19] 《通典》卷六《食货六》。

[20] 《唐会要》卷八八。

[21] 《唐会要》卷八九。

[22] 参考李埏:《略论唐代的“钱帛兼行”》,《不自小斋文存》,云南大学出版社2001年。

[23] 《新唐书》卷五二《食货二》。

[24] 《新唐书》卷一九八《西域传》。

[25] 《旧唐书》卷一四九《归崇敬传》。

[26] 《新唐书》卷五一《食货四》。

[27] 《唐律疏议》卷四。

 [28] 参考:卢向前:《高昌西州四百年货币关系演变述略》,《敦煌吐鲁番文书论稿》,江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 

[29] 参见:李埏:《从钱帛兼行到钱楮并用》。载包伟民主编《史学文存》,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

 

  参考书目   
  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宁可主编:《中国经济通史·隋唐五代经济卷》,经济日报出版社2000 
 卢华语:《唐代蚕桑丝绸研究》,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 
  李埏《略论唐代的“钱帛兼行”》,《不自小斋文存》,云南大学出版社2001年。 
  卢向前:《高昌西州四百年货币关系演变述略》,《敦煌吐鲁番文书论稿》,江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 
                                       
  埏:《从钱帛兼行到钱楮并用》。包伟民主编《史学文存》,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2006年3月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