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沉香屑:第三炉香  

2008-01-06 21:21:00|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旁白:有一天,我们的文明,不论是升华还是浮华,都要成为过去,然而现在还是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我们应当是快乐。

现在请大家点上一炉沉香屑,静静地听下面一段故事,故事不长,沉香屑完了,故事也该完了。

 

楔子

(幕启,严惊鸿上,一束灯光照着他,其余灯光灭,音乐:王菲《寒武纪》)

严(沉重地):诗薇说过:“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当你因为思念我而伤痛地快流出眼泪来的时候,那么你就看看这片曾经属于我们的星空,当看到月光还是那么皎洁,星星还是那么潇洒,那么就不应该再哭。因为,萧诗薇的离去并没有带走严惊鸿的世界。”但是,当严惊鸿和萧诗薇的命运开始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严惊鸿的世界已经消失了,有的,只是严惊鸿和萧诗薇两个人的世界,没有了萧诗薇的世界是寂寞,是孤独,是痛苦。

(灯渐亮,台上人来人往)严:早晨的空气,清清淡淡的,仿佛夕阳上轻跳过山间的一条溪流,但是我的心情却像随波逐流的红叶。(严和一女擦肩而过,严猛醒,回头,急追几步)诗薇!(继而尴尬)“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严下,众人离去,幕落)

第一幕:相 遇

旁白:四年前,那是一个风清云淡的秋天,偶尔也有几丝小雨,带来一点凉意。

(幕启,人群来来往往,稍倾,数人抬头望天,人们立刻以手中之物遮头风奔,也有几人打开伞,声音由嘈杂渐归宁静,诗薇上,用书遮头,飞奔至舞台中央后部,焦急地望着雨帘。)

(严惊鸿上,手中持伞,经过舞台中央,诗薇欲叫,又想一想,终于下决心)

诗薇:这位同学,能带我一程吗?

严惊鸿回头看看诗薇,笑了笑:“同学,如果你真的有急事,那么这伞你拿去吧!”

诗薇(迟疑地):“那怎么可以,你怎么办?”

惊鸿笑笑:“我?男子汉大丈夫,淋点雨算什么!”

诗薇笑了:“看不出来,你这人长得很严肃却挺幽默的。这样不太好,要是你淋病了那不是我的罪过吗?”

惊鸿将雨伞塞在诗薇手里:“拿着吧,没关系的,我才不会病呢!”(把手里的书顶在头上向外走)

诗薇持伞走,忽然想起什么,回头:“对了,我怎么还你伞?”

惊鸿回来:“给我你的电话吧。”(诗薇将电话号码写在惊鸿手上)

惊鸿:“就这样,我会给你电话,拜拜!”飞奔而下。

诗薇持伞,站在雨中,望着惊鸿的背影,好一会,转身下

(幕落,严惊鸿走出幕外,坐下:“我们就这样认识了,第一次看见她,我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那像西湖水一般清澈明媚的眼睛和那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从此不断在我脑海里萦绕)

(幕又启,,惊鸿上,拿电话,拨号)

惊鸿:“喂,阿嚏!对不起,阿嚏!”

诗薇(画外音):“哈哈,感冒了吧,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惊鸿:“你很老了吗?”

诗薇(画外音):“原来你没感冒呀!坏死了。”

惊鸿:“哈哈,很聪明嘛!”

(音乐渐响,惊鸿拿着电话聊着,幕渐渐落下)第一幕终

第二幕:诗意

幕启,惊鸿诗薇两人上。

惊鸿:“诗薇,坐一下吧。”

诗薇:“好呀,”(两人坐下)“从来没想到校园的晚上也是那么美。”

惊鸿:“那是因为你的心情变好了呀,看看你以前写的诗:古墙上孤单的雁影,云端飘忽的歌声,都使我曾经柔软的心,展开无限苍凉。我的尸体在坟墓里冰冷,失去了影子的灵魂仇恨暗生,只想让你舞到死亡,就像睡去了一样。你的目光融化了冰凌,复苏的爱倾吐芬芳,我甘愿为你起舞,消失在这幽蓝的月光。你终于懂得了我的爱,而我早已遁去在你的时空,每当你窗前有萤火闪烁,那是我的灵魂在黑夜里飞翔。太伤感太凄凉了,所以你当然发现不了什么美了。”

诗薇:“你只看了一遍,就背出来了?”

惊鸿(笑笑):“没什么,文学院第一才女最近有什么新作啊?”

诗薇:“想看?”

惊鸿:“当然!”

诗薇(拿出一张纸):“自己看吧!”

惊鸿:“我多想,穿过你的发线,抚摩你颤动的眼帘,注视你神秘的双眼。我多想,摘一片早春的嫩叶,走过那梦一般的云烟,娉娉婷婷地飘到你的面前。我多想,在爱中加一点点盐,体会一下青春的感觉,品尝那愉悦的新鲜。不错啊,一洗以前的凄凉诗风,开始有点乐观的味道了。”

诗薇:“你的嘴总是那么甜,你呢,写了些什么呀?”

惊鸿:“看看这个!”

诗薇:“笑的是她的眼睛,口唇/和唇边浑圆的旋涡……这是你写的吗?骗人吧,明明是林徽音的《笑》嘛!”
    惊鸿:“再看清楚啊。“

诗薇(疑惑地看了惊鸿一眼):“笑的是她联翩的浮想/片片的舞向秋风中/思绪如同红叶/转进了你的憧憬/那是笑——风的笑,叶的笑/树的忧郁,雨的迷茫/笑的是她的圆转的长裙/轻柔的飘往夕阳里/初恋如香茗/沉浸在甜甜的浪漫中/这是笑——浪的笑,酒的笑/月的孤寂,海的漫步。呵呵,不错呀,没有狗尾续貂的感觉,浑然一体呀!”

惊鸿:“我们两个就不要这样互相吹捧了,我们自己不肉麻别人听着肉麻,哈哈。”

(诗薇嗔怪地打惊鸿一下。音乐响)

幕落,惊鸿出幕外:“在我的记忆中,那段日子是最快乐的时间,我们可以坐在草坪上,愉快地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从天文地理谈到天涯海角,但是,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或许吧,被古往今来无数失意文人所写过的那些凄凉的爱情故事,在现实中往往会残酷地发生,没有人知道,下一个是不是自己。”(音乐渐渐沉寂,灯光渐渐熄灭)

第三幕:生命

幕缓缓开启

诗薇上,手里拿着一张纸,嘴里念叨着:“告诉他,还是不告诉他?告诉他?还是不告诉他!”

(惊鸿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诗薇走到他身后。)

诗薇:“嘿!看什么呢?”

惊鸿(眉头深锁):“你看看这张贴。”

诗薇:“我又一次失败了,英语四级已经考了三次,每次都是这样的结果,这一次,上天和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59分,只要一分,我只要一分就可以摆脱这个噩梦。现在我连毕业证书也成了问题,但这都不算什么,我交往三年的女友对我抛下了一句:‘你不会有什么前途了,我们分手吧!’就这样,她离开了我,我看透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这个世界对我而言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惊鸿:“5点,在4号教学楼,快走!”

惊鸿诗薇两人下

(灯灭,少倾又亮)

(一人站在台左侧,许多人站于右侧)

甲:“小心,你站进来点,不要激动。”

乙:“有什么事慢慢说,不要做傻事!”

方小豪:“你们别过来!谁过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丙:“大家都别动,你下来。”

(惊鸿诗薇上)

惊鸿上前:“我和他谈谈!”

诗薇:“惊鸿!小心点!”

(惊鸿点点头)

惊鸿上,方小豪:“你别过来,过来我就跳!我真的会跳啊!”

惊鸿:“你放心,我不是来救你下去,也不是来劝你,我们谈谈怎么样?来!喝点饮料,坐!”

方小豪迟疑着接过饮料,两人坐下。

惊鸿:“叫什么名字?”

方小豪:“方小豪。”

惊鸿:“我看了你在BBS上发的帖子,你真的决定了?”

方小豪低头想了一下:“我要死给她看,我要让她后悔!”

惊鸿:“好吧,不过我先提醒你,后面那条路,还有很多希望,前面那条路,下去了就没有一点希望了,你选择好了,一旦选了,就不能回头了!”

方小豪:“……”

惊鸿:“还有,你说,要让那个女孩子后悔,如果到时候她没有后悔呢?或许她会觉得,你这样对待自己的生命,当初她的确没看错你,的确应该离开你,那你是不是白白牺牲了呢?那个女孩子就因为你没有通过四级就离开你,你们的爱情是不是太功利了呢?”
    方小豪:“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惊鸿:“或许我不怎么懂爱情,也许,我们都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但是我知道,真正的爱情是不应该夹杂任何的功利成分的,你们这样的爱情只是变了味的爱情而已。我也在和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交往,我们也许不算爱情,但是我们心里都明白,爱一个人,就要接受他的一切,爱了他的好,也要包容他的坏。(诗薇回身擦擦眼泪,转身下)我们都只有20多岁,人生的道路还很长,这样放弃不仅显得不理智,而且也不值得,为了一个这样势利的女孩子去结束自己宝贵的人生,值得吗?是男子汉的!就应该抬头挺胸去面对一切的人生挫折,不论是考试的失败,还是爱情的失意!你自己想清楚吧!”(惊鸿转身欲走)

方小豪:“等等!”

(方小豪上前紧紧抱住惊鸿)

方小豪:“兄弟,我听你的!我选择这条路,我要证明给她看!我是个强者!”

惊鸿:“好样的!是男子汉的就应该站起来,擦干你的眼泪,认认真真地走完你剩下的漫长的人生道路!记住年轻没有失败,男子汉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应该放弃!为了感情的挫折而对人生失望的人,就不配称为男子汉!”

方小豪:“恩!!”

(惊鸿回头搜寻诗薇的身影,人群渐渐散开)

惊鸿:“诗薇!诗薇!”(掏出手机,拨号,忙音,又拨号)

(诗薇上,持手机拨号,两人反复拨号,惊鸿转身,诗薇抬头,看见彼此,两人之间的人群定格,惊鸿指指手机,拨号,诗薇接听)

惊鸿:“为什么走开了也不说一声。”

诗薇:“你今天说的话,让我很感动。”

惊鸿:“是吗?有什么感触?”

诗薇:“我想远一点看着你,这样能更客观点,更清楚点。”

惊鸿:“那你看清楚了吗?”

诗薇:“还没有,因为,你还欠我一个答案。”

惊鸿:“什么问题?”

诗薇:“假如,我是说假如,我只有一天的生命,你还会再爱我吗?”

惊鸿沉默片刻:“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或许,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可以给你一个答案。”

诗薇:“……”

惊鸿:“诗薇,你生气了?”

诗薇:“我明白了!我读懂你了。”(人群又开始走动,诗薇走到惊鸿面前)

诗薇:“既然没有到那一天,那么就让我们珍惜生命中剩下的每一天吧。”

惊鸿笑笑:“对,珍惜每一天,每一天都会快乐。”

第四幕:分离

幕启,诗薇坐在舞台中央

惊鸿上:“诗薇!”

诗薇:“惊鸿,很抱歉。”

惊鸿:“不,我不想听到这句话,我是想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诗薇:“世界上很多事是没有办法选择的,比如生命……说和不说有什么分别,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惊鸿:“诗薇,我欠你的答案,现在该还了……哪怕你只有一天的生命,我都会好好珍惜你。”

诗薇:“我知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转过头)“花开了,花又落了,星光闪耀,不知何时熄灭。这个地球,太阳,银河系,甚至整个宇宙也总会有消失的时候,人的生命和那些相比只不过是一瞬间吧,在那一瞬间中,人诞生,微笑,哭泣,伤害,喜悦,悲伤,憎恨谁,喜欢谁,所有的一切都是刹那间的邂逅,谁都不能逃脱死亡的长眠。”

(幕渐渐落,惊鸿走出幕外,手里拿着一封信)

诗薇(画外音):“惊鸿:当你看这封信的时候,我或许已经不会在这个世界上了,很抱歉,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得了白血病,人们说“红颜薄命”。我不是红颜。但我仍然命薄。我是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除了发展我的天才以为别无生存的目标。然而,当童年的狂想逐渐褪色的时候,我发现我除了天才的梦以外一无所有——所有的只是天才的乖僻缺点,只有你,包容了我瓦格涅式的疏狂。你欠我的答案,我想我已经知道了,你想说:‘哪怕你只有一天的生命,我都会好好珍惜你。’是吗?我要你知道,我会在那个世界永远爱着你,不管你在什么时候,不论你在什么地方……”

(惊鸿看完信,轻轻的把它撕成碎片,丢在风里)

幕又重新启,惊鸿转身走回,画外音:“诗薇就这样走了,在我的生命里,她像掠过水波的小鸟,轻轻一触,但激起涟漪无数。流光飞舞,世界幻真千变,花开转瞬即谢,流星稍纵即逝。春夏秋冬四季的轮回,无数生命接受着这无情的安排,匆匆来过,又匆匆离去,也许经不起情感的牵绊,有过依恋,有过无奈,可是该走的注定要离开,错过了便是永远!在历史的长河中,人们也只是一个匆匆过客,也许正因为如此,人们才更该珍惜这转瞬的美好。虽然无限沧桑,无限凄凉……”(音乐(王菲《阿修罗》)渐渐响起又渐渐熄灭,灯光渐渐熄灭)

旁白:萧诗薇的故事完了,这一炉香,也渐渐地暗下去,火熄了,灰冷了……张爱玲说过:“现在还是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我们应该是快乐的”但这个发生在一个朦胧的秋夜的故事令人快乐吗?或许吧,一切升华或是浮华,都在这个秋夜,随着诗薇的思绪轻轻飘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