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湖水  

2008-01-06 21:01:00|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年,邂逅一张专辑《透明》,读着张小娴清丽的文字,听着GiGi优雅的歌声,突然,心里有了感触,经过4年的积累,终于把这份感触,化成了文字,流畅下来……)

    题记:自始至终,我们所期待的爱情,并不是一起默默过日子,直至彼此面目模糊;而是像流转的四季,每一个微妙的变化都充满喜悦。

——小娴记事·湖水

    潇已经不记得她是来到这个城市第几年了,总眷念着这一片湖水,总喜欢在秋天的晚上,在湖畔的咖啡馆里,点上一盏摩卡,听着咖啡馆里的音乐“叮叮咚咚”地响着,一页一页翻着时尚杂志,浏览着世外的灯红酒绿,杂志的纸张在咖啡馆的灯光下微微泛着光,一如窗外的湖水,被城市的不夜天映照得流光溢彩。

    这个城市,给她的感觉,一如这个城市出品的茶,第一遍冲砌的时候,似乎淡而无味,但第二遍的水泛起水花的时候,一阵沁人的芬香就从鼻翼直透到心肺之间,这样的气息,既不同于玫瑰花茶的浓郁,又不同于茉莉花茶的淡雅,而是在浓郁和淡雅之间调和中庸,别有一番风味。绿色的叶儿在水中,或轻清而浮于其上,随着灯光的流转而微微颤动,或舒展而沉于杯底,偶尔淘气地跳跃几下。轻呷一口,那似苦似甜的迷人滋味轻柔地调戏着舌尖的味觉细胞,水流飞快地从舌尖跳跃到咽喉,泉水的轻浮和茶香的沉郁组合在一起,流泻而过。这个城市,也是这样,初看的感觉很平常,相处地久了,自然就产生了依恋的感情。

    潇是电台的主持,每天的工作,就是在音乐中聆听着他人的倾诉,听多了他人的感情故事,自己却开始变得麻木起来,初次投入工作的她,曾经因为听众讲述的一个又一个的痛苦的爱情故事而感动流泪,下班后,就独自一人到湖畔的咖啡馆,点上一盏摩卡,静静欣赏着那本《挪威的森林》,但现在的她,虽然保留着那个习惯,却早已没有了最初的那份多愁善感,能在《春逝》的音乐中,平静地聆听一个人的故事,曾经的黑白的《挪威的森林》也换成了彩色的时尚杂志,偶尔在咖啡馆中,她对着眼前的摩卡,听着咖啡馆里的音乐,重新捧起那本看了好几次的《挪威的森林》,想把最初的那种感觉找回来,但却怎么样都无法品味,或许吧,即使有一样的座位,一样的咖啡,一样的小说,心境,早已经不一样了……

    窗外下起了雨,细细的,这个季节的江南的雨,下起来就似乎没有结束的迹象,湖上的不知名的鸟轻轻掠过湖面,轻巧地在残荷上一点,又扑扇着翅膀向湖畔的柳树上掠去了。潇想到曾经的一个下雨的季节,她的第一次爱情,也向这鸟一样,渐行渐远。只留下了一份孤独的E-MAIL:

潇:

    对不起,我想,我无法满足你任性的要求,我期待的爱情:或许就是一所大房子,有着大大的落地窗户,阳光轻洒在地板上,每天,我们平淡的生活,早上有着一杯热腾腾的牛奶和一份还散发着油墨香的早报,晚上,当我们拖着疲倦的身子到家的时候,能有一个惬意的热水澡。我想,这个城市,已经能够满足我们的小小要求。然而你却拒绝了留在这个城市享受生活的机会,希望能在那个城市的湖水旁享受着摩卡的香味,而我宁愿在这个城市的海边享受着蓝山的幽静。或许吧,从始至终,你所期待的爱情,并不是一起默默过日子,直到彼此面目模糊;而是像流转的四季,每一个微妙的变化都充满喜悦。       风

    离开前,风给了她一枚戒指,却没有给她戴上,只是默默地放在她的手心,她转身上了火车,轻轻的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欢迎收听《音乐心语》,我是主持人潇儿,在接下来的半小时中,我将陪着你们一起欣赏音乐,听大家倾诉感情的欢乐和忧伤,恩,先来首什么呢?ZARD的《悲しいほど贵方が好き》,怎么样?爱着你,让悲伤的心绪萦绕着自己,很喜欢这首歌的意境,好了,让我们一起来欣赏吧。注意,要用心去听歌哦。”直播室里,音乐声如同一缕轻烟慢慢地弥漫开来,在唱机上空久久地回旋着。

    “潇,二线。”播导的声音把潇从音乐的陶醉中拉回来。

    “您好,这里是《音乐心语》,你有什么话要和潇儿说吗?”

    “潇,您好,我来自一个海边的城市……”蓦地,潇突然有点吃惊,这个声音是何等的熟悉,曾经好多次,在雨天的伞下,这个声音关切地告诫她,要注意不要淋着,小心着凉。曾经好多次,这个声音在电话中,和她开着那些虽然无聊但却温馨的玩笑。曾经好多次,这个声音,在她病得朦朦胧胧的时候,轻柔地在她的耳边安慰着她。

    “我叫风,我曾经拒绝了我的女友一起来到这个城市的要求,我把她的要求称为任性,我需要的或许是一份平淡的爱情,每天一起默默地过日子,很遗憾,我和她的想法很不一样,我们因为这样而分开了。现在,我才发现,在她离开的日子里,我的生活就是一片空白,所以,我来到这个城市,搜索着她的一切,她的语言,她的行动,仿佛她还在我身边一样。”

    傍晚,潇又坐在那个湖畔的咖啡馆,点了一盏摩卡,听着咖啡馆里的音乐“叮叮咚咚”地响着,突然,一种很久没有的感觉油然而生。

    窗外还是在落着雨,咖啡馆门外的雨棚一点一滴地落着水,很久没有这样的感动了。湖上的不知名的白色鸟儿,又轻轻的在残荷上一点,然后掠过步行街,停在了咖啡馆的屋檐上,低下头轻轻梳理着被雨水打湿的羽毛。

    “一杯蓝山。”

    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再次在潇的耳边响起了。

    “我能坐下吗?”

    潇的思绪从小说中拉了出来,不,严格的说,应该是从回忆中拉了出来,她开始打量这个几年前离开她的人。

    风似乎并不轻松,眼窝深陷,头发虽然整齐,但是却并不干净,衣服上的两条明显的皱折像咧着的嘴,醒目的笑着。风看了看自己,抱歉地抓抓头:“不好意思,刚从公司回来,为了一个CASE的构思几天没合眼了,就算打个瞌睡都成了奢侈的要求。”

    潇淡淡一笑;“你还是没变。”

    “喜欢蓝山是因为它的咖啡因少,不然,睡觉真的会成了一种奢侈了。你呢?还在喝这种带着大团奶油的摩卡?”

    “恩,就是喜欢这样的咖啡,在咖啡中有白色的点缀,不要小看这样的摩卡,我觉得一杯咖啡就像这个城市,而白色的奶油,就是这片湖水,城市因为湖水而美丽,没有这片湖水,整个城市也索然无味。”

    “当初,你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当时,我还不能理解,当我追着你的足迹也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我蓦然发现,你喜欢这个城市的确有你的理由。”

    “是吗?说说看。”潇微微一笑

    “只是这片湖水,就足够让你眷恋于这个城市了,这几年,也许你早已经熟悉了这个城市的温度和每个角落。而我,还如同刚喝到冲砌第二次的茶一样,在慢慢体会这个城市的味道。不过,我已经能够品味到你的感受。”

    潇笑了。两人喝一口各自点的咖啡,却什么也没有说下去。

    咖啡馆的音乐还在“叮叮咚咚”地响着,,就好象咖啡壶里沸腾的咖啡,不断泛着泡沫。

    两人走出了咖啡馆,风想送潇回家,潇笑着拒绝了:“你该早点回去,补充一下你那奢侈的睡眠了。”说着,向路边走去。

    一阵尖锐的刹车声……

    潇的身体轻轻的飞了起来,就如同这个季节的落叶,飞舞在黄昏的湖畔。

    风的心情如落叶一样,往下,往下,再往下。

    人群涌了过来,风的眼中早已模糊了。

    这个城市,这片湖水,在风的眼中渐渐地变得不甚清晰,湖畔不知名的白色鸟儿嘶哑地叫了两声,掠过街道,往湖那一边的柳树上飞去了……

从始至终,我们所期待的爱情,并不是一起默默过日子,直到彼此面目模糊;而是像流转的四季,但最后却发现,这样的爱情禁不起任何一个微妙的变化。

 

    (一直很喜欢写这样的小资型的小说,说我无聊也罢,庸俗也罢,我对编织这样的爱情故事总是乐此不疲,在文章的末尾总是笔风一转,给主角一个残忍的结局,或许吧,从始至终,我所期待的爱情,也并不是一起默默过日子,直到彼此面目模糊。)

2006年4月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