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载]品战国(8)  

2008-01-13 11:29:00|  分类: 品战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美浓的蝮蛇

无数的历史事实告诉我们:小时候的大傻瓜,长大以后往往是一鸣惊人的天才。不知道名人是不是都有小时候装傻的嗜好。爱迪生同志小时候,曾经趴在鸡蛋上面孵小鸡,被人当成神经病,长大以后成了世界上最出色的发明家。爱因斯坦同志小 时候被老师骂成笨蛋,长大以后人们才发现,这个“笨蛋”不但不笨,而且脑容量都比正常人大一点。本篇的主角织田信长大人也是这样一个人。

或许所谓的“装傻”不过是一种特立独行的表现,突出此人的与众不同,而只有与众不同的人物才能开创新的人生道路。

话说信长成年以后,他的父亲信秀就把那古野城交给他打理,而信秀自己则住进了末森城,继续他的三河攻略。三河的松平广忠确实也十分顽固,打死都不肯投降织田家,甚至不考虑儿子竹千代的安危。天文十七年(1548年),织田信秀再次入侵三河,今川家出兵援助,这一次,信秀遇见的敌人是他的克星,今川家的名将太原雪斋大和尚,太原雪斋是今川义元的良师,被今川义元奉为军师,今川家能够后拒武田信玄,前敌织田信秀,在两大强雄之间维持强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人的作用。织田和今川第二次在小豆阪遭遇,太原雪斋趁织田家前队织田信广和今川家先锋朝比奈泰秀打得难解难分的机会,派出冈部元信加入战团,以多克少,狠狠教训了下织田家。织田信秀只好把庶长子信广留在安祥城,狼狈逃回那古野,对三河的攻略遭到这一次打击,只能暂时束之高阁。

事实上,尾张的织田要攻略三河,遇见的麻烦还不止今川一个,北方的美浓潜伏着一个大敌,正是他的存在,使信秀始终不可能集合尾张全部的力量去拼三河战场。这个人的能力绝对不可小看,他就是有“蝮蛇”之称的斋藤道三。

在动物园里看到蛇,是什么感觉,这种看似懒洋洋的三角脑袋动物一定让所有看到它的人起一身鸡皮疙瘩,斋藤道三就是这样一个能让所有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的人。斋藤道三是著名的“战国三大枭雄”之一(另两位是赫赫有名的北条早云和松永久秀),传说此人是卖油郎的出身,能在倒油的时候把油穿过一枚铜钱的孔而铜钱不湿,这一说法不知真伪(颇为怀疑这个传说来源于宋欧阳修的《卖油翁》)。此人精通枪术,后来继承断嗣的美浓守护代斋藤氏而改姓斋藤,侍奉当时的美浓守护土岐家的家臣长井氏,正是这个家臣的家臣,首先利用主家土岐氏吞掉了长井氏,以重臣的身份代替了长井氏的地位。接着他派出刺客将土岐家的后代一个个刺杀,天文十一年(1542年),斋藤道三轰走了土岐家的当主土岐赖芸,成为美浓之主。他就像一条蝮蛇一样咬破主家的肚子蜿蜒而出,他的心狠手辣和精于算计使他成为尾张国最危险的敌人之一。

织田信秀是土岐赖芸的接收者,天文十七年(1548),在攻略三河失败后,织田信秀就转向攻略美浓,一直打到了斋藤家的主城稻叶山城下,蛰伏不出的蝮蛇突然蹿了出来狠咬一口,信秀的弟弟织田信康阵亡。被蝮蛇教训的信秀终于意识到,吞并美浓其实也是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既然打不过,那就转向笼络。在家臣平手政秀的建议下,双方转向和亲,斋藤道三把爱女斋藤归蝶嫁给信秀的嫡长子织田信长。

蝮蛇的想法很阴险,他早就听说信长是个吊儿郎当的大傻瓜,如果信长继承尾张,那么蝮蛇就会一口吞掉女婿的尾张国。据说他把一把匕首交给女儿,叫女儿刺杀信长,女儿笑笑:“万一哪天,我可能会把这把匕首插进父亲大人的胸口。”蝮蛇颇为惊异,也报之一笑。

天文十八年(1549年),暂时稳住美浓的信秀再一次转向东方,因为三河的松平广忠刚刚死了,松平家的两代人好象都不长寿,这是松平家的不幸,也是今川家的大幸。正当织田信秀磨刀霍霍的时候,克星太原雪斋却已经动手了,他派出朝比奈泰能趁虚进入了三河的中心:冈崎城,又把安祥城的织田信广绑架走了。在这个厉害的“绑匪”面前,“尾张之虎”显得一筹莫展,他只能被动地接受对方的要求,把松平竹千代这个价值不菲的“货物”交出去换回他的庶长子,三河也成了今川义元的囊中物。信秀被太原雪斋这么一气,郁郁寡欢,沉湎酒色,两年以后,这头“尾张之虎”因为酒色过度而撒手人寰。

天文二十年(1551年),“大傻瓜”信长终于继承了家督之位。信长在继位前就表现地桀骜不驯,他敢带人跑到和信秀面和心不和的织田信友所驻的清州城下放火,让他父亲大吃一惊。在成为大当家后,首先当然要处理父亲的丧事,信长在丧事上就让所有的家臣大跌眼镜,本该到场主持葬仪的信长竟然迟到,而且没穿丧服,光着上身,腰上还是挂着一大堆杂物。敬香的时候,他拿起一把香往父亲灵位前一扔,扬长而去。在场的家臣先是口瞪目呆地看着他表演,然后议论纷纷,表达对这个“不孝子”的极度不满。

看到信长这样的行为,作为他的老师和绝对支持者,平手政秀感到十分悲哀,在两年后,平手政秀决定以死相谏,在写下一封遗书后切腹,遗书谆谆告诫信长不要再穿奇装异服,不要再我行我素,认真履行一个领导者的职责。

平手政秀的死对信长打击很大,不过他似乎没有改过的意思,仍然光着半身到处跑。这时,美浓的蝮蛇觉得出手的机会到了,他决定要会会这个传说中的“傻瓜”女婿。

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斋藤道三约信长在美浓和尾张之间的尾张富田正德寺见面,蝮蛇的心思昭然若揭,几乎所有的织田家臣都反对信长前往。信长却胸有成竹。他带着数百支铁炮和一队长枪队浩浩荡荡跑到正德寺去见他的“蝮蛇”岳父。斋藤道三第一次看见女婿是在正德寺外的路上,他此时的心里肯定在狂喜,因为他看到的是一个光着上身,腰上挂着希奇古怪杂七杂八玩意的“大傻瓜”,或许他还会发出一声感叹:“尾张是我囊中物了。”

但在正式会面的时候,蝮蛇却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眼前的信长变成了另一个人,锦衣华服,彬彬有礼。“大傻瓜”变成了一个帅女婿,斋藤道三哭笑不得。原来想借机胁持信长的计划因信长准备充分只好流产。蝮蛇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将来我的儿子很可能只能会为他牵马。”

美浓蝮蛇转变了对信长的看法,这使信长暂时没有了外来的压力,他可以全力对付内部的危机了。织田的家臣已经明显分成了两大派系,回到尾张的信长,正面临着第一个危机。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