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载]品战国(7)  

2008-01-12 12:18:00|  分类: 品战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信长之野望

如果把日本统一看做是一块饼,那么织田信长是种麦子的人;丰臣秀吉是将麦子拿来做成饼的人;德川家康则是享用这块饼的人。可见织田信长对日本的统一具有绝对的重要性。

——佚名

第一节:升龙之章

一、尾张的大傻瓜

狭长的日本本州岛在中段有一个肥大的突起,在这段突起的尖端却又有一个“人”字形的凹陷。尾张国,就位于这个凹陷的顶端。

战国时代的尾张国,是一个四战之地。是连接京都和关东地区的重要隘口。这就要求控制尾 张的主君必须是一位天才的战略家,否则,虎视眈眈的四邻可以从任意一个方向攻来,轻松将这个沃土百里、物产丰隆的“交叉点”据为己有。

尾张国的名义主人是室町幕府的“三管”之一:斯波家。在“应仁之乱”中,斯波家的斯波义廉和斯波义敏分别加入西军和东军,斯波家经过此内耗,元气大伤,一撅不振。主君的衰落是家臣的幸运。斯波家的家臣趁“应仁之乱”这场骚动,加上他们在本土所拥有的深厚基础,以下克上,到了16世纪的早期,尾张国的实际权力已经不复为斯波家所有,斯波家的主君斯波义统只是一个名义上领有尾张国的“傀儡”。尾张国则被斯波家的家臣织田氏一分为二,领有上四郡的是织田伊势守信安,领有下四郡的则是织田大和守广信。

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一名打破尾张僵局的领袖人物,那就是织田信秀,他的父亲是织田信安之兄织田信定,后侍奉织田广信成为大和守的三名“奉行”之一。可以说:信秀是斯波家家臣的家臣。然而就是这个家臣的家臣,把守护也给架空了,成为尾张国实际的主人。

天文三年(1534年),织田信秀在迁居那古野城后,他的正室土田夫人为他生下了一个孩子,这是信秀嫡长子,乳名吉法师。谁也想不到,这个孩子将来会改变日本的历史。

当时的尾张国,北面是美浓国,美浓的“蝮蛇”斋藤道三没有一天不想占据尾张,东面则是三河国,三河的英杰松平清康频频出兵骚扰东境,让织田信秀头疼不已,而信秀还要面对来自同族的压力,新任大和守,驻守清州的织田信友手里握着“傀儡”斯波义统,就根本不把织田信秀放在眼里。

在这样的情势下,织田信秀首先把主要目标放在东面,全力进攻三河的松平家,幸运的是,号称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松平清康在这个关键时刻死在自己的家臣手里,年仅二十余岁,丢下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儿子松平广忠。松平家失去了能对抗尾张的领导人,只好向邻近的今川家求助。

这实在是一个“前门拒狼,后门进虎”的馊主意。号称“东海第一弓取”的今川义元可不是一个扶助幼孤,救人之难的好人,他感兴趣的不过是三河地区的土地而已。因此,他兴冲冲地带兵出发,和织田家在小豆阪展开一场鏖战,今川义元给了远道而来的织田军一次措手不及的迎面痛击。在信秀之弟织田信光的奋战下,织田军反败为胜,将今川家遏制在了三河一带。

今川义元因此和尾张织田氏结下了不解之怨,为了攻取尾张,就必须以三河为跳板,因此就必须控制松平家。今川义元就要求松平广忠把他六岁的孩子松平竹千代送来做人质,夹在两只老虎之间的松平家只好在今川和织田之间做出抉择,把人质送往今川家,但就在送去的路上,护送者户田康光却把自己护送的“货物”给打劫了送到那古野城送给织田信秀。于是,松平竹千代(也就是后来的德川家康)和织田吉法师(也就是后来的织田信长)就在这一系列戏剧性变化中发生了“命运的际会”。

织田信秀对自己的儿子很重视,他特地安排了四名家臣作为嫡长子吉法师的老师:平手政秀、林秀贞、青山与三右卫门、内藤胜介。这四名家臣担负着将吉法师培养成合格的继承人和未来的尾张之主的重任。但是他们的学生实在是很让人“失望”。

吉法师从小就顽劣不堪,经常穿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衣服跑来跑去,在田野山间和一群野孩子在一起疯狂地玩,腰上总是挂着一些五花八门的玩意,什么钱袋、火石包、饭团、树枝之类,就像哆拉A梦的百宝袋一样,松平竹千代也是他的玩友之一,一群孩子或者骑马,或者游泳,自由享受大自然的乐趣。在其他的继承人认真读书,学习礼仪政治战法的时候,尾张国的继承人却在野外疯玩。尾张的家臣,除了平手政秀以外,无一不对这位继承人感觉失望。但织田信秀对吉法师的态度却很奇怪,他根本不理会家臣要求更换继承人的建议,而是默默看着这个顽劣的孩子成长。

天文十五年(1546年),织田吉法师举行了成年元服礼,取名信长。或许在许多家臣心里,会认为成年后的信长会更成熟一点,更像一个继承人。但信长的表现实在让许多人失望。他继续延续着童年时候的发疯行为,光着上身,腰上带在那些希奇古怪的玩意,骑着马,继续和一些同龄的大孩子在野外疯玩。家臣们对他们将来的主人完全不看好。于是,信长得到了一个光辉的称号:“尾张的大傻瓜”。更多的家臣开始酝酿支持信秀另一个孩子作为继承人,织田氏的其他族人也开始对家督之位虎视眈眈。信长在还没有成为尾张之主前,家中已经埋伏下了危机。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