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连载]春江花月夜  

2007-08-02 20:22:05|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楔子
     “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时当草长莺飞的季节,蜀中的小道上一片春意盎然,山石之上点缀着不知名的小花,天气柔和得很,道上的人们坐在辚辚的车中,倦意阵阵袭来,在花香和鸟语之间香梦沉鼾。
       山道宛转,转过一个山坳,路边挑出了一幅酒帘子,上面写着三个大字:“醉倒仙”。酒家门前坐着一个女人,约有40余的年纪,水蛇腰,两眉高耸,脸上抹着厚厚的粉,一笑脸上的粉就“簌簌”往下掉。酒家所在的位置不错,正当山道的中段,过往的行人往往喜欢在这里歇歇脚,叫上一壶酒,再加上几个肉包子,吃饱以后继续赶路。
      时当正午,路上没什么行人,酒家生意稍显清淡,空无一人。这女人正光着膀子,坐在门口,一下一下地磨着刀。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山坳里转来两骑马,马上坐着两个装束怪异的人,约莫20余岁的年纪,一个面如美玉,风采俊朗,一个面色黝黑,古朴稳重;一个身穿一袭白衣,腰上斜插一支白色的玉箫,一个一身黑衫,腰上同样斜插着一支黑色的玉笛。两人一骑白马,一骑黑马,犹如黑白两条蛟龙从山中舞爪而出。
       两骑马在酒店前恰恰停住,白衣人对黑衣人说:“师兄,歇歇脚再走吧。”黑衣人一语不发,默默一颔首,表示同意。
       女人楞了一楞,或许她对这两个人的装束有点不太习惯。但她毕竟见过五湖四海的奇人异士,很快换上了一副笑脸,迎了上去。
      “二位客官远道而来,不如尝下小店的美酒吧。小店自酿的村醪叫‘醉倒仙’,这味道,哎哟,连仙人都能醉翻。”
       白衣人微微一笑,迈步进门,黑衣人则仍然面无表情,目不斜视。
       两人在一张靠窗的座位前坐定,把马背上的包袱啪一声放在桌上,声音清脆,似乎里面有不少黄白之物。女人心里暗喜,立刻拿来两个碗,一瓮酒:“两位要点什么下酒?我这里有上好的肉包子。”
       白衣人挥挥手:“上四个来。”女人擦擦手走到后面,少顷就端上了四个热腾腾的肉包子。白衣人拉开了酒瓮的封口,给黑衣人倒酒。黑衣人一语不发,依旧面无表情,端起碗就喝。
      白衣人侥有兴致地拿起一个肉包子,掰开以后看了许久,然后问道:“老板娘,你的包子是什么肉馅的?”女人“咯吱”一笑:“我这是上好的猪肉,嘻嘻,早上刚杀的,新鲜得很。”白衣人摇摇头:“我看不像猪肉。”女人笑了:“不像猪肉?那像什么呢?”白衣人“嘿嘿”一声冷笑:“我看像人肉。”
      女人的脸刷地一下白了:“客官说笑了,清平世界,荡荡乾坤,哪有用人肉做包子的。”白衣人不答,把一半包子连同肉馅丢给了墙边躺着的一条黄狗。女人的神色变得很不自然,只见那条黄狗慵懒地嗅了一嗅,就把包子一口叼起,吞下肚去。
      过了一会,黄狗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女人的脸变得更难看了,而那两个人却像没看见一样,依旧喝着酒,包子却是一口未动。女人心想:“喝吧,喝了酒也一样喝死你。”但她心里又有点惴惴不安起来。
      一瓮酒见了底,两人还是神色自若,黑衣人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白衣人则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一些江湖逸事,黑衣人只颔首以对。女人开始不耐烦起来:“这两个人为什么还不倒下?”她的心里直犯嘀咕。白衣人招了招手:“结帐!”他掏出两锭碎银丢在桌上。女人暗叫倒霉,走上前来收银子,在走近白衣人的时候,女人突然闻到了一股奇特的异香,这股香味让她懒洋洋地只想睡觉,她惊觉不好,忙用牙一咬舌尖,“啪啪”拍了两下手,后堂突然闪出两条彪型大汉,伸出簸箕大小的手就朝这两个怪客抓去,只听两声怪叫,两名大汉的手掌被筷子打穿,应声倒地。黑衣人发出了两声冷笑:“果然是黑店。”他的声音就像来自地狱,阴沉得可怕,他手里的筷子不见了,看来是他在那一瞬间用两根筷子打穿了两个大汉的手掌。
       白衣人冷笑着看着女人,只说了一句:“倒下吧。”女人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就倒下不省人事了。
       当女人醒来的时候,她看到她身处一间黑得可怕的房间。突然“吱呀”一声,门开了,进来的一个人既不是白衣人,也不是黑衣人,女人眯起了眼睛,看了许久,这个人满脸胡须,最明显的是左眼眼角有一颗豆大的黑痣,女人猛省,她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你是……天下第一神捕柳神刀。”
       柳神刀“嘿嘿”一笑:“难得‘夜叉婆’潘二娘还能记得在下的名字。最近二娘的生意太好了,在下特别眼红,正好有两个朋友经过蜀中,过来拜访在下,在下就委托他们过去照顾下二娘的生意,顺便拜托他们请二娘来官府做客。不过二娘你确实有点孤陋寡闻了,我那位穿白衣的朋友用毒出神入化,你拿点喝了头不晕眼不花的蒙汗药去招待他,岂不是班门弄斧,嘿嘿。”
       这个被称为潘二娘的女人沉默半天没有说话,她仔细回想了两人的装束和行止,突然冷汗直冒,“难道他们是……”
       柳神刀冷笑一声:“现在知道,未免太晚了。”说着,他转身走出了黑屋子
       牢门“乒”一声关上了,留给女人的就是冰冷的四壁。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