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凤来栖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史作者,著有《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幕府时代》等

网易考拉推荐

寂寞公寓  

2006-04-15 19:42:49|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即使互相伤害,我们也不会分开。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尽管有时候会受伤,伤口总会愈合——《跟我说爱我》

第一章

有人说:婚姻是一段爱情结束的终点,也是另一段爱情开始的起点。这话有些意思。啸风和小馨结婚已经一年了。整天盘算这的无非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婚前的浪漫似乎渐渐地开始远离了。

他们是经人介绍认识的。那时,啸风24岁,而小馨比他大一岁,25岁。第一次见面的那天,街上很安静,原本热闹的街头显得有点空寂,这个被称为“爱情之都”的城市似乎并不能忍受这种难耐的寂寥,时不时地吹过一丝风撩动人们的衣角,挥舞湖边的柳条来显示自己内心的烦躁,啸风坐在咖啡馆里,透过玻璃窗,看着小馨从马路对面缓缓走来,那时,他对小馨的第一眼印象是:这个女孩很成熟,很矜持,两人对坐着谈了一下午。咖啡壶里的咖啡静静地冒着泡,悄悄地释出一股酽酽的香味,咖啡馆里的小提琴低沉地拉着,仿佛怕惊动了人们的细语似的。

一年以后,当啸风拿出一枚戒指向小馨求婚的时候,他自己也惊异于自己的决定,或许,他会觉得自己太草率太突然了。

有时,啸风坐在沙发上,看到小馨在厨房忙碌的背影。他会疑惑地问自己:“我真的找到我要的幸福了吗?”

公寓楼下,是一片绿荫,天上,是稀疏的几粒星星,啸风喝了一口茶,开始沉思……

第二章

早晨,啸风洗漱完毕,匆忙地咽下了早餐,走出了公寓。挤上公车去上班。

今天会有一个新的营销部经理来接班,啸风在想:“他(她)会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早晨好!”“早晨好!”公司的同事互相打着招呼,然后大家开始议论着这位即将到来的上司。

一阵脚步声,总经理的身影出现在营销部的门外:“从今天起,她就是营销部经理。”

大家顺着总经理的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清纯的女孩出现在大家面前。女孩化着淡淡的妆,显得十分本色和自然,身上整整齐齐地穿着一套制服,雪白的衬衣领子翻出衣外,领间细致地打着一个领结。整体的感觉好象西湖龙井的绿茶,令人一种赏心乐目。

“大家好,我叫心语,今后请大家不要太拘谨,叫我心语就可以啦!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心语?很别致的名字啊!好象只会在诗里面出现哦。”

“过奖啊!”心语浅浅一笑。

“心语……”这个名字把啸风内心深处埋藏已久的回忆勾了起来

是了,大学四年,啸风一直在默默地喜欢着心语。但是他们之间始终没有捅破那一层纸大学毕业后,啸风就渐渐地淡忘了。现在,心语这个名字又把他尘封以久的记忆打开了。

“大家都互相熟悉一下吧!”总经理走出了办公室。

心语又浅浅一笑:“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

大家逐个地介绍自己。到了啸风:“你好!我叫啸风!在公司工作三年了。”“啸风?这个名字我好熟悉,让我想一下……你是在**大学毕业的是吧?”“是的,难道?你真的是心语?”“难道还有第二个心语吗?”心语歪着脑袋调皮地一笑……

是啊!难道还有第二个心语吗?在任何时候,在任何人的眼中,心语都是那样的优秀,在大学的时光中,心语和啸风一直被视为是最合适的一对,但是,他们彼此都只把感情深深地埋在心里

几个月后,星巴克。

心语约啸风到这里喝咖啡。晚上530,啸风来到了门口。

心语却姗姗来迟,540PM。心语一身绿色的休闲服出现在啸风的眼前

天下着小雨,心语打着一把可爱的小伞,挎着一个布包,缓缓地向啸风走来。

“对不起,我迟到了。”说着,心语嫣然一笑。

好香啊!啸风的心一动,是ANNA SUI,比起小馨所用的MIRACLE的浪漫气息来,这种香水多了一丝朦胧和诡秘。

雨点在悄悄地扫着,有点“润物细无声”的味道,咖啡吧似乎也比往常更安静,只能听见咖啡壶中黑褐色的液体所发出的“呼噜呼噜”的响声,轻柔的带着淡淡哀伤的小提琴声像花儿的馨香一样在咖啡吧里一点一点得弥漫开来,调匙和杯子时而相触,发出悦耳的“丁冬”声

“啸风,还记得我们坐在学校的草坪上数星星的那段时光吗?”

“是啊!现在看来,那段时光似乎是那么遥远,仿佛遥不可及;但又是那么近,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到。”

“还记得大学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段关于爱情的话:‘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但又不是两个人的事,爱情能容纳两个人,但又给出了第三,第四个人的空间,爱情需要完美,但是又往往无法完美。爱情就是一对对矛盾的结合体’。”

啸风笑了:“以前看《东京爱情故事》的时候,有一句话记忆最为深刻:‘恋爱就像一本参考书。即使不成功,人与人相爱的瞬间,那种感觉会永远留下去,只有这样才会让人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才能变成一把照亮黑暗的手电筒’。但是长大以后,才发现:当年对爱情的认识太单纯了。其实,爱情就像是咖啡。我们首先要面对的是生活琐事的苦味,品尝得久了,才会有回味。”

杯中的咖啡还剩下浅浅的1厘米,她用调匙轻轻拨弄着,仿佛害怕惊醒了禁锢在杯子里的幽灵似的。小提琴的声音渐渐熄灭,只有那咖啡壶里那黑褐色的液体还在沸腾着,不住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

爱尔兰咖啡的迷人的酒香熏得人有了一丝醉意,心语突然握住啸风的手,低低地说了一句:“啸风,我……喜欢你!”

那天晚上,啸风失眠了……

第三章

早上起来,小馨还在熟睡。

公寓楼里十分安静,啸风抄着几把凉水擦了擦脸,清醒了许多,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回想着昨天晚上心语说的话,他使劲摇了摇头,“昨天晚上,是梦,还是真实?”

“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小馨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盥洗室门口。

“哦,一个同学请我吃饭,玩得迟了些。”

“那你至少应该打个电话回来啊!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两人相对无语,啸风握着小馨的手,轻轻抚摩着她手上的茧子,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心语的那句话:“啸风,我……喜欢你……”

当时,心语抓住了啸风的手,那只手却是光滑柔腻的,啸风开始踌躇了。

“早!”“早!”心语像往常一样,轻盈地走进了办公室,“啸风,把市场企划书拿进来。”

啸风进了心语的办公室。心语嫣然一笑:“谢谢!”“看来她没有想起昨晚的话。”啸风这样想着:“没关系。”“啸风,周末有空吗?让我见一下你的夫人,好吗?”啸风点了点头。

周末,蓝山咖啡馆。

啸风和小馨到的时候,心语已经坐在那儿了,见到他们,心语站了起来。

“这是我的上司,也是我的老同学:心语。”心语对小馨点头笑了一笑,啸风又说:“这是……”“唉,不用介绍了,这位一定是小馨了。很高兴见到你,啸风总和我提起你!”心语说着,向小馨伸出了手,两人握了握手后落座。

啸风和心语交谈着,小馨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她突然想到:自己和啸风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里。咖啡在壶中静静地冒着泡,释放出酽酽的香味,小提琴的声音低沉而又舒缓,似乎在倾诉一个略带伤感的故事。小馨心里一动。

回到家,小馨问啸风:“心语和你在大学的时候,关系好吗?”“一般吧,我们平时交往得较多一些。”啸风看着报纸,心不在焉地说。“那么,你喜欢她吗?”小馨小心翼翼地问。“你不要瞎猜好不好?早知道不带你去的!”小馨一脸委屈,走进厨房做饭去了,当晚小馨一个人闷闷地睡了。

第四章

“打开窗户/不是我太好奇/只是那清新的晚风/总会送来浓浓的诗意/打开窗户/这世界太神奇/那醉人的空气/总能给我浅浅的倦意/打开窗户/享受自然的神秘/聆听远方的汽笛/唤醒春的气息

打开窗户/回望和你的经历/让时间停在上个世纪/别让它抹去快乐的回忆/打开窗户/穿越时空看着你,不论从我到你/有多远的距离/打开窗户/让我鼓起勇气/抛开重重的失意/感受你的气息”

看着这首诗,啸风想起了大学时代,每当心语不开心的时候,啸风就会告诉她:“打开窗户,看看天空看看外面的世界,心情就会好一些。”后来,心语就写了这首诗的前半部分,而后半部分是啸风续的,当时,心语还笑他是班门弄斧。

现在,啸风在桌上发现了这首诗。他的心一阵剧跳,纸笺散发着ANNA SUI的香味,一定是心语的手笔,啸风小心翼翼地把纸放进了衬衣的口袋。

下午的工作如山一般压来。忙碌之中,啸风就把这件事忘了。

“这衬衣要洗了吧,穿了好几天了。”“恩。打点衣领净,搓一搓。”啸风疲倦地靠在沙发上。“咦?这是?”小馨从衣袋里翻出了那张纸,啸风马上反应过来。但小馨已经看到了内容。

“你为什么这么慌张?这明显不是你的笔迹!”

“别瞎猜,这是一本杂志上抄来的,随便放在口袋里而已”

“我瞎猜?随手抄的东西会用这种精美的纸笺吗?上面还有香水的气味呢!那天你带我见心语,她用的香水就是这个气味的,女人对香水有天生的敏感。你还想再骗我吗?”

“你简直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你解释一下啊!什么叫‘不论从我到你/有多远的距离’?什么叫‘抛开重重的失意/感受你的气息’?说啊!你还要不要这个家了?你欺骗我,还说我不可理喻?!”

“砰!”啸风气愤地抓起衣服。离开了公寓

小馨躺倒在沙发上,轻轻啜泣。

第五章

“那首诗是我写的,”心语拨着杯里的咖啡,静静地说,“但我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风浪。”

“那你为什么要写那首诗?”

“自从那天我和小馨见面后,我发现你一直工作提不起精神来,所以就写了这首诗。希望你能开心起来,努力工作。啸风。”心语抓住啸风的手,“我的确喜欢你,但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让你和小馨变成这样。也不愿意你一天天消沉下去。啸风,你每天待在公司也不成样子,你应该回家!”

“那你呢?”

“我?下个月,我被公司派往上海做市场主管,所以我们可能要说再见了。”

两人分别了。看着心语从马路的那边消失,啸风有种失落感,风轻轻吹来,啸风深吸一口气,“是ANNA SUI!”啸风这样告诉自己。

尾声

“啸风!信!”

啸风打开信封,一阵香水味扑来,是另一种熟悉的香味,小馨的MIRACLE,只有一行短短的隽秀的字迹映入眼帘:

“风,回家吧。!”

啸风的眼前一片湿润。

在楼下的公用电话亭里,啸风拿起电话,街畔的唱片行在放着戴佩妮的《怎样》:“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我们是不是还隐瞒着对方,像结束那样,明知道你没有错,还硬要我原谅。”

“风,回来吧,不论过去怎样,我等你回家!”

小馨的声音有些疲倦。

公寓静静的,树叶在沙沙作响。

啸风按响了家里的门铃……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